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可能“误伤”贫困生的认定准标当慎行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8-31 09:42:08

作者:刘天放

近日,省教育厅等部门出台新规,规定高校家庭困难学生的认定标准,其中指出,在外租房、经常出入网吧者不得纳入贫困学生之列。(8月30日《华商报》)

陕西省教育厅等部门联合制定下发的《陕西省高等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办法》,初看还比较客观,也符合实际。从认定为家庭经济一般困难学生的条件,到认定为家庭经济特别困难学生的标准,都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到了最后部分,即“哪些人不能认定为贫困生”中的(四),即倒数第二项“在校外租房或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就显得不那么客观了。

“在校外租房或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这句话中的“在校外租房”没有问题,在校外租房的花费肯定会高于住校,因为在我国各类高校中,学生住校除了配套的一些设施外基本上等于“免费”。然而,这句话“或”字后面的“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就看似站不住脚了。

首先,“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如何认定?最富争议的是,营业性网吧就该属于高档消费场所吗?即便是经常出入,也是个人自由,哪怕是贫困生,也有出入乃至经常出入网吧的权利。难道出入网吧仅是为了打游戏或做着与学业无关之事吗?而这又如何认定?

其次,“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并非富裕的标志。众所周知,去网吧上网的价格,各地一般都不算高。陕西属于经济消费水平的中等省份,有些地区的消费水平甚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因此,就是按照全国网吧的上网平均价格来看,每小时收费多在3元左右。即便有些网吧设有“卡座区”“异形区”甚至“包厢”,但也是10小时以上收费二十几元。

再次,以“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认定贫困生,有失公平和公正,这就是在变相剥夺贫困生去网吧的权利。不错,学生去网一般都被视为去打网络游戏,但既然是在校学生,学校就该担负起监管责任。如果有学生经常出入网吧,校方也有责任,而如果学生去网吧真的是为了打游戏,那么学校也负有监管缺失或教育缺位的责任,而这属于另一个问题,与学生贫困与否没有多少关系。

可见,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不该被认定为贫困生的一个标准,否则,就有可能“误伤”贫困生。其实,这个规定中有那么多可以认定为“贫困生”乃至“特困生”的标准,如家庭投资办企业、拥有豪华楼房、小汽车,如消费高档通讯工具、高档娱乐电器、高档时装或高档化妆品等奢侈品,等等。这些认定就足够了,何必还要加上“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这一条?过分具象化的标准反倒显得多此一举。

“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应被视为休闲娱乐“过分”的范畴——如果学生经常出入网吧且是在打网络游戏这件事被坐实。而即便大学生到网吧大都是为了打网游,那么从花费多少的认定上看,恐怕都难以用“贫困”来判定。所以,“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被视为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一个条件,看似不妥,显得不够严密,也经不起推敲。

近些年,各高校在如何制定“贫困生”标准上显得左右为难,由此产生的争议不断。例如,前几年就有一所高校将抽烟认定为贫困标准,引发广泛质疑。其实,就是在发达国家,认定贫困生也不需要民主评议,仅凭家庭收入和纳税证明即可,还设有诚信档案,违规代价极大,但在我国容易造假。因此,在加快建立和完善诚信系统的同时,利用大数据平台,分析和追踪学生学籍信息,以此认定贫困生,不失为一个可行办法。就是再不济,远比“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这样的认定标准靠谱得多。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刘天放:在道路交通标识设计上还是再用点心吧

道路交通标识设置的目的,旨在给驾驶者或行人提供引导、提示。要是提示本身就成问题,把人搞得晕头转向,何谈“引导”?而这一切就是规划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30

朱永华:警惕先考试、后住院背后的“以书养医”

表面上看这是为普及健康知识,是为欲住院的患者“着想”,实际用心却是在推卸责任,医院和医生是否接收患者住院治疗,应完全根据患者的病情...[详细]
齐鲁网 2017-08-29

朱永华:“无现金社会”,要为支付多加一把锁

“无现金社会”或比想象来的更快,手机支付开启了消费新模式,“无现金社会”的快速来临,不只是在丈量我们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速度与脚步,更...[详细]
齐鲁网 2017-08-28

刘天放:阅读经典,让我们拥有“睿智的双眼”

经典阅读,将奠定一个人精神成长的高度,影响其文化人格的发展。只有亲自阅读经典时,才会发现其中的博大及放射的文化光芒。那就让我们爱上...[详细]
齐鲁网 2017-08-27

刘天放:要让租房顺畅,首先要拆除人的“心墙”

鼓励租房,就一定要有更为细化的保障性措施。人们的固有观念一时半会儿尚难以打破,但政策的细化却可以做到。只有首先拆除租房人的“心墙”...[详细]
齐鲁网 2017-08-23

刘天放:少儿英语培训泛滥折射家长内心“焦虑”

由此,规范早教市场,除了要加强对培训机构的监管,更要消除家长心头的焦虑。而如何消除,除了让其具备一些教育常识外,还需要在升学考试等...[详细]
齐鲁网 2017-08-22

堂吉伟德:“带娃上班”,要解决责任兜底的问题

再从专业性、市场化的角度讲,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都不是优先选项,并得到政策层面的普遍推广。术业有专攻,可由市场其他专业机构解决的问题...[详细]
齐鲁网 2017-08-22

江德斌:大学生生活费话题折射教育高成本负担

2013年,《理财周刊》按照当时的市场行情做了一个测算,撇开未来的物价和教育费用上涨因素,在中国培养一个孩子到大学毕业,至少需要花费50...[详细]
齐鲁网 2017-08-21

刘天放:不妨把厕所视为下一个“共享经济”热点

社会单位厕所免费向公众开放,以缓解如厕压力,西安不是第一个“吃螃蟹者”。近年来,河南、山东、广东、辽宁、贵州、内蒙古等多地的机关单...[详细]
齐鲁网 2017-08-20

刘天放:逮捕“蜜桃洒防腐剂”造谣者,警示所有人

很多乡镇几乎家家只种桃”。由于嫌疑人王传国发布的虚假视频在网络上迅速发酵,给临沂蜜桃特别是蒙阴蜜桃带来了极坏影响,导致蒙阴蜜桃大量...[详细]
齐鲁网 2017-08-17

杨玉龙:月饼新品越“奇特”,监管方式要越创新

月饼作为一种入口食品,缺失了质量保障,无疑会贻害无穷。尤其是网购月饼已经成为新时尚的当下,如何让这些月饼中看中听又中吃,缺少了“监...[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朱永华:对“星星的孩子”,需要用月亮心对待

原指望通过专业训练能收到满意的康复效果,没成想孩子却在这里受到“虐待”,尽管两位涉事老师已经被开除,给孩子造成的不良后果甚至反作用...[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朱永华:“共享宿舍”,“闲而不闲”才是共享经济

将暑期高校内部分使用量不足的文史馆、食堂和体育设施等与闲置宿舍“打包”为住宿人员提供“增值”服务,既盘活了高校优势资源,满足了人们...[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