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段思平:“年关焦虑症”是“心理病+时代病”

  作者:段思平

  到了年终岁尾,吉林长春市一些医院的心理诊室出现了不少年轻人的面孔。不如同学混得好、年终评优没评上、春节放假的“人情债”,让他们出现焦虑、抑郁、恐惧、烦恼、兴趣减退等状况,有的医学工作者把这些称为“年关焦虑症”。(2月3日《新文化报》)

  年关,既是过年,也是过关。过去到了年终岁尾,要债收租的都上门了,因此民间有“年关难过”的说法;如今人们的生活普遍过好了,但随之而来的,是社会评价标准与个人自我要求的水涨船高,年终一盘点、与人一比较,让许多人气馁心焦,年关便成了一个过不去的“心理关”。

  有人参加同学聚会,发现当年同一起跑线出发的小伙伴个个光鲜,就属自己混得最孬,不由得产生了强烈的心理落差;有人看别人评优评先、拿丰厚年终奖,自己忙了一年却收获寥寥,整个人就被挫败感击倒了;还有人想到春节会有数不完的应酬,有不少人情债要还,看看空空如也的钱包,既无奈又无助……

  显然,这些焦虑患者需要心理调适,严重的甚至有必要进行心理咨询和心理干预。要通过心理疏导,使他们认识到:一方面,不能只看到别人的光鲜,而应该多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看到自己的生活也有很多值得他人羡慕的地方;另一方面,与其顾影自怜,不如迎头赶上,用努力来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年关焦虑症”在个体层面的表现是心理病,但从其产生的土壤来看,也是一种时代病。毕竟,不同人年关焦虑的内容虽然不尽相同,但其实都与价值追求与感情关系的功利化关系莫大。在当今时代,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但许多人的精神世界却空虚贫瘠,只会用财富去评价成功,以物质来衡量感情。比如同学会,本来是同学回忆叙旧的机会,却往往异化成了炫耀吹嘘的比赛;春节人情走动本是为了联络感情,但感情深不深的评价标准往往变成了送的礼贵不贵,无故增加了人情负担。

  个人心理失衡可以通过劝慰与治疗化解,社会评价体系与价值追求的失衡,则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努力。一方面,我们要摒弃崇拜金钱、嘲笑平庸的错位价值,对平凡人多一些尊重、少一些轻视;另一方面,要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充满阳光,在制度设计上进一步解决社会阶层板结、资源分配不均的顽疾。

  “年关焦虑症”其实不是年关才有的,只是在年关突出爆发。我们既要构建强大的精神世界,避免自寻烦恼,也要通过努力让社会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不让任何人因占有财富的不足感到羞愧甚至毫无希望。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