全部

谭浩俊:莫让小程序陷入“违法擦边球”红利陷阱

来源:齐鲁网

作者:谭浩俊

2018-02-06 15:40:02

作者:谭浩俊

近一段时间以来,微信小程序遇到了一些麻烦。

据媒体报道,读书、游戏、点餐……微信小程序自去年1月9日正式上线以来,为近9亿微信用户提供了不少便利。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开通成本低,也不需要写代码,微信平台上的用户也多,一些非法现金贷经过伪装后也以小程序的形式上线,继续违规从事贷款业务。

不仅如此,在微信小程序上,还有“高仿手表”“精仿鞋”“高仿奢侈品”等假货商品出售。更为严重的是,一些不法分子还利用微信小程序从事招嫖、赌博等违法活动。

原本作为一项创新举措,微信小程序的推出,对方便用户体验、增加用户乐趣等还是起到很多作用的,因此也吸引了更多用户入驻。然而,却因为漏洞较多、监管乏力,出现了许多不该出现的问题。虽然平台方面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处理和修补,甚至打击。

可是,由于这些漏洞都是先天性的,仅仅依靠后天修补,效果是很难体现的。因此,问题仍然不断,影响了平台的正常秩序,也造成了比较坏的社会影响。

曾几何时,经济发展中一度流行过“先污染、后治理”的模式,而且,不是个别或少数地方采用这样的模式,而是多数地方都相信“先污染、后治理”的效果,都把眼前利益、局部利益,甚至个体利益放在了最突出位置。从一时的需要来看,这样的模式确实带来了政绩,也创造了GDP。但是,留下的污染后果却是无法用政绩和GDP弥补的,而是要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

很显然,对网络平台来说,是不能有“先污染、后治理”思维的,是必须把预防工作做在前、监管工作挺在前的。微信小程序能够出现这么多问题,应当说在预防和监管方面是存在缺陷的。至少,没有很好的分析和预测可能出现的问题,没有把预防问题的发生和监管风险的积聚放在重要位置,而可能过多考虑小程序带来的用户体验和开发红利了,甚至陷入了“违法擦边球”的红利陷阱之中。

以售假为例,有数据显示,在微信小程序内售卖仿品的小程序超过了1000个。而为了对抗小程序的命名审核,这些小程序在“高仿”“精仿”等敏感词中间加入了一些特别字符,如“高A仿”“精t仿 ”,从而堂而皇之地出售假冒商品。实际上,售假者插入的所谓字符,并没有什么特殊功能,只要用户搜索“高仿”“精仿”等关键词,一样可以搜到这些小程序。这也意味着,售假者的手段并不高明,只要稍加处理,就能杜绝这样的现象出现。那么,为什么微信小程序没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呢?这应当不是技术原因,而是认识原因。

又如《潇湘晨报》报道的,某报料人称,只要将地点设置好,就可以利用微信小程序招嫖。为什么?因为微信小程序在具体操作方面,只要提供工商信息就可以通过这类小程序审核,标准太低,而这些招嫖人员提供的信息都不一定是真实的。微信小程序在设计过程中不需要真实信息,到底是疏忽呢,还是技术上存在问题,抑或是有意为之,外界无法知道。但漏洞的存在,已经形成了客观影响,一定程度上,又像是陷入了“违法擦边球”的红利陷阱之中。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内容。平台作为监管的第一责任人,毫无疑问应当承担起平台的监管责任,承担起堵塞漏洞、消除隐患的义务。在网络监管问题上,不能总怪坏人太多,还要看网络平台对待坏人的态度,看网络平台如何处理利益与责任的关系。过多考虑平台利益,出现问题也就不可避免。

对微信小程序出现的问题,我们可以不去指责批评哪一个,对网络平台来说,能够勇于创新还是要鼓励和支持的。前提是,创新项目可能带来的风险,应当是网络平台首先必须考虑的问题,而不是先考虑能够获得多少利益。如果把利益考虑在先,而忽视风险和问题的存在。

那么,这样的创新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所以,在网络创新方面,要消除“先污染、后治理”的思维,要防止陷入“违法擦边球”的红利陷阱。中国的网络普及率已经相当的高,微信的用户更高达9亿之多,如果不注意网络污染治理、不注意风险防范和危害消除,而非要等到出了问题再去治理,代价是无法承受的,民众也是不能总为这样的错误买单的。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吴云青:各大购票平台“搭售套路”还能玩多久

除了购票平台有捆绑搭售,消费者办理通讯业务、到4S店买车等都遭遇过类似现象。这些现象都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不能因为普遍就没人管,也不...[详细]
齐鲁网 2018-02-06

曾博文:乡村振兴战略,科学书写乡村的美丽画卷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必然要求,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然要求,...[详细]
齐鲁网 2018-02-05

刘天放:该给患“年前综合征”的窗口单位治病了

春节前还没放假却给自己“先放假”,看似推诿拖延,折射的是一种懒政怠政现象,其根源在于部分人的“疲惫”,精神状态不佳,缺乏进取心,说...[详细]
齐鲁网 2018-02-05

罗志华:“口含输液管”呼唤更带温度的诊疗服务

在服务与管理层面进行反思,通过某些改变,让患者家属不必通过“口含输液管”的方式自行解决问题,而是通过优化服务的方式来满足这类诉求,...[详细]
齐鲁网 2018-02-05

江德斌:善款管理费可以收,但支出也要明白账

依法收取善款管理费没啥问题,关键是要做建立财务公开制度,定期向公众公开相关账目,将每一笔善款支出、管理费用明细等,全部都晒出来,放...[详细]
齐鲁网 2018-02-04

梁江涛:黑猫投诉风生水起,要防范“猫鼠一家”

固然,要承认企业做公益,助力政府监管部门为消费者维权,很难做到脱超。但同时也要看到,由于当下市场鱼龙混杂,消费者投诉面广量大,特别...[详细]
齐鲁网 2018-02-04

汤水清:司法支持电商平台打假,为新经济护航

这个案子既是阿里巴巴打假第一案,也是首例电商平台打假第一案。法院公开宣判此案并判平台胜诉,意味着平台的维权行动与司法声气相求,也势...[详细]
齐鲁网 2018-02-03

邓海建:每个高校都得要有个“拉风”的名号?

人在江湖飘,哪能没有拉风的名号。看过《鹿鼎记》的,大概还记得,“星宿老仙,法驾中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一群人喊破喉咙,一帮人五...[详细]
齐鲁网 2018-02-03

朱永华:“婚姻补贴”不过是精心设计的营销策划

恰恰相反,它是为山西欲走进婚姻殿堂的准夫妇们,精心开挖出环环相扣的消费陷阱,一旦失去消费理性,最后得到的非但不是“婚姻补贴”,十有...[详细]
齐鲁网 2018-02-03

邓海建:“隐形扣费”的大戏,究竟如何收场?

若非新华社曝光,绝对像是小道消息。涉及金额少、维权成本高,被莫名其妙扣费的用户,大多也会在“店大欺客”的抱怨中选择自认倒霉了事。可...[详细]
齐鲁网 2018-02-02

陆玄同:不妨把春运当成一种“文化现象”审视

在这个特定时空里,必须回归基本和起点,我们的家人、乡邻、桑梓。抑或说,不管往日的生活如何,在春节里,我们属于了自己,回到了本来。这...[详细]
齐鲁网 2018-02-02

刘天放:消费信心近10年最高,要给监管打预防针

我国消费者信心攀上了近10年最高点,而消费投诉也创了新高,这其中,既有企业自身缺乏自律的问题,也有监管者的责任。而注重消费新动向,及...[详细]
齐鲁网 2018-02-02

江德斌:资本市场需更多刘姝威这样的“啄木鸟”

以一己之力,挑战资本市场的虚假乱象,揭开各种谎言、黑幕。在她的身上,闪耀着知识分子毫不畏惧、自由思想、独立精神、追求真理的光芒,资...[详细]
齐鲁网 2018-02-01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