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诱奸博导成委员是在“强奸”公共情感

  文|堂吉伟德

  记者从厦门大学获悉,关于媒体报道的原厦大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选为“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委员”,是该委员会按自己的程序进行遴选的,并非学校推荐,学校并不知情。厦门大学介绍,去年吴春明已被学校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其教授职务和其他一切与教师、教学相关的职务均被撤销,在校从事图书资料工作。(12月26日《京华时报》)

  被扒粪之下,原来道貌岸然的师者,却包藏着“诱奸学生”的祸心。如此一个缺乏职业道德者,已然不再具备从事任何公共职务的资格,将其逐出师门并纳入黑名单,才能彰显道德规制的威严,在教育当事人的同时,也能起到惩一儆百的警示效果。确切的说,学校将其留在学校从事图书资料工作,已算对其“高抬贵手”,现在““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却将其纳入麾下,让其在断尾求生之后,又找到了一条出路。只是这样的东山再起,让人在情感上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德才兼备,以德为先。众多事实证明,一个人若是道德沦陷而成为无德者,即便其有再高的学识和本领,都不能被重用而应被限制,否则就可能会遗患无穷。比如大量的贪官群体,他们中很多人不乏真才实学者,然而却因为贪腐之欲的存在,在给个人捞好处的同时,也会进一步践踏法律和道德底线,给国家带来巨大的财富损失,这样的人不仅应受到道德的惩戒,还应受到法律的追究。教师作为特殊职业者,对其道德的要求更高,否则大量的性侵、猥亵案例就会不断发生,未成年人不但无以获得保护,反倒会蒙受影响一生的伤害。也正是基于此,才会在师德的要求上实行“一票否决”。

  在一个诚信体系健全的国家里,一个失德和违法者所受到的惩戒,会远远超过想像,并达到寸步难行的地步。比如一个人若是因为逃税等行为,就会受到全面的限制和约束,比如贷不了款,坐不了车,就不了业,就连看电影和住宾馆,都会处处碰壁,更别说有权威的民间组织将其吸纳成会员,让其继续以专家的身份到处于讲学,或者去指导某项工作,上演着“东方不亮西方响”的“励志传奇”。正是有了如此严苛并近乎于灭顶之灾的后果,才使其从心底对此产生敬畏,并在行为选择时慎之又慎,从而不敢越雷池半步。反之,若是所谓的惩戒更多是“保护式”或者是“纵容式”,那么其自然有恃无恐,无所顾忌。

  时下的社会征信体系建设方兴未艾,各种版本的“黑名单”制度也大行其道,碎片化和分割化的存在,既不利于资源的整合,也不利于信息的互享,加上标准上的差异和弹性的空间太大,导致所谓的黑名单成为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征信体系的威力更是还仅存于理论之中。无论是落马官员的“神速复出”,还是道德败坏的教师“成为委员”,都说明时下的道德惩戒机制缺乏统一性、有效性,在伤害公众的情感的同时,更是严重挫伤了整个社会对制度的认同。

  这边惩戒本不足,那边则完全不管其有无道德污点和前科问题,如此各自为战,自成体系,如何建立完善而有效的制度体系。真正的黑名单制度不是任人把玩的工具,也不是只针对别人的标准,而应当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刚性原则,诱奸博导成委员是在“强奸”公共情感,也是在讽刺约束机制的无效。现在的问题是,将其遴选为委员的相关学会对会员的道德审查机制,难道仅是一种摆设,或者根本就没有这样程序设计。难不成是想在“治病救人”之时,让其继续去伤害“其他无辜者”。

  诱奸者复出让人“三观尽毁”,无疑已成一种恶例,效仿者的认同与追随,会让人对道德规范更加失去信仰。两相对照,不难看出国内外在道德体系上的差异;透过诱奸博导获评委员,也不难看出相关制度的孱弱与虚置,混乱与无序。所谓的社会诚信体系与道德重构,还需要从标准入手进行基础打造。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