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上了手术台要加钱是一种医疗敲诈

  文|堂吉伟德

  奔着广告上宣称的120元包皮手术去的,没想到躺在手术台上后,医生却说还需要做另外两种手术。无奈之下,在交了590元手术费后,男子又交了1225元,还给医院写下1400元欠条。当初为他做手术的医生说,袁先生确实先做包皮切除手术,但他在看病时袁先生说有阳痿、早泄的症状,就建议他再做一个系带微创术和背神经阻断术,三种手术一起做,也是袁先生同意的。(《华商报》10月18日)

  真可谓便宜无好货——120元的包皮手术,结果花几千元都还无休无止,这样的结果让患者怎么也没有想到。躺在了手术台上,就成了被医方任意“宰割”的对象,在这起医疗过程中,患者如同进入了一个被预先设好的圈套之中,一步一步进入了“高价医院”的陷阱,并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医疗代价。在讲求透明公开的医疗秩序现实背景下,这种“手术台上加钱”式的“术中术”手法,已然成为一种医疗敲诈。

  敲诈的前提是蒙蔽和欺骗。患者要进行什么手术,应当在先期检查和论证之后得出结论,其间是否应增加项目,有什么风险,也应在术前一并说明。如果出现了某种未能预料的例外,也应当进行有效的说明。更何况,出现例外的概率本就偏低,同时也往往局限于某些复杂的大手术中。像包皮这样的小手术,利用患者上了手术台而不断加项目,逼得处在术中的患者就范,除了欺骗就是变相的胁迫。

  如果这样的行为仅是个案的话,还不足以引人忧虑。然而盘点媒体报道,不难发现类似案例不断被曝光,说明“术中术”式的医疗欺骗行为,已成为一种逐利的潜规则。比如今年4月,大学生小曾到昆明泌尿生殖专科医院作包皮切除术,在手术台上,医生却说他还有其他两项问题,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再做手术。小曾在手术台上签了手术同意书后,三项手术下来,一共需要近9000元,因为他拿不出这么多钱,医院就把他的学生证扣押了;还比如今年8月,驻马店市民刘先生报料称,自己在驻马店泌尿专科做包皮手术,遭遇“绑架式”消费,本来说一千多的手术结果花了八千多元。

  利用低价诱惑,然后在术中追加项目,最后达到高价治疗的目的,即便被报道或者被调查,也会以“患者自愿”作为挡箭牌,这便是“术中术”敲诈手法的流程。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做了一半,然后又是医生的各种恐吓与引诱,患者想不就范都不可能。一些民营医院的手法之卑劣,性质之恶劣,已然损及了整个行业的形象,由此也暴露出监管存在极大漏洞。同一手法被如此多人所采用,说明“绑架式”欺骗行为还有深厚的土壤,由个案暴露的整个行业现状,必须得到严厉的整治,如此才能起到惩一儆百的作用。

  然而在实际中,这种“绑架式”医疗敲诈行为,往往以协调退款了事,或者是“对当事医生作出停止工作、辞退处理”,大有舍卒保帅之意,让涉事医院未能受到更为严厉的惩处。若是类似行为发生在国外,可能医生会以“有违医疗道德”而失去从业资格,而医院也会因为涉及敲诈行为而有关门之虞。反观国内,无论是出于道德层面的约束,还是出于法律层面的规范,在惩治方面都有些失之过软,从而让违规违法者有恃无恐,甚至变本加厉。国内医疗行业乱象的久治不绝,其间原因值得深思。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