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娄义华:保留“夜郎镇站”,就保护了文化品牌

来源:齐鲁网

作者:娄义华

2017-07-13 12:44:07

作者:娄义华

渝黔铁路于今年底即将开通运营,快铁时代的来临,让市民们充满期待。然而,渝黔铁路沿线车站之一的夜郎镇站,因更名为桐梓北站,引发争议。桐梓县夜郎镇的老百姓不光提出“抗议”,还发起投票,希望能挽回“夜郎镇站”之名。(《遵义日报》 7月12日)

2009年,铁道部(现铁路总公司)鉴定中心审批通过了渝黔铁路沿线12个车站的站名,其中就有“夜郎镇站”。但去年11月,应桐梓县政府要求,将原定的“夜郎镇站”改为“桐梓北站”,原因大概是要以桐梓县为中心,所有辖区辐射站台要以“东、西、南、北”来命名。希望桐梓有关部门对此进行详细说明,为何要改名?改名的程序,改名的积极意义等应积极向公众公开。

面对民意诉求,当地政府应该正确面对,听取民众意见。民众表达诉求,是关注、关切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正确关注舆情,引导舆情,处理好舆情,妥善处理和有效解决涉及民生的网络舆情,是互联网时代依法行政的关键。不断提高网络舆情研判、预警、处置能力和水平,有效控制负面信息传播扩散。快速处理舆情,树立桐梓良好形象具有积极意义。

“夜郎镇站”去留问题,不能简单的一去了之。应综合考虑,名称犹如一个人的名字,首先是一个识别符号。铁路站名中,以一个地名加方位命名,在大型城市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比较容易识别,比如北京东、西、南、北站,他是四个方位的站,来自四个方向。

但是,在一个小小的桐梓县城,以农业为主的县城,只是一条铁路经过,非要搞成“桐梓北站”“桐梓东站”……等县名加方位来命名,是不是有故意求大?地名、站名命名,核心目的是服务民众,方便民众,便于识别。为此,以县名加方位的命名就不如直接的个性化站名具有强烈的识别性、记忆性。

假如,桐梓县设立了东、西、南、北四个站,需要多久才能记忆?民众对个性化的站名容易记忆,普遍对方位不易辨别,不管多高的学历,不少女性对方位天生存在短板。究竟到哪个站去上车、下车,会带来诸多不便。地名、站名承载着诸多功能,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符号。

首先它具有宣传广告的作用,这是一个长期矗立,无时无刻不在强化的宣传推广窗口。为此,各个地方对辖区内的站名应该慎之又慎,对辖区内的文化、旅游、经济、历史等各方面具有引领作用的品牌,应作为首选。“夜郎”这个历史文化品牌无疑是桐梓县众多文化品牌中一个靓丽的品牌。

夜郎王国是距今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生活在今中国西南部一个古老神秘的古国,是一个曾经繁荣昌盛的少数民族部族王国。从2003年起,就夜郎都邑的属地问题开始升温,与夜郎“沾边”的各地开始起了纷争,其中,湘黔滇桂争夺激烈,至今也未降温。而湖南更是摆出了“举全省之力”的阵势,怀化市新晃县从2010年开始,投入巨资打造“夜郎国”。

每一个争议之地均认为自己才是夜郎都邑所在地,贵州省的遵义、安顺、六盘水、黔南、黔西南、黔东南等地就此也起了“内讧”。一时间,“夜郎之争”风生水起。各地之所以要争夺“夜郎”这一文化品牌,其目的是借助这一文化品牌发力,实现旅游、文化、经济全方位的跨越式发展。

诸多历史文献记载,桐梓一直是夜郎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一个夜郎县,历经唐朝、五代十国、北宋,存在了478年。迄今,桐梓都未曾把夜郎改名,桐梓县夜郎镇是我国版图上唯一叫做夜郎的地方,夜郎镇百姓也因此而骄傲,夜郎镇站已桐梓的一张“名片”。

地名、站名是一个地方的形象代表。夜郎古国神秘莫测,关注度很高,唯一一个以夜郎命名的夜郎镇,就更具代表性,对研究夜郎国历史,旅游开发,文化形象塑造都具有积极的,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若桐梓县放弃这块文化品牌站名,其他地方将很快申请这块站牌,尤其是那些夜郎纷争之地。将会动摇桐梓拥有夜郎古国中心位置的地位。

民间有语云:“贵州文化看黔北,黔北文化看桐梓。”可见,桐梓县的文化在黔北乃至贵州省的重要性。桐梓县不仅仅有夜郎文化,还有红色文化等,军政文化,抗战文化,土司文化,桐梓人历史文化。文化是一个地区的灵魂,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底蕴。如何将文化变成软实力,变成生产力,就需要从各个细节入手,不放过任何一个展示和宣传的机会。

如何将桐梓县的文化展示出来,不能停留在纸上,沉睡在史志中,应发挥它的魅力,通过路名、站名这些载体来展示,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像娄山关这块金子招牌要时时擦亮,引领桐梓的其他文化品牌熠熠生辉。渝黔铁路桐梓境内的站名如何设立,需要经过民意调查,仔细研究,专家论证,站在历史的角度,文化的角度,发展的角度等综合考量。

“夜郎镇站”不仅仅是一块站牌!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刘天放:雷峰塔成“钱山”,景区在装“无奈”?

1924年,当鲁迅看到雷峰塔被“乡下人”抽走,千年的老塔轰然倒下时,先生的心情十分沉重,愤然写下《论雷峰塔的倒掉》。如今都21世纪了,难...[详细]
齐鲁网 2017-07-14

刘天放:破格录取“怪才”何时才能不被聚焦?

这令人感到非常欣慰。此事说明,国内高校在自主招生中,也开始重视一些“偏才”和“怪才”,真正想做到“人尽其才”了,哪怕是再“偏”再“...[详细]
齐鲁网 2017-07-13

朱永华:对“致命笑气”,法治需要未雨绸缪

因此,科技越发展、知识技能越普及,政府相关部门越需要未雨绸缪加强防范,不要让类似的“笑气”侵害社会尤其是青少年的肌体和精神健康,导...[详细]
齐鲁网 2017-07-12

李兴会:交警版鬼步舞不要沦为花拳绣腿的狂欢

如此另辟蹊径的宣传形式不仅没有了照本宣科下的抵触与排斥,更使公众获得了欢愉和知识的双重享受。轻松欢快的场景过后,文明交通观念如无声...[详细]
齐鲁网 2017-07-11

江德斌:所谓的“防水手机”只存在于广告里?

水是手机的“天敌”,也是引发手机故障率高发的主要因素之一,不仅消费者为之头痛,厂商也颇为苦恼,纷纷研发防水、抗水手机功能,试图与手...[详细]
齐鲁网 2017-07-11

胡欣红:济南版“校长连坐”能禁止有偿补课吗?

每逢暑假禁补课,有偿补课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对此,教育部门三令五申、年年强调,划“红线”也好,“零容忍”也罢,收效甚微。在这样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7-11

朱永华:“神木爱长沙 延安出金陵”都是被署名?

无论是挂宣传标语还是喷涂宣传海报,想必都是政府掏钱委托企业单位设计制作,对内容加以审核是必须履行的程序,只有作风浮躁甚至懒政的放任...[详细]
齐鲁网 2017-07-11

许朝军:鼓浪屿控制客流,其他遗产景观也当如此

对于这些历史文化遗产而言,我们显然不能等到其申遗成功后再按照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要求去“控制客流”,如果那样不仅对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详细]
齐鲁网 2017-07-10

舒圣祥:全国“火炉城市”排名不必过度阐释

冒着炒糊了的风险,再炒一遍去年的剩饭,虽然很多门户网站的小编都上了当,以为是“新”闻,纷纷给其上了头条,而且,能把宣传文稿写成上头...[详细]
齐鲁网 2017-07-10

盘和林:生命安全不能成“无人驾驶”的“小白鼠”

一时间,大家好像觉得“一边看电影,一边开车”的日子已经离得不远。但现实中,无人驾驶一些关键技术尤其是安全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详细]
齐鲁网 2017-07-10

朱永华:“耍酷卖萌”,助共享单车开启市场之旅

一路“蹒跚”走来的共享单车或已经度过了社会容纳度与制度缺失的“危险期”,开始着手“打扮”起自己以最大满足不同骑行者的个性追求和真正...[详细]
齐鲁网 2017-07-10

刘天放:祝福可可西里,装扮成“美丽少女”

当然,游客到可可西里欣赏美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是,绝不能以旅游开发的名义,仅把世界遗产当成“摇钱树”,而是要呵...[详细]
齐鲁网 2017-07-09

杨玉龙:“拎饭跪地追讨违停车”,不值得同情

身处于社会底层也不怕,关键是活得有尊严。尊严从何而来,不仅仅在于以辛勤的劳动获得报酬,更在于这份收入是在法纪之内挣来的,如此也才能...[详细]
齐鲁网 2017-07-0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