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莫言5年后才亮新作,是对创作的敬畏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8-26 09:49:08

作者:刘天放

日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做客新华访谈,接受新华社、新华网专访,回答网友关心的热点话题。在谈到“获得诺奖后为何一直没出新作品”时,他说:“我2012年获奖之后也没有在刊物上发表过作品,写当然在写,也是想写完了以后放一下,打磨得尽量让自己满意一点儿,希望让读者也比较满意,我没有偷懒,一直在写。”

在8月23日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开幕式上,他说:“这次我在故乡山东高密写了一批短篇小说,最长的一篇也不超过一万字,估计大家很快就能在《人民文学》和《收获》上看到。” 据悉,莫言的戏曲文学剧本《锦衣》和组诗《七星曜我》将在2017年第9期《人民文学》杂志发布。

头上顶着“诺奖”花环的莫言再亮新作,必定会引起高度关注。这位被称为“寻根文学”作家的诺奖得主,在获奖前可谓高产,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作品。然而,获奖已过去5年,人们自然对他的新作更加期待,都想看看这位被诺贝尔文学奖“洗礼”过的当代著名作家,究竟能拿出什么样的作品示人。毕竟,任何光环都将褪去,而再写出触动人心的作品,才是作家的使命。

令人欣慰的是,莫言没有因获奖偷懒。不过,人们对他新作的期待也显得有些着急。毕竟,作家不同于影视明星,对一部作品从构思到写作再到出炉,要经过精心的思考、提炼和积淀。有些作品甚至需要长期的酝酿和写作后才能与读者见面。诚如他自己所言:“重新拿起笔来写小说,我感觉自己有很多新的想法。因为生活在变化、人在变化,过去我作品中所描写的很多人物形象已经退出了他们各自的历史舞台,而一批具有时代感的年轻的人物形象开始登场。”这需要他重新思考,对写作的题材、角度、方式等,都将会有所调整。

而莫言5年来准备第一次比较集中地发表作品,这至少表明了他的一种态度,即他还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孜孜以求。身为诺奖得主,莫言的标杆意义显而易见,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对他意志力的一个考验。喧嚣的创作氛围,各种荣誉和活动的侵扰,追星般的狂热,已使作家的精力和身心受到了巨大挑战。而等了5年,终于要有答案了。然而,人们不该对他的作品过度挑剔,最该看到的是他的“不偷懒”乃至勤奋;指望莫言再获一次诺奖,肯定不现实。

但这并不意味着莫言可以原地踏步,事实上,莫言也不可能吃老本儿。作为顶级作家,他需要做出榜样。而作家以何种态度对待创作,那才是最重要的。无独有偶,近日,著名作家、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也出版了自己的新作《飞行酿酒师》。她称:“进步何其难,我唯有老老实实努力。”这就是作家的创作态度,只是铁凝说了出来,莫言是在默默地践行而已。

是的,作家只有沉下心去创作,才有可能出精品。不要眼睛紧盯着莫言5年来未出新作,那是他在凝心聚力。如果他像某些人那样,跟风炒作、追求流行、精通“制胜术”或“吸金术”,甚至复制抄袭,那么他怎可能是诺奖获得者?遗憾的是,如今不少人仍用经济方式来解决文学问题,仍用娱乐方式解决精神问题,甚至用物质标准去衡量文学标准,用功利化方式对待文学艺术。而文学自有其“文火慢炖”的特征,需要老老实实的创作态度才行。

无论是莫言还是铁凝,其态度都渗透着对文学创作的深刻感悟,对其身为作家这一符号的敬畏。文学不仅来自于作家的想象,更来自于深入的观察和体验,没有坐冷板凳的气魄,缺乏坚守文学良知和精神的底线,绝不可能成为受欢迎的作家。由此,莫言“没偷懒”,他5年后才亮新作表明一种态度,那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文学精神负责的态度。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段思平:“恶意退书”,玩弄规则终会付出代价

少数人沾小便宜将导致社会整体互信水平的下降,甚至导致规则变得不人性化,这份代价,会让全社会一起承担。因此,为了我们自己,既不要做玩...[详细]
齐鲁网 2017-08-22

陆玄同:“我们是谁”,品味酸楚,寻求些许安慰

但这种被理解的现实注定是局限的,刚开始的某种职业吐槽会被很多人知道,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终归又回到了自身的那个小圈子,当然能够真...[详细]
齐鲁网 2017-08-20

夏其:平台的“不作为”遭殃的是卖家和消费者

比如,电商平台禁止卖家刷单,这就是平台规则和平台的底线,因为如果有的卖家刷单,一定会破坏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让别的卖家遭殃。自由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8-18

段思平:“长城英文刻字涂鸦”,见不贤而内自省

老外刻字也再次说明,旅游不文明现象普遍存在。如何让文明与旅游同行,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一难题面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见贤思齐,见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7

刘天放:听听《战狼2》的“差评”声难道不好?

由此,《战狼2》不是老虎屁股,也不是百分百正确。虽然《战狼2》是“扬我国威”的电影,但观众都有质疑甚至“差评”的权利。“战狼粉”绝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刘天放:面对地震预警“盲区”,当如何是好?

发达国家早已不开展地震预测了。即使发生强震,预测不出来也不会受到指责,还在搞“地震预测”的国家少之又少。人类可以升上太空探险,却对...[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八达岭长城暂关闭”,信息为何跑输了

可千万别小看一个信息的发布迟缓,或是发布面狭窄、不到位,它给游客带来的是“吃苦受罪”,还会影响到整个道路交通的畅通,损害更多人的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书+X” 新模式能使人发自内心爱书吗?

如今无论是知识、信息,还是经验、技能等,不仅从书籍,从其他渠道也可获取。然而,作为有效提升人精神世界的书(可读的书),其地位永远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刘天放:已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其实,类似“共享睡眠”这种“共享”,已不是遵循“共享规则”那么简单了,它其实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详细]
齐鲁网 2017-08-09

薛家明:网购5000份“毒花”,呼唤监管分而治之

试想,假如每次买花,顾客都会皮肤过敏、眼睛受刺激,消费者还会在这家平台买花么?因此,电商平台还需“打铁自身硬”,不断加强自己监管,...[详细]
齐鲁网 2017-08-08

刘天放:谣言止于公开,可“公开”为何总是迟来

必须承认,民众对食品安全知识乃至常识的掌握,还显得远远不够,单靠消费者的判断、分析,根本不现实,只有相关部门快速反应,及时站出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8-07

杨玉龙:滴滴强制司机买指定矿泉水是在走回头路

毕竟,网约车要发展,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乘客,还有司机群体的合理诉求,而这些司机才是平台“安家立身”之本,过于僵硬、强制的措施,以及自...[详细]
齐鲁网 2017-08-06

刘天放:“累瘫”抗洪最小志愿者的责任谁来负?

抚养和教育孩子,家长、学校乃至全社会,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不仅有心理、生理方面的简单常识,还有情感、认知等的培养。只有积累更多的科...[详细]
齐鲁网 2017-08-05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