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少年沉溺QQ群色情直播,监护人在哪儿?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1-03 07:27:01

作者:刘天放

小冬今年14岁,是山东省一所学校的在读初中生。小冬的哥哥向中国青年网记者讲述了小冬在多个QQ群内观看色情群直播的情况,一个多月便花费五千元的零花钱,为群内数名裸聊女子发红包,影响休息更耽误了学业。截至记者发稿,腾讯公司向中国青年网记者反馈的处理结果是,目前已查明封停涉及这起事件的色情直播QQ群19个,相关群主和管理员账号31个。(1月2日中国青年网)

无论谁看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心痛,小冬才14岁啊。同时,想必人们都会同声谴责不良直播的恶劣行为,会一致要求加大对网络色情传播的打击力度,也一定会异口同声地要求全社会都来关心未成年人的成长问题,给孩子们创造一个洁净、健康的成长空间。应该说,当前对网络色情传播打击的力度不可谓不大,监管也比过去更加严格,甚至采取了“高压技术打击”策略。

客观地讲,网络色情传播就像真实世界中的任何犯罪一样,是无法根除的,只能严加遏制。这当然需要严格执法,履行职责,全力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伤害。然而,网络色情这只黑手,会以更加隐秘的方式触及未成年人,让其完全消失太现实。例如,网络社交平台的多样化、匿名化、大众化等,都会随着技术手段的改进不断增强,过度规制还有可能会对网络信息技术的进步、公民信息获取与言论自由表达等造成影响。因此,仅指望加大力度打击网络色情传播,来消除对未成年人的伤害只是一厢情愿。诚如北师大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赵军所言:“未成年人成长受制于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不检讨、不改善家庭环境、学校教育、交友状况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仅指望加大网络色情管制力度来解决未成年人问题,可谓本末倒置。”

可见,加大监管和打击力度是一方面,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监管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该报道中,始终未提14岁小冬的监护人是谁?只提到他哥哥在获知弟弟“染黄”之后的痛心疾首。如果小冬有父母,那么他父母的监管责任就没有尽到。孩子成天干什么,难道家长不闻不问?孩子上网,家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孩子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变化,难道家长都看不出来?哪怕小冬没有父母,只有哥哥,那么其他监护人,包括学校、老师、各类社会组织难道都没有任何责任吗?

其实,对孩子平时的教育,父母作为监护人也是第一责任人。可不少家长认为,家长的责任就是让孩子吃饱穿暖,满足其物质方面的需要,这种观念显然不正确。《义务教育法》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配合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子女或者其他被监护人进行教育。可见,父母对孩子的监护上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否则,就是失职。做父母的,就该掌握一点教育学、心理学常识,按照孩子生长发育各个阶段的特点和个性,有效地开发孩子的潜力,培养孩子的性情,绝不能对孩子每天都在干什么不闻不问,甚至任意放纵。

所以,像小冬这样的未成年人“染黄”,首要责任就在监护人。家长作为监护人必须用心、尽心。正像报道中提到的,孩子用QQ搞鬼,是因为家长大都不用QQ而用微信。可除了这个原因,家长就对孩子在QQ上做什么都不闻不问了?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家长的监管不严,才造成了小冬们的悲剧。这不是在为涉黄网络平台的不良行为找借口,而是想说,在严加打击网络色情传播的同时,监护人更要给力。铲除网络上的色情毒瘤,绝不是仅靠封几个网络平台、查处几个恶人就可以做到,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监护人要负起责任来。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戴先任:网络平台"有偿抢票"也是一种“黄牛党”

“有偿抢票服务”不是创新,不是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服务,而是通过牺牲部分乘客权益,来让另一部分乘客多掏钱来获取便利,自己则从中渔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1-02

王彬:复旦师生“一分钟行动”易演变成自嗨

在我国不少地方确实存在儿童乞讨的情况,但这是文明社会所不能忍受的现象。复旦师生的新年陪乞童的“一分钟活动”,初衷是让乞讨儿童认识、...[详细]
齐鲁网 2017-01-01

刘颂寒:专车第一案宣判结果是法制时代“创新”

客管办被判罚败诉,其实法制时代的一种创新。法律法规的与时俱进,才能保证符合时代发展的需求。虽然,监管难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详细]
齐鲁网 2016-12-30

刘天放:“卖孩子买宠物”,如何治愈人的硬伤?

法制的荒芜,教育的乏力,责任感的缺失,救济的缺憾等,都是造成人伦道德彻底丧失的原因。也表明,我们对一些年轻人的教育上是很失败的,这...[详细]
齐鲁网 2016-12-28

齐鲁漫评:谨防“微商推广”落入网络传销陷阱

“微商推广”正是披着微商的外衣,打着营销的旗号,实则行着圈钱的骗局,先交压金,做满一月,全额返还,转转广告,就可坐收相应的日薪。“...[详细]
齐鲁网 2016-12-27

堂吉伟德:实名的“黑卡”销售依旧考验管理效力

对症下药,则需要采取综合施治和多管齐下的方式,最终的出路,还得围绕落实责任这个核心要件,来安排制度和落实举措。唯有补齐监督与管理上...[详细]
齐鲁网 2016-12-26

刘义杰:大学女生爆料试卷“性别歧视”值得点赞

让人意料的是,有些学生意识到了这种性别歧视文章带来的不妥,并将这种不适感说了出来,指出性别平等应该是教育者的必修课,并希望学校给20...[详细]
齐鲁网 2016-12-26

陆敬平:挤干招标水分才是遏制药价虚高治本之策

央视记者通过近8个月的明察暗访,终于揭开了药品价格虚高的内幕。因而,作为监管部门不要一味报怨医生和医药代表的无良行为,毕竟是人都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2-25

刘天放:不要过分解读“洋节”给国人带来的冲击

是的,一些传统节日有衰落的迹象,洋节反而大行其道,大有取代传统节日之趋势。不过别担心,那不是文化眼光,而是商业眼光,也是文化不自信...[详细]
齐鲁网 2016-12-24

磊磊:“垃圾船”长江偷倒,尽显“整体意识”迷航

如果政府部门有内部化解之道,垃圾外输处理的问题恐怕也就不复存在。接二连三发生的异地偷倒事件,说明有些城市垃圾的自我消化能力还有所欠...[详细]
齐鲁网 2016-12-23

杨玉龙:在小学生微信群卖黄色电影,岂止是无耻

现如今,随着电子智能设备的普及,为了联系方便,或者因为学学习需要,手机已经成为大多数学生的“标配”。玩游戏、做作业、群聊等等,这些...[详细]
齐鲁网 2016-12-23

刘根生:圣诞节不能只有商家“肆无忌惮”的狂欢

只是到底该怎么过圣诞节的争论并没有因此画上句号。不可否认,与二三十年前的情况大不相同,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中老年人,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详细]
齐鲁网 2016-12-23

刘天放:女大学生只是缺乏性知识的社会群体之一

正确的性知识不是靠单一渠道就能获取的,而是来自多种渠道,如此才能学会如何在适当的时候开启“性生活”的大门。看来,需要补性教育课的不...[详细]
齐鲁网 2016-12-21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