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刹住网络文学抄袭歪风,走出被“看轻”尴尬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6-15 10:11:06

作者:刘天放

这几年,网络文学的圈子并不平静。多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播出后,原著却陷入了“抄袭”质疑。从《花千骨》到《锦绣未央》,到刚刚播出数集的《楚乔传》都是如此。(6月14日 中国新闻网)

网络文学抄袭风不断蔓延,且愈演愈烈,已成为网络文学的一块“硬伤”。网络文学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作品存在一些不同。虽然也有不少优秀的网文,但必须承认,网络文学门槛较低,追求的是速度快、吸引眼球的商业效益。流水线般的创作特点、快速致富的可能,就使有些写手不惜采取抄袭手段东拼西凑。而由此产生的作品却高度雷同,缺乏新意,有些甚至根本没有多少文学性。

网络写手们抄袭的动力源于短期利益,却对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试想,如果靠抄袭就能赚钱,还有多少人会静下心来,伏案全身心搞创作?看到别人靠抄袭赚到钱甚至大钱,有“趋利避害”之心的人就会蠢蠢欲动,不再去点灯熬夜,苦苦构思,靠原创取胜。

如此,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向“复制、粘贴”的行列,使踏实地走在原创道路上的人变少。这样,网络文学势必走向歧途,也必将令网络文学永远走不出令人“看轻”的尴尬。

抄袭可耻,这人人皆知,遗憾的是,如果真遇到了抄袭,即便是靠法律手段解决,其过程也漫长。3年前,当年76岁的琼瑶状告于正抄袭侵权的那个案子,曾轰动娱乐圈儿乃至全社会。

目前,在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网络文学抄袭更加隐蔽,不少都能做到如何巧妙地规避法律保护知识产权的程度。抄袭软件的大行其道,使原创被打碎、组合、加工、制作成为可能,且这样的网文更加难以辨别。更糟糕的是,想走诉讼程序,维权成本很高。琼瑶告于正案,从2014年开庭到结束,共耗时19个月,还要承担败诉风险。这对一般草根原创作者来说,这样的官司根本打不起。

即便告赢了,对抄袭者来说,赔偿的数额与其赚的钱相比,用“九牛之一毛”形容都不为过。何况,这类案件判原告胜诉的也不算多,因为界定“抄袭”十分困难。正如被采访的律师所言,“抄袭”在法律上通常是指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或者剽窃他人作品,但怎么使用、使用到何种程度算侵权?《著作权法》并没有列出具体指标,一般有赖于法院根据个案具体情况进行界定。

网络作品是新兴事物,吸引了一大批读者,同时塑造了新的商业模式,如不能得到健康发展,就会给整个行业乃至社会带来负能量。而要想刹住网文抄袭的歪风,单靠个人的道德自觉肯定不行。提高违法成本是一方面,写作者人人提高维权意识,一旦抄袭者被揪出,就要受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令其处处受阻,使其无法再从业,这是另一方面,即从法律、共识、自律等多方“齐用力”,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扭转抄袭者总是占便宜的局面

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守住初心,使“网文”创作始终走在正途,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要想交出合格答卷,我们仍有很多事情要做。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戴先任:如何才能避免“旧皮鞋院士”成“绝响”

社会需要多一些刘院士这样的正能量榜样,应该让他们的影响更持久一些,更要让更多的人见贤思齐,让他们成为这个浮躁社会的一剂解毒剂,对于...[详细]
齐鲁网 2017-06-15

徐义闯:“野鸡大学”不能是“打不死的小强”

虚假大学说到底跟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教育沾不上边,它开设的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网站实质上就是一个钓鱼网站,骗取网络报名教育者的钱财为目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6-14

江德斌:“辟谣小程序”让老年人不再被谣言忽悠

而且,很多谣言反复出现,经常换个时间、地点重新传播,造成辟谣赶不上谣言的速度,需要采取更为高效的手段,来阻击谣言的传播,辟谣小程序...[详细]
齐鲁网 2017-06-14

戴先任:国内流通成本太高亟待系统优化与改革

流通成本高,是国内消费市场不成熟的表现,带来的负面影响甚大。社会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在于其的高效率,流通成本高,则是一种低效率...[详细]
齐鲁网 2017-06-13

刘天放:请给高校自主招生中的“神题”一些掌声

无“标准答案”,令人“脑洞大开”的考题,看似较为“随意”。但越是这样的考题,越能考查出学生的创造力、想象力、知识面等。想必“神题”...[详细]
齐鲁网 2017-06-13

罗志华:《新华字典》推APP还应兼顾社会责任

《新华字典》APP的成功,可能会带动出现一波类似APP的开发热潮,甚至不排除会出现盗版的APP。假如通过低价来抢占市场,将使这款APP处于有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6-13

莫开伟:管好押金“命门”,共享单车才能骑“更远”

就目前来说,背后的隐情是盯住了互联网入口这个稀缺资源及共享单车带来的数额巨大的押金。在共享单车还没找到持续可盈利模式之前,恐怕押金...[详细]
齐鲁网 2017-06-12

堂吉伟德:弥补基础性缺陷,快递实名制才不是摆设

快递实名制作为社会治理的手段,其境遇最终说明,在此领域的管理失效和法治失范,也是公共治理能效不强的真实体现。若不能解决基础性缺陷问...[详细]
齐鲁网 2017-06-12

李兴会:“济南智慧”破解“中国式过马路”难题

可见,交通管理被点赞的背后,远没有成绩单这么令人赏心悦目。因而,如此有效执法能否实现常态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成效会不会打折扣,也是公...[详细]
齐鲁网 2017-06-12

刘天放:改变噪声污染治理难现状,必须施以重拳

虽然近些年噪声污染有了一定的关注度,但与其他类污染,如水污染、大气污染、土壤污染等相比,受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难怪不少专家呼吁,城...[详细]
齐鲁网 2017-06-11

朱永华:运营商对套餐“限量又限速”应给出解释

三大运营商推出的所谓“不限流量”套餐,完全就是一种带有“欺诈性”的营销策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这种实际上的“限量又限速”,三大...[详细]
齐鲁网 2017-06-10

江德斌:“不限流量”套餐,显然是挂羊头卖狗肉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全面普及,网络应用越来越丰富,所有领域都在被网络渗透,公众的工作与生活已经离不开网络,对网络流量的需求也...[详细]
齐鲁网 2017-06-10

刘天放:ofo共享单车独登“独角兽”榜说明啥?

共享理念的推出,不仅要利用其方便快捷特点为民众服务,也不仅是在推动节能环保,还能培育契约精神。如果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公共交通...[详细]
齐鲁网 2017-06-0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