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圣祥:行政化“螺狮壳”做不了药价虚高道场_原创阵地_齐鲁时评_齐鲁网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舒圣祥:行政化“螺狮壳”做不了药价虚高道场

  作者:舒圣祥

  3月14日,国家发改委就药价虚高及虚低问题,从医疗机构主动调价、医保控费、生产经营监管及流通秩序等多个方向提出解决建议;此前,3月8日,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正在进行5个药品价格谈判,且降幅能达到50%以上。有意思的是,两者所提都并非各自职责范围内之事。专家表示,多部委隔空喊话药品定价,并没有进行联动,而是各自为战。(3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

  所谓“九龙治水”,在药品监管上体现得可谓淋漓尽致:药品出厂价格归属物价局管辖,进入医疗机构的药品招标属于卫计委主管、在药品支付中涉及医保的属于人社部主管;药品生产及质量管理属于食药监部门监管范畴;流通领域属于商务部主管;药品价格监管问题属于发改委主管、部分还涉及工商总局。

  为什么药品需要这么多部门来管?当然是因为药品太重要了。人命关天,不得不重视,不得不严管;同时,又因为生病了不得不吃药,所以价格必须亲民。这些年,要求药品降价一直是监管主旋律。名义上的药品价格,事实上已经降过很多次了,以货币表现的某些药价似乎也确有降低,但是,要么很多廉价药品因为降价而死,要么改头换面成新药反而提高了价格。

  在行政与市场的角力中,看上去总是行政先赢,最后却总能被市场扳回,所以公众感觉药价“越降越高”。从这个角度看,真正的问题恐怕就不只是“九龙治水”的效率问题了,而是这种行政化的监管方式本身就大有问题。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在药品领域应该同样如此;否则,行政化的螺狮壳里也许就做不了药价虚高的道场。

  多年前,学者薛兆丰先生有个有意思的观点:是药品的价格高,才导致了药品的生产成本高,才导致了产销环节的臃肿。换言之,药价不由成本决定,而是市场对药品的供应和需求,共同决定了药价。基于此,他认为要降低药价,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增加药物的供应。比如放宽直至解除制药行业的发牌管制,并允许和鼓励开办药品集市,增加制药企业之间的竞争。

  无论你是否认同这样的观点,但市场供需机制在药价领域,显然同样在发挥作用。对比当下,各种完全行政化的管制,要么限制了供给,要么僵化了需求,自然是用错了药方。比如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谁的不采购谁的,几个专家说了算,真正的需求方反而没有置喙余地。试图以招标体制这种行政手段去操控市场,药价不虚高才怪呢。

  想想看,药品批准本身很严,合格的药却不能直接进医院,反而要先通过招投标进目录。这样的药品集中招标制度,不就是私设行政许可吗?多一道门槛,看似多一道监管,实则对企业多一项成本,市场竞争空间被压缩,寻租腐败空间被放大。除了集中招标之外,所谓基本药物目录制度,不同样如此吗?药品供给被限定,等于是竞争被削弱,价格只会因此更高企。

  药品毕竟是特殊商品,监管因此确有必要,但应该被严格限定在特定范围内,而不能把手伸得太长,一方面在合格证之外增设N道挤进采购目录的行政环节,另一方面又试图通过红头文件的方式勒令某些药品降价。“九龙治水”是药价虚高的重要原因,但解决之道,不是把权力集中到一条龙或者几条龙,而是把该管的事情管好,不该有的权力利爪则宜一律砍去。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