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兴会:“桥立垮”难载农村基建工程乱象之重_民生杂谈_齐鲁时评_齐鲁网
全部

李兴会:“桥立垮”难载农村基建工程乱象之重

来源:齐鲁网

作者:李兴会

2017-06-29 15:59:06

△陕西一村庄建便民桥 建好2小时后塌(资料图)

△陕西一村庄建便民桥,建好2小时后塌(资料图)

作者:李兴会

在历经2个多月后,6月26日,陕西丹凤县资峪沟村的便民大桥基本成型。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施工方将桥底的支撑土清理掉后不到2小时,大桥突然发生垮塌,只剩下了一半桥面。据悉,这座桥是为缓解附近村民出行难所修建的一所便民桥。(华商网 6月29日)

坑洼不平的桥面、用沙土填充的桥体,没有半点钢筋混凝土结构,便民工程如此粗制滥造令人胆颤心惊。即便再外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一个十足的豆腐渣工程。要让这样的“慈善便民桥”承担起抵御河水冲击、发挥方便村民出行的重任,无异于为公共安全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如果“楼歪歪”、“桥蹋蹋”折射的是城市公共工程建设领域层层转包、偷工减料的种种乱象,那么此次“桥立垮”背后的问题怕是水更深。这不过是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诸多乱象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囿于财政投入不足、责任主体不明、监管缺位等因素,农村建筑多为“四无”产品。既施工队伍无资质、内容无约定、过程无保障、施工质量无保证的建筑,“桥立垮”不过是众多“四无建筑”中的典型。

乱象根源在于资金来源的混乱。尤其在很多贫困县、贫困村,财力支持有限,基础工程的修建欠账较多。修路修桥的钱由谁来出?一直是摆在当地干部群众面前最直接的难题。在现实操作层面,有乡镇财政的支持、有村民自发的集体凑份、有成功士绅的归乡反哺、还有社会知名人士的捐助……

就这次而言,承诺中的财政资金到底民政部门和财政部门谁能兑现支付,都尚未明确。于是,农民翘首以盼的便民工程就具有了有了很大的随意性与不确定性。“融资机制”的不稳,导致农村基础工程建设水平千差万别。县县不同、村村各异。上级的监督和财务审计也很难开展和跟进。

资金来源不稳,加之“村民自治”的大背景,使得工程的责任主体不明,质量监管更成为了盲区。

往往,集体负责的结果是“无人负责”。以此次资峪沟村的桥立垮而言,包工头称是村委会负责施工监管,而村委会则称修桥的事基本上没有参与。如此关键的问题尚未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不敢想象没有施工资质的施工队在期间如何地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我们甚至可以大胆推断,在他们看来,只要桥能立起来、摆在那里,甭管能否走人、能否抵御洪水,就能通过验收蒙混过关,反正桥跨跨又不是个例。然而正所谓求其中者得其下,到头来这个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

再就是施工队伍的混乱。监管验收成为盲区,没有健全的招投标程序,制度的漏洞如此之大,谁能修建工程,施工队伍的资质能否得到保证,其中的“潜规则”可想而知。在这里,熟人社会盘根错综的人情关系能发挥多大作用、腐败的钱权交易有多大威力,通过触目惊心的桥体断裂层面或可窥见端倪。

客观而言,豆腐渣工程对农村的危害较之于城市更甚。它击垮的不仅是农民对生存环境改善的期盼、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有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和对政府号召力的信任。

对于这样一项事关民生的项目,当务之急,一是把便民桥的责任主体、施工单位、质量监管主体理清;二是给予必要的财政支持,亡羊补牢,采取补救措施;三是查清事故缘由,严厉追究相关者的责任。最大限度减少资金损失,尤其是那些村民出于信任缴纳的集资。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戴先任:人生坎坷,要让每个人释放自身的能量

清华大学的回信,一字一句都体现了惜才爱才之情,从清华大学的回信及网友对这件事的跟帖中,看到的不是同情,更多的是尊敬与崇拜。清华大学...[详细]
齐鲁网 2017-06-29

左崇年:向幼儿园“笑眯眯”乱收费说“拜拜”

一些家长们为了孩子们“出名要趁早”,所以也就舍得花钱。而幼儿园是“拉屎掏小菜—一事两勾当”,赚钱获利两不误,既收了孩子们的钱,还让...[详细]
齐鲁网 2017-06-28

杨玉龙:茅台酒厂的“高薪”是躺着就把钱挣的?

“茅台招工”让我们看到了“火爆”。于应聘者而言,无论成功与否,理应珍惜这样的机会,即便不成功,也是成长中的财富;于一些“难招人”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6-28

付彪:消除白领“过劳肥”,还得从职场生态入手

无论是“过劳肥”,还是“过劳衰”,抑或“过劳死”,用人单位利益最大化的背后,通常都是对员工的时间侵占和权利挤压。调查中,支持将“过...[详细]
齐鲁网 2017-06-27

戴先任:吸毒者低龄化的花季之殇是全社会责任

这些“亚毒品”带给人的,除了一时的亢奋,还将是伤害与疾病,甚至是死亡。青少年缺乏对“亚毒品”的足够认识,这与现在的家庭、学校、全社...[详细]
齐鲁网 2017-06-26

江德斌:对共享新业态,城市管理要“包容审慎”

按照《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禁止在道路两侧护栏、电杆、树木、绿篱等处架设管线,晾晒衣物,吊挂有碍市容的物品。...[详细]
齐鲁网 2017-06-25

刘天放:“迷你KTV”这股“风”究竟能刮多久?

而迷你KTV也想以“颠覆者”的姿态冲击传统KTV包房,在共享时代分一杯羹。就目前看,这种仅能容纳3、4个人的玻璃亭,总能吸引一些年轻人来此...[详细]
齐鲁网 2017-06-24

林春航:当你读完一本,发现竟然是一本“假书”

更令人担忧的是,此类抄袭手段已成为图书行业内不可明说的“潜规则”。铺天盖地的“山寨图书”不仅是读者无法分辨出原版,恐怕这些“山寨图...[详细]
齐鲁网 2017-06-23

王金鑫:555次违法,“交通违法王”让人毛骨悚然

“交通违法王”称号听起来难以接受,555次交通违法更让人毛骨悚然,所以从根本上要改善交通管理部门的监管质量,增强督查人员的责任心,加...[详细]
齐鲁网 2017-06-22

刘天放:获捐10万仍“乞讨”背后的焦虑和无奈

因此,获捐10万余元后仍在乞讨,就难免受到质疑。因为多数人认为,当初对这家人捐款,是“救急不救穷。而如今,一家人暂时摆脱了困境,那么...[详细]
齐鲁网 2017-06-22

杨玉龙:出具“无犯罪证明”,是懒政更是违规

两相对比,就会发现,派出所一方拒绝出具“无犯罪证明”有规可依;而学校一方按章办事也似若不框外。这就涉及到了“政策顶牛”问题。夹杂部...[详细]
齐鲁网 2017-06-21

江德斌:ofo小黄车逆势提高押金,意欲何为?

随着社会信用体系的逐步健全,信用免押模式将成为主流,ofo提高新用户押金额度,实际上与信用免押模式冲突,说明ofo饱受用户违约之苦,迫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6-20

戴先任:别让“新型传销”像新病毒一样肆意妄为

而这些新型传销比传统传销不仅更有隐蔽性,也更为“张狂” ,他们在网络上公然集资,不仅消费者受其欺骗,权益受损,甚至一些监管部门也受...[详细]
齐鲁网 2017-06-20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