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屠呦呦你听说过,赵忠贤你听说过吗?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1-09 17:15:01

赵忠贤、屠哟哟(资料图)

赵忠贤、屠哟哟(资料图)

作者:刘天放

中共中央、国务院1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贤,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共同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每人奖金500万元人民币,自2000年正式设立至今,已有27位科学家获奖。(1月9日 中国新闻网)

国家科学技术最高奖,正式创立于2000年,由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主办。它是我国五个国家科学技术奖中的最高等级奖项,每年评审一次,每次授予不超过两名科技成就卓著、社会贡献巨大的个人,由国家主席亲自签署、颁发证书和奖金,奖金数额由国务院规定。获奖者的奖金额为500万元,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于科研经费,50万元属于获奖者个人所有。首届获奖者就是我们大家都熟知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世界著名数学家吴文俊。接下来的王选、黄昆、金怡濂、刘东升、王永志,等等,可能大家就都不算熟悉甚至有些陌生了。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2004年和2015年的国家最高科技奖出现了空缺,就是在2002年、2006年和2014年也仅是一人获奖。更令人遗憾的是,国家最高科技奖的获奖者基本都是耄耋老人。而且,从2000年至今,获奖者中已有三分之一永远离开了我们。于是,当我们看到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获奖者都是一些七八十岁甚至更高龄的老人时,就会很自然地想到,年轻一代的科学家还是没有赶上来,因此,他们要扛起我国科技事业的大旗还任重道远。

值得注意的是,就是这样一项体现国家最高科技荣誉的大奖,人们基本上不会特别关注,最多仅是浏览一下新闻而已,而有些人更是对此不理不睬,这就是提出“屠呦呦你听说过,赵忠贤你听说过吗”的原因。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当然是想形成一种爱科学的氛围。可惜,如今有多少人在关注科学、科学家?反倒是娱乐至上甚至娱乐至死的心态令不少人不能自拔。大家都知道谁是刘德华、章子怡、赵本山、王菲、小沈阳、杨幂、李易峰、吴亦凡……在一个娱乐当先的时代,在谁爱关注什么,或谁是偶像这样的事情上别人无权干涉,只是隐约地感到民众的价值取向,好像与我们这个热火朝天的改革开放,倡导科技强国的时代有些脱节。

有人称那些伸伸手、踢踢腿的人是“中华英雄”,但那是事实吗?那些获得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华英雄,因为实至名归。那些武术擂台赛的获奖者,只不过是一些靠拳脚吃饭的手艺人罢了。历史证明,靠娱乐、闲散是不会强国的。号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加上清军以十比一的优势也没能打败八国联军的耻辱至今仍是全体中国人的痛。我们的近邻日本也崇尚娱乐,甚至迷信,但人家似乎更崇尚科技和创新。日本已有20多人获得了诺贝尔奖,且不少都是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娱乐使人快乐,但娱乐也能“至死”。如果娱乐化造就的都是一些“文化奴才”或“文化贱民”,那还剩多少爱岗敬业、勇于创新的正经干活人?

是崇尚科学、创新,还是沉迷于娱乐、迷信的花架子,决定着一个国家能否走向富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创立,旨在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尊重科学、依靠科学的良好气氛,激励广大科技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科学家努力奋斗,勇于攀登世界科学高峰,提高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这对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鼓励自主创新,勇攀科技高峰,促进科技成果商品化和产业化,加速科教兴国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都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让我们尊重科学、科学家,关注科学、科学家——屠呦呦你听说过,赵忠贤你听说过吗?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戴先任:“单车侠”不能只是复制的“钢铁侠”

让动漫产业变得成熟起来,这能促进产业发展,能带动经济,这也能有助于繁荣文化事业,能更加丰富国人的精神文化生活,这将是打造亮眼的“中...[详细]
齐鲁网 2017-01-09

刘天放:交警用“山寨”仪器执法的滑稽与荒唐

这真是一起又滑稽又荒唐的“执法”案件。交警用“山寨”测速仪执法查处超速,可以想象的是,那执法测速仪首先就不合格、不达标标准码,那么...[详细]
齐鲁网 2017-01-08

朱永华:对VR眼镜与黄片成“标配”的法理思考

把惩治的重点放在“实践行为”上。同时,加快音像制品及电影、电视的“分级”改革,把成年与未成年人在精神文化方面明确分开,既有“共同车...[详细]
齐鲁网 2017-01-08

石敬涛:“木桶理论”视角下的“城市竞争力”

如果对于这些“最短板”长时间的漠视,即使诸如GDP、城市硬件建设等最长板长到无限之长,那么那只“木桶”里的幸福之水将注定永远不会装满...[详细]
齐鲁网 2017-01-07

刘天放:给幼儿教师涨“五险一金”就让家长买单?

虽然有些幼儿园并非公办,但如果是公办幼儿园,就该给予其更多的资金投入。当然,也不是什么都必须从地方财政中出,但像给幼儿教师增加“五...[详细]
齐鲁网 2017-01-07

刘天放:历史绝不能当娱乐,抗日神剧当休矣

抗战的胜利是靠鲜血和生命拼出来的,绝非像某些影视剧中描写的那样轻松。由此,从源头上堵住抗日神剧的泛滥,就要靠严格把关,使抗日神剧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1-06

刘天放:缺乏操作性的“彩礼标准”不如不出台

河南濮阳台前县出台的婚礼“指导标准”,出发点是好的,但操作起来难度很大。结婚是人们生活中的一件大事,而一些不良的消费观念至今未除,...[详细]
齐鲁网 2017-01-05

朱永华:让父母为彩礼“背账还账”才是陋习根源

在中国乃至世界很多国家传统的婚姻文化中,男方向女方家庭赠送彩礼,或是女方家庭主动向男方索要彩礼,都是必不可少的习俗程序,彩礼的形式...[详细]
齐鲁网 2017-01-05

刘凤敏:母亲做的腊八粥,让我们沉醉整个冬天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祭灶天……”一首质朴的北方民谣让人听来无限亲切,给刚进腊月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1-05

邓海建:站上“云端”也难解背后的流动性难题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今年的春运抢票之所以槽点满满,是因为加价抢票平台,把网络抢票人群活生生区隔成了“付费玩家”和“免费玩家”:掏钱...[详细]
齐鲁网 2017-01-05

刘颂寒:高中变成中专,谁来唤醒装睡的学校?

究竟是学校的忽悠技术高超,还是报名的学生不能分辨,或者是教育部门的监管失责呢?保证学生的权益,就应该教育部门的守土有责,对类似的情...[详细]
齐鲁网 2017-01-05
刘凤敏:大明湖全面免费,还需算好“明白账”

刘凤敏:大明湖全面免费,还需算好“明白账”

从培育旅游产业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凤凰古城、草原天路及时“止损”恢复免费,还是大明湖直接从门票经济宣告免费,都是对旅游市场的作出的最...[详细]
齐鲁网 2017-01-04

刘义杰:每秒40万次“云查询”缓解不了一票难求

截至目前,日售票量最高为12月23日,当天发售车票1167.2万张,其中互联网渠道855.6万张,比去年春节最高峰还多了213万张。12306被誉为世界...[详细]
齐鲁网 2017-01-04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