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朱永华:教师家中病亡被裁定工伤具有指导意义

来源:齐鲁网

作者:朱永华

2018-05-07 09:47:05

作者:朱永华

2011年11月15日晚,担任高中部数学课教学和高中班主任的海南省海口市琼山中学教师冯芳弟,在家中为学生批改作业中突发心肌梗塞,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琼山中学以冯芳弟因长期工作劳累过度,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中突发心肌梗塞死亡为由,向海口市人社局提出申请,要求认定冯芳弟为工伤死亡。同年5月,海口市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对冯芳弟不认定为工伤。该案从海口中院一直申诉到最高法,近日,最高法裁定驳回海口市人社局的再审申请,责令海口市人社局重新作出认定。(5月6日《法制日报》)

平心而论,尽管海口市人社局对冯芳弟不认定为工伤的决定书被最高法驳回,并被责令重新作出认定,但也并不意味着海口市人社局对冯芳弟不认定工伤的决定就是“完全错误”,根据国家规定,执行日常工作及企业行政方面临时指定或同意的工作,从事紧急情况下虽未经企业行政指定但与企业有利的工作,以及从事发明或技术改进工作而负伤者,均为工伤。

而类似以“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作为认定工伤的前提条件,不仅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更是较普遍存在的判定标准。冯芳弟虽然在家中为学生批改作业,但既不是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也不是在学校办公室的岗位上,更不是学校领导的特意安排,由此劳累导致疾病死亡,当然不能看成是“工伤”。

但最高法的驳回依据同样更有说服力,教师的工作有其特殊性,其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并不适用“八小时之内在学校办公室”或是用上学放学的时间来衡量,教师或某些特殊行业的职工,为了单位利益,将加班工作延伸到家里,同样也应视为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

尤其是最高法将“岗位职责”强调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之上,认为冯芳弟组织学生晚修测验,回家后连夜批改完两个班学生的数学试卷,并进行试卷分析,这既是为学校利益,更是用在家加班在从事教学岗位职责工作,属于“在家加班工作”情形。

很显然,最高法又将职工的工伤认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很多公职人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因公殉职”认定,很多担任重要领导岗位的公务人员,他们的工作时间既不局限于“八小时之内”,工作岗位更不止于办公室。日前,某地一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凌晨3时突发心脏病去世,当地官方开始发布媒体的通报称是“因公牺牲”,不少网友在跟帖评论中提出质疑,认为凌晨3点因病去世无论如何都不宜用“因公牺牲”来表述。在随后公安部政治处发出的唁电中,新闻表述改成了“以身殉职”。很显然,“以身殉职”是指忠于职守而献出生命。这位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在病发前数小时还在召开会议部署工作,正是因为忠于职守导致心脏病突发,是实实在在的“以身殉职”。

相对于机械性的认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最高法强调更多的是岗位职责和工作任务,这对于时下很多行业职工的工伤认定,着实有指导意义,现实中很多行业领域的职工包括教师在内,他们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性质既不局限于“上班时间内”,更不受某些特定场所的制约,家里、图书馆、网吧甚至某些环境幽静的公园长廊都可能成为加班尽责的“工作场所”,工伤的认定实质是“工作伤害”,只要是因勤于工作过于劳累而导致的伤害或突发疾病,都应当认定为“工伤”或是“以身殉职”。

另外,也不能不说的是,政府部门对企事业职工工伤认定的“过严”和对公务人员“工伤”认定的“过宽”,不仅较为普遍,也常常成为社会诟病的焦点;然类似情况一旦出现在企事业单位职工身上,争取名誉或权利的道路就困难许多,冯芳弟因深夜为学生批改作业导致心肌梗塞死亡,无论从法理依据还是“道义补偿”上,都应该认定为工伤,但就这么一个工伤认定,不仅“拉锯战”持续了7年之多,甚至申诉到了最高法。最高法支持冯芳弟的工伤认定,既是对劳动者的“同等尊重”,也是对企事业职工权利的一项提升,更是工伤法规认定的重新解读和岗位职责的大力彰显。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邓海建:假货不绝,实体难安,政企合作打假正当时

假货不绝,实体难安。大数据打假,不仅在终端治理上让假货难以藏身,亦能沿着数据的藤蔓摸到制假售假的“瓜”。法治信仰、创新价值,必会随...[详细]
齐鲁网 2018-05-04

盘和林:“无人经济”来临,未来需有创造力的你

人工智能这类科技发展是大势所趋,虽然人工智能正在渗入人类工作领域,与人类“争抢”饭碗,但是危机背后也蕴藏着转机。人工智能的发展,必...[详细]
齐鲁网 2018-05-03

刘颂寒:无视消保委的航空公司,竟如此无所畏惧?

面对机票高价退票等问题,江苏省消保委要求涉事航空公司和网上机票代理点说明情况,但一周的时间里,却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接受约谈。面对消保...[详细]
齐鲁网 2018-05-03

何勇:试用期里的各种深浅“坑”需法律填平

劳动者在试用期里权益得不到保障,遭遇各种“坑”。不可否认,这和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时不注意、不小心有关,没有认真阅读劳动...[详细]
齐鲁网 2018-05-02

刘天放:“属马属狗的不宜参加”,这还是学校吗

该事件再次警示所有教育工作者,目前封建迷信思想,大有朝着学校蔓延的趋势。可见,在强调加强各级各类学校的思想教育工作时,接受教育的不...[详细]
齐鲁网 2018-04-28

李兴会:垃圾处理负荷运转,垃圾分类不能再等了

然而,绿色景观靓丽,心情却难言美丽。因为景观下面,是居民的生活垃圾。据齐鲁晚报报道,由于近些年来济南市垃圾增速的加快,处于链条终端...[详细]
齐鲁网 2018-04-22

刘天放:要让每天群发垃圾信息的违法者,喊疼

我国刑法修正案明确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首次将公民个人信息纳入刑法保护范畴,规定要...[详细]
齐鲁网 2018-04-19

江德斌:没有政策保障的抢人大战怎能留住人才?

事实上,从西安等地的情况来看,在人才大量流入后,城市配套设施却没有跟上来,诸如住房、教育、医疗等资源,都呈现紧张状态。凸显各地城市...[详细]
齐鲁网 2018-04-17

陈兴汉:冒名顶替的“盗梦者”,不能辞职就算了

必须捍卫每一个学子“追逐梦想”的权利,个体命运不能被冒名顶替的“盗梦行为”随意改写。一个巴掌拍不响,在荆高峰梦想被“盗”这件事上,...[详细]
齐鲁网 2018-04-17

朱永华:对“碰瓷”诈骗成“特大跨省案”的思考

“碰瓷”诈骗发展到“特大跨省”给我们带来诸多思考,面对“碰瓷”的专业化、技术化,甚至“规模化、产业化”的演变,警方尤其是交警部门要...[详细]
齐鲁网 2018-04-13

朱永华:贴照片防前领导,变相报复如此赤裸裸?

将他们的照片姓名等悬挂于校园各处,既是对他们的人格的极不尊重,涉嫌违法,甚至想当然的认为他们会进校“搞破坏、进行颠覆活动”,这就更...[详细]
齐鲁网 2018-04-08

付彪:“祭先烈、告英魂”,追溯初心不负今朝

清明祭先烈、告英魂的背后,是追溯初心、奋发向上的生命自觉。如果说对自己先人的祭奠是对“小家”的纪念以及个人和家庭初心的追问,那么对...[详细]
齐鲁网 2018-04-04

江德斌:电商平台对售假者依法索赔是在釜底抽薪

而淘宝对其进行民事诉讼索赔,则是在釜底抽薪,通过加重经济赔偿的手段,令售假者付出昂贵的经济代价,以达到刑事处罚与民事赔偿并举的效果...[详细]
齐鲁网 2018-04-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