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宣传部长纵论文化建设 > 文化建设

泰安名人——刘桢

  • 来源:齐鲁晚报
  • 2012-05-07 16:22

关键词:刘桢 建安七子 五言诗 泰安名人

[提要]刘桢(?-217)字公干,东平宁阳(即今泰安宁阳)人,汉魏间文学家,曾为曹操丞相掾属,“建安七子”之一。其五言诗在当时负有盛名,后人以其与曹植并举,称为“曹刘”。

  山东省宁阳县城东15公里处葛石镇境内有座神童山,相传此地神童文化源远流长,“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就生于神童山下。此处现已经辟为神童山森林公园,此处还是共青团山东省委青少年教育基地。据说自商周以来,神童山周围曾涌现过“七太傅”、“六尚书”、“五上将”、“四太保”等贤卿名相。

  刘桢(?-217)字公干,东平宁阳(即今泰安宁阳)人,汉魏间文学家,曾为曹操丞相掾属,“建安七子”之一。其五言诗在当时负有盛名,后人以其与曹植并举,称为“曹刘”。

  “建安七子”是建安年间(196年-220年)七位文学家的合称。“七子”之说最早是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的,他们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七子”的创作各有个性,其中宁阳人刘桢擅长诗歌,所作气势高峻,格调苍凉。

  建安年间,刘桢被曹操召为丞相掾属。与曹丕兄弟颇相友爱。其五言诗在当时负有重名。相传刘桢5岁能读诗,8岁能诵《论语》、《诗经》,因其记忆超群,辩论应答敏捷,而被众人称为神童。

  刘桢机敏,擅长雄辩,《三国志王粲传》注中载,文帝曹丕曾赠给刘桢一条廓洛带,后欲索回,便书一纸交给他,讥讽说:“夫物,因人而贵,故在贱者之手,不御尊之侧。今虽取之,勿嫌其不反也。”刘桢明白文帝是笑他地位低下,不配佩带象征尊贵的廓洛带,要收回原赐。但刘桢并不肯折腰,执意不交,桢答曰:“桢闻荆山之璞,曜元后之宝;随侯之珠,烛众士之好;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鼲貂之尾,缀侍臣之帻。此四宝者,伏朽石之下,潜淤泥之中,而扬光千载之上,发彩畴昔之外,亦皆未能初自接於至尊也。夫尊者所服,卑者所脩也;贵者所御,贱者所先也。故夏屋初成而大匠先立其下,嘉禾始熟而农夫先尝其粒。恨桢所带,无他妙饰,若实殊异,尚可纳也。”文帝听了刘桢这番妙论,既感叹他的博学善喻,又赞赏他不卑不亢的性格,从而放弃索回廓洛带的念头。

  刘桢傲岸不羁,敢于平视曹丕夫人甄氏,后以此被治罪。刘桢一次参加曹丕的宴会,席间酒酣耳热之际,曹丕让自己的夫人出来同大家见面。在座者无不伏身,独刘桢两眼平视。当时曹丕已被曹操立为太子,曹操得知刘桢对太子竟敢如此轻蔑,遂将刘桢治罪。于是罚他在石料厂磨石料,后来曹操到石料厂察看,众人皆跪拜而不敢仰视,唯有刘桢未跪,照常劳作。魏王曹操大怒,刘桢却不慌不忙地放下锤子,说道:“魏王雄才天下皆知,刘桢身为苦力,何敢蔑视尊王。但在魏王府数年,常闻魏王教诲,做事当竭尽力,事成则王自喜,事败则王亦辱,桢现为苦力,专研石料,研石是对魏王的敬忠,所以桢不敢辍手中活。”魏王听后,又问:“石若何?”刘桢答曰:“石出自荆山悬崖之巅,外有五色之章,内含卞氏之珍。磨之不加莹,雕之不增文,禀气坚贞受之自然,顾其理,枉屈纡绕而不得申。”曹操听后明白刘桢是借石自喻,就赦免了他。

  刘桢的文学成就,主要表现在诗歌、特别是五言诗创作方面。他与王粲合称“刘王”,与曹植合称“曹刘”。集中体现其风格的是《赠从弟》三首,抒写诗人的胸怀志节,具有悲凉慷慨、高风跨俗的气概。其中第二首:“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怆,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尤为人所称道。今存刘桢诗十五首,《赠从弟》三首为代表作。


  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齐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齐鲁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