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陆玄同:“我们是谁”,品味酸楚,寻求些许安慰

来源:齐鲁网

作者:陆玄同

2017-08-20 10:31:08

作者:陆玄同

从生活百态到吐槽大会,朋友圈的转变仿佛就在一瞬间。近日,一组“我们是谁”主题漫画空降各大社交平台,网友纷纷赶来凑热闹。简单的台词、粗狂的线条、直白的吐槽。甲方、策划、记者、明星、胖子、女人、铁路职工……各路戏精横空出世,全民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朋友圈吐槽自黑P图大赛。

当然,不只是吐槽,还有存在的反思和情绪释放。其实这场全民娱乐中,每个职业群体通过这样一种无声呐喊的方式,对于自身职业所作的调侃,背后所反映的现实问题都不乏无奈焦躁和引人深思。比如所吐槽的公关就是背锅,策划就是挖坑,是职业属性使然,还是人性多疑使然?还比如对那些看其来“正能量”满满的各种加班,各种奉献所作的无奈注解,是体制的弊病还是工作者的心甘情愿?

“我们是谁”在这里或许并不是哲学上的终极之问,而是反映我们对自身所从事的职业的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恰恰是漫画语言表现出来的对立面。即我们并不想如此,却又无力改变。

那是什么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状态,即便不满也要默默忍受?是生存的压力还是对升职加薪的渴望?现实的物质需求决定了我们有时必要以牺牲健康和时间来换回我们赖以存活的资源,但面对长时间的剥削我们又做了怎样的反抗?

当然,不只是对于存在困境的吐槽,还有很多职业群体在表达一种被理解的渴望,通过反映他们恶劣的生存环境,来反映他们存在的价值。被理解可能是当下很多职业人内心最迫切的愿望,谁想在辛辛苦苦付出后还被人数落一通,但前提是这个工作我们是用心做的,尽了最大的责任。

有人将这种集体吐槽的娱乐称之为“网络文学”的狂欢,其实狂欢的背后必然传递这某种现实的压力,而不同职业所面对的不同服务对象或多或少都有很多无奈,且无法及时宣泄。那么借助这样一起全民狂欢的宣泄形式,或能够释放某种心理不平衡,顺便也能对自身职业做一次阐释,即通过一种自黑的营销从而让更多的人知道和理解。

但这种被理解的现实注定是局限的,刚开始的某种职业吐槽会被很多人知道,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终归又回到了自身的那个小圈子,当然能够真正体会到这种心酸,引发共鸣的终究是圈里人。

然而,如果借助这种吐槽的广泛影响,从而引发各领域领导者的某种思考,或才会产生更大的变革力量,来推动改变某些无奈的现状。比如无休止无意义的加班,比如过度的身体压榨,比如那些只要上级开心就随心随欲的创造……都该在这盛世被剔除。

每一次网络狂欢,背后都会有对现实的鞭挞,对不满现状的控诉。我们渴望改变,我们不想被现实收编,却又无法抗拒这个巨大的存在,终归被招安。招安就意味的妥协,而妥协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或许我们能从吐槽中得到些许安慰,也能品味不同职业的酸楚。一种职业的背后,是一群忙忙碌碌的个体,而每一个不同的个体在经过职场的洗礼,大多数都被重新塑造,成为了一个个大同小异存在,最终在吐槽的亢奋后变成沉默的大多数。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夏其:平台的“不作为”遭殃的是卖家和消费者

比如,电商平台禁止卖家刷单,这就是平台规则和平台的底线,因为如果有的卖家刷单,一定会破坏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让别的卖家遭殃。自由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8-18

段思平:“长城英文刻字涂鸦”,见不贤而内自省

老外刻字也再次说明,旅游不文明现象普遍存在。如何让文明与旅游同行,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一难题面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见贤思齐,见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7

刘天放:听听《战狼2》的“差评”声难道不好?

由此,《战狼2》不是老虎屁股,也不是百分百正确。虽然《战狼2》是“扬我国威”的电影,但观众都有质疑甚至“差评”的权利。“战狼粉”绝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刘天放:面对地震预警“盲区”,当如何是好?

发达国家早已不开展地震预测了。即使发生强震,预测不出来也不会受到指责,还在搞“地震预测”的国家少之又少。人类可以升上太空探险,却对...[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八达岭长城暂关闭”,信息为何跑输了

可千万别小看一个信息的发布迟缓,或是发布面狭窄、不到位,它给游客带来的是“吃苦受罪”,还会影响到整个道路交通的畅通,损害更多人的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书+X” 新模式能使人发自内心爱书吗?

如今无论是知识、信息,还是经验、技能等,不仅从书籍,从其他渠道也可获取。然而,作为有效提升人精神世界的书(可读的书),其地位永远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刘天放:已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其实,类似“共享睡眠”这种“共享”,已不是遵循“共享规则”那么简单了,它其实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详细]
齐鲁网 2017-08-09

薛家明:网购5000份“毒花”,呼唤监管分而治之

试想,假如每次买花,顾客都会皮肤过敏、眼睛受刺激,消费者还会在这家平台买花么?因此,电商平台还需“打铁自身硬”,不断加强自己监管,...[详细]
齐鲁网 2017-08-08

刘天放:谣言止于公开,可“公开”为何总是迟来

必须承认,民众对食品安全知识乃至常识的掌握,还显得远远不够,单靠消费者的判断、分析,根本不现实,只有相关部门快速反应,及时站出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8-07

杨玉龙:滴滴强制司机买指定矿泉水是在走回头路

毕竟,网约车要发展,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乘客,还有司机群体的合理诉求,而这些司机才是平台“安家立身”之本,过于僵硬、强制的措施,以及自...[详细]
齐鲁网 2017-08-06

刘天放:“累瘫”抗洪最小志愿者的责任谁来负?

抚养和教育孩子,家长、学校乃至全社会,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不仅有心理、生理方面的简单常识,还有情感、认知等的培养。只有积累更多的科...[详细]
齐鲁网 2017-08-05

左崇年:但愿鸣着“警笛”救狗的闹剧不再上演

归根结底,它首先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在尚未出台针对猫狗等动物专门特别制订的保护法案之前,我们都应该把狗和猪看成是同一类型的财产。他人...[详细]
齐鲁网 2017-08-04

史洪举:打击恶意APP不能陷入“割韭菜”困境

凡是突破底线的,不仅应赔偿用户损失,还应被处以高额罚款。且一并追究开发者和应用商店的责任。同时,不妨将恶意APP下载数量作为罚款和赔...[详细]
齐鲁网 2017-08-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