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舒圣祥:填补儿科医生缺口不妨让市场来开药方

  作者:舒圣祥

  近日,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每千名儿童床位数增加到2.2张,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名。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对儿童临床诊断中有创活检和探查、临床手术治疗等项目,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医疗服务,并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5月19日 新华网)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培养全科医生、儿科医生。六部委联合印发的《意见》,可视为具体的落实。为什么要单独强调儿科?背景是儿科医生的大量流失和严重紧缺。

  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1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目前全国在职儿科医生大约有11万人左右,全国儿科医生缺口达20万。儿科医生如此紧缺,却仍在大量流失,近3年来,48.68%的医院都有儿科医生流失现象,流失率达到11%。

  市场对儿科医生需求巨大,二孩放开之后更大,但是儿科医生却在不断流失,矛盾的背后必然是机制的问题。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儿科医生也是人,之所以都不愿意干,首先是职业风险高,儿科医生实际上是全科医生,孩子又说不清病情,儿科手术更像是在米粒上雕刻。

  其次是医患矛盾多,一个孩子看病,可能围着五六个大人,扎针没有一次成功马上就会有指责;但更重要的还是收入低,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儿科平均收入只有其他科室46%,原因是,不能像其他科室那样大量搭售检查与药品。

  很多人不理解,凭什么规定“儿童临床手术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其实,这可以看做是政府部门试图通过经济手段,来拯救日益没落的儿科。如果儿科医生长期流失,最终孩子有病没人看,问题要比涨价严重多了。可是,笔者仍然很怀疑这样的办法,是不是有点蜻蜓点水。

  更可行的办法应该是医疗市场化,而此办法在之前的市场化医改中被否定过,但那恐怕不是因为市场化过度,而恰恰是因为市场化不足。公众的看病需求已经市场化,医疗供给却高度计划化(医生的数量、床位的数量、收费的标准,全靠计划),这才是真正的矛盾所在。

  试想,如果基于公共卫生或者公共安全的角度,要求餐馆一律国营,那会出现什么情况?那一定会出现“吃饭难”、“吃饭贵”。现在为什么会“看病难”、“看病贵”?相当程度上同样是因为供给的高度垄断,缺少了自由竞争的机制,让价格无法发挥应有调节作用。就拿儿科来说,既然市场需求那么大,就不应该还有儿科医生流失的问题。相反,儿科医生应该是收入最高的,其他科室医生应该都想转行干儿科,巨大的市场需求也会自动得到填补。

  现在的问题,是严格的价格管制让市场的调节根本无法进行。发文要求儿科收费标准必须高于成人,不过是一种迟到的反应,但仍旧是人为控制的,效果势必大打折扣。如果整体放开医疗市场化被认为“风险”太大;趁着儿科问题突出,试一试儿科市场化可否?如果儿科医生可以自己开诊所,可以根据市场情况自定收费标准,并且享受和公立医院一样的医保报销,给予他们和公立医院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那么,儿科医生还会存在短缺与流失的问题吗?

  可能有人会担心信息不对称下的道德风险,允许自由执业的儿科医生,会不会为了金钱放弃底线?在理论上,只要有自由竞争,信息不对称就不是问题。实践中会如何呢?所以,拯救没落的儿科,与其强令提高价格,不如试开市场化的药方。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