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民生杂谈

于海武:车站长跪父母提示“年”是一个多音字

  作者:于海武

  2月10日晚,在淄博火车站内,一位旅客在前来送别自己的父母面前突然跪地不起,并对着父母磕起了头,而一旁满头白发的老父亲则伸手抹着眼泪。这感人的一幕不禁让人唏嘘不已。(据齐鲁网相关报道:游子离家愧对爹娘 淄博一男子火车站长跪不起误车

  看到这则新闻,心底里那块软软的东西一下子被碰痛了。也让我对“年”的理解,又多了几许思考。不管相隔有多远,不管年龄有多大,我们回家过年的心是如此的激动澎湃,而面对离别我们的身心又是如此的脆弱不堪。这是血脉里流淌的,一种历久弥新的文化。

  淄博男子车站长跪父母提示我们:年,是一个多音字。

  年,代表了一种“黏”。温润的饺子皮儿,是黏的;灿黄的年糕,是黏的;就连红包的封口,也是黏的。一只只圆鼓鼓的饺子,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一块块甜似蜜的年糕,蕴含着对幸福的祈盼;一个个沉甸甸的红包,包裹的是对未来的祝福。感谢春节,感谢过年,让我们有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光,让我们有了与亲友进一步增进情感的机会。家和万事兴,朋自远方来,春节的“黏”,让我们忘情地投身久违的温暖,久久不愿松手。“由于和父母惜别,耽误了车”,淄博男子正是沉浸在这种“黏”,而贻误了归期。

  年,代表了一种“念”。白发苍苍的双亲,你们过得是不是像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好?亲如手足的兄弟,你们的事业和家庭是否像微信里晒得那样美满?久未谋面的朋友,一年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酸辣悲欢?回家的路上,千股牵挂,万般思量,一切都像一层窗户纸,等待着我们在过年的那一刻揭晓答案。更重要的是,我还要把“我们”亲自送回来,送进娘的怀抱,泊进家的港湾,与你们面对面嘘寒问暖,让父母放下“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牵挂,让朋友兄弟释怀“你在他乡还好吗”的思念。我们回家过年,虽长途跋涉、肩挑背扛而不苦,就是要圆这样一个“念”:大家都挺好的!

  年,代表了一种“撵”。当春节的脚步临近,遥远的故乡在呼唤,“撵”着你回家;当假期即将结束,繁忙的岗位又在召唤,“撵”着你上班。淄博男子“由于比较忙,已经三年没回家了”,父亲要求他回来一趟,他本来不休班,临时跟别人换班回家。当有的网友质疑淄博男子为何“三年不回家”时,我倒觉得应该多一些理解和包容。这世界上除了亲情,还有事业、爱情、家庭、责任和价值,有许多事情“撵”着他做,即使是过年期间也不例外。每一位在人生道路上奔波的劳动者都值得尊敬,每一位对生命敬畏而不虚度的奉献者都值得褒扬。我们在求学、刚刚参加工作的那段岁月,谁不是被父母“撵”着回学校、回单位呢?有的时候,过年的离别就是一种“撵”,就像是一条鞭子,催人奋进,催人忘记小家的舒适温暖,去服务于那个更大的“家”。

  年,还可以发出人类最美好的声音——“娘”。在我们胶东有句古谚:“人到八十有个娘”,讲的是儿女对娘的挚爱深情。情到深处可无声,窗外鞭炮齐鸣。子夜时分,我们对着父母,深深地鞠躬、跪下,口里喊着“过年好”,心里面却在默念:爹、娘,您老多保重,健康长寿。过一年增一岁,可对于爹娘来说,意味着皱纹又多了一条、腿脚又多了一些不便,意味着短短几天之后又再一次骨肉离别,意味着合家团聚的日子又少了一年!淄博男子在车站下跪的一刻,心里想必也是五味杂陈,而其中最以忍受的,就是对时光飞逝、岁月斧斫的无奈。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有的时候,我们不想时光过得这么快,不想岁月的刀轮砍的那么狠。我们都希望,当我们八十岁的时候,还能亲口叫一声:娘!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