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面对地震预警“盲区”,当如何是好?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8-15 13:55:08

作者:刘天放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次日7时27分,新疆精河县发生6.6级地震。两次地震前后脚发生,而且震区余震不断,这是一种巧合还是预示着地震活跃期的到来?“地震云”不靠谱,靠家禽家畜异常行为预测地震也不科学。气象地震专家解读震后热点问题——网传“地震云”无依据,所谓“地震预警”有“盲区”。(8月14日《中国青年报》)

地震专家称“地震预警”有“盲区”,江湖中那些声称自己“准确预测了×地震”的话,全是瞎说,不是想混个脸熟,就是哗众取宠。至于地震云、动物震前的异常等,如专家所言,也多是瞎猜;云彩和动物异常的原因有很多,不一定都是震前异常。科学不能戏说。古往今来,没有哪次地震能预测出来,就算有,也属于凤毛麟角,算是“瞎猫碰死耗子”。

各国对地震的研究表明,地震就适合“测不准原理”。测不准,就要想办法在震前预防和震后的救灾上做文章。其实,“地震不可预测”早在几十年前就已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共识。发达国家早已不开展地震预测了。即使发生强震,预测不出来也不会受到指责,还在搞“地震预测”的国家少之又少。人类可以升上太空探险,却对“钻到地球中”无计可施。

科学家们普遍认为,地震预测到具体时间和地点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概率极小,可以忽略不计。人类本身连地震的发源处是地下多少千米事先都没法搞清楚,却还在像模像样地搞地震预测,这与创作科幻小说无异。试想,就连天气预报在众多气象卫星和其他现代化仪器的辅佐下,有时候都不靠谱,何况预测地震?而预测地震又不同于天气预报,造成恐慌怎么办?损失谁来弥补?世界上有些国家历史上有过多次想发布地震预报的企图,但最终都放弃了(事后证明也没有预测准确)。

1975年发生在我国辽宁海城的7.3级地震,是预报出来的。那也是中国首次准确预测出7级以上的强震。但是,那次预测成功很偶然,因为没有普遍性可循。预测的成功,是基于震前小震频繁,官方据此发出了预警。但只有少数大地震会有前震,而小地震通常并不一定导致大地震,所以,那次成功预测只能说是一个偶然。据《美国地震学会会刊》一篇综述分析,地震预测是“混乱、经验分析、直觉判断和运气的混合”。可它却让很多人误以为地震专家已掌握了地震预测技术。

每次地震后,那些跳出来叫嚷自己“准确预测地震”的人,只不过是另一种“算命大师”而已,与那些总声称自己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或是发明了水变油的人无异。科学还做不到的事,伪科学就乘虚而入且不难找到市场。然而,面对地震,人类也不能束手就擒,而是要积极有为。既然地震目前无法预测,就该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防震救灾上来。简单地说,就是要制定防震标准,盖更结实的房子,培训专业救援队伍,监督防震工作的质量,普及防震知识。

而日本、新西兰等地震频发国家就是榜样。此外,“紧急速报系统”能让人有几秒甚至数十秒的时间逃离,也有可能避免一些伤亡。诚如报道中专家所言,由于地震波按照每秒数公里的速度向外扩散传播,这样,人们就有可能为远离震中但可能遭受地震影响的地区,抢在地震波到达之前,发出一个警报信号,为公众逃生避险、企业紧急处置提供预警时间。这看似一个可行的努力方向。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刘天放:“八达岭长城暂关闭”,信息为何跑输了

可千万别小看一个信息的发布迟缓,或是发布面狭窄、不到位,它给游客带来的是“吃苦受罪”,还会影响到整个道路交通的畅通,损害更多人的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书+X” 新模式能使人发自内心爱书吗?

如今无论是知识、信息,还是经验、技能等,不仅从书籍,从其他渠道也可获取。然而,作为有效提升人精神世界的书(可读的书),其地位永远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刘天放:已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其实,类似“共享睡眠”这种“共享”,已不是遵循“共享规则”那么简单了,它其实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详细]
齐鲁网 2017-08-09

薛家明:网购5000份“毒花”,呼唤监管分而治之

试想,假如每次买花,顾客都会皮肤过敏、眼睛受刺激,消费者还会在这家平台买花么?因此,电商平台还需“打铁自身硬”,不断加强自己监管,...[详细]
齐鲁网 2017-08-08

刘天放:谣言止于公开,可“公开”为何总是迟来

必须承认,民众对食品安全知识乃至常识的掌握,还显得远远不够,单靠消费者的判断、分析,根本不现实,只有相关部门快速反应,及时站出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8-07

杨玉龙:滴滴强制司机买指定矿泉水是在走回头路

毕竟,网约车要发展,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乘客,还有司机群体的合理诉求,而这些司机才是平台“安家立身”之本,过于僵硬、强制的措施,以及自...[详细]
齐鲁网 2017-08-06

刘天放:“累瘫”抗洪最小志愿者的责任谁来负?

抚养和教育孩子,家长、学校乃至全社会,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不仅有心理、生理方面的简单常识,还有情感、认知等的培养。只有积累更多的科...[详细]
齐鲁网 2017-08-05

左崇年:但愿鸣着“警笛”救狗的闹剧不再上演

归根结底,它首先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在尚未出台针对猫狗等动物专门特别制订的保护法案之前,我们都应该把狗和猪看成是同一类型的财产。他人...[详细]
齐鲁网 2017-08-04

史洪举:打击恶意APP不能陷入“割韭菜”困境

凡是突破底线的,不仅应赔偿用户损失,还应被处以高额罚款。且一并追究开发者和应用商店的责任。同时,不妨将恶意APP下载数量作为罚款和赔...[详细]
齐鲁网 2017-08-03

刘颂寒:侮辱人格的“学渣逆袭班”能出高分?

既然打出了“学渣逆袭”的名义,该培训机构就有义务达到他们的宣传结果。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保证每一个学生的成绩都得到大幅度提高...[详细]
齐鲁网 2017-08-02

张静雅:“相亲价目表”成就“交易”而不是婚姻

青年最应该做的是认认真真想清楚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婚姻,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有自己的原则底线,计算一时的物质得失,不如算清一世的幸福保障...[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刘颂寒:对大妈闯红灯态度的“傲慢”唯有严惩

行人闯红灯的危害不必多说,但因为相关管理上多是以罚代惩,所以限制力度不足,导致某些城市的行人闯红灯现象屡禁不绝,有些城市开始尝试对...[详细]
齐鲁网 2017-07-31

江德斌:对“葛宇路被处分”应该有更明晰的答案

从葛宇路的一系列创作,诸如私设路牌、涂抹学校地面、对视监控等来看,其是一个拥有独立思想、敢想敢干、充满创意精神、突破常规思维模式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7-31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