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付彪:“置死地而后生的鹰式教育”不值得提倡

  作者:付 彪

  近年来,“鹰爸”何烈胜因为自己的“鹰式教育”一举成名,但也饱受争议。近日,何烈胜把自己8岁的儿子领回家自己教,原因是学校教的知识太浅。一同在他的“鹰爸学堂”上学的,还有全国的8名孩童。而这个学堂的收费达到每月1万元。(7月1日《广州日报》)

  “鹰爸”反对娇宠育儿的“熊式”教育,推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鹰式教育”——让儿子3岁时就在纽约零下13摄氏度的雪天中裸跑、4岁参加帆船赛、5岁开飞机、6岁穿越死亡地带罗布泊……作为一种针对“濒临脑瘫”特殊个例的应急教育模式,其良苦用心无不蕴含着深切的关爱。但即便如此,笔者以为,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鹰式教育”,也不值得提倡。

  其一,“鹰式教育”完全脱离了孩子的天性。在儿子何宜德的自传《我是裸跑弟》中,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鹰爸”视角的孩子世界:对那些雪中裸跑、开飞机、参加帆船比赛等“大事件”,儿子基本忘了个精光,而记忆犹新的是训练机场像一个养鸡场、那条拴住铁链的黄狗、和小伙伴在田野里抓虫子以及过生日分蛋糕、和妹妹打架等。爱玩是孩子的天性。虽然现在“裸跑弟”已不是过去那个“濒临脑瘫”的样子,但毕竟少了许多本该在童年里所能获得的快乐。当“鹰爸”在为自己这种教育方式和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时,殊不知孩子却承受了多大压力和痛苦。当孩子成年之后,往事不堪回首,记忆碎片“片片带血”,又何尝不是人生的悲哀?

  其二,“鹰式教育”实质是一种另类的圈养。表面上看,“鹰式教育”有着不同于传统圈养的教育方式,比如其倡导动手、“走出去”实践锻炼,这对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和抗挫能力不无借鉴意义,但从其设定的训练内容和目标看,又无不有着急功近利、揠苗助长之嫌。记者曾采访“鹰爸”为何让儿子开飞机、穿越死亡地带罗布泊等,“鹰爸”称是为了练胆量、为了打破吉尼斯纪录,殊不知其行为明显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现在,已有8名7到10岁不等的孩子参加“鹰爸课堂”,到6月底将增加到约40人,其目标更是锁定在13岁就能上大学,成为清华、北大之类的“神童”。“神童”自古有之,但也不乏被当作“造钱工具”以至于沦落为现代版的“伤仲永”。

  望子成龙是天下父母的共同心愿,但任何一条“龙”都不是由着父母的喜好任性“拔”出来的,首先得具有“龙”的潜质,然后遵循其成长规律,选择相应的教育模式,针对其个性和兴趣因势利导,方能打造成“龙”,否则就可能过犹不及,成为“鹰式教育”的牺牲品。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