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郭文斌:别让低头“抢红包”给脆弱亲情雪上加霜

3

  文/郭文斌

  羊年春节的“关键词”,非“抢红包”莫属。从年前开始,不少年轻人就通过发微信红包或支付宝红包的方式给亲友拜年,虽然大部分电子红包金额不多,但这种时髦的拜年方式让亲友间有了互动,增进了感情。不过,从消遣的“伴奏”,演变为春节假期的“主题歌”,有关“抢红包”的争议声也越来越大。(2月23日现代快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俩坐在一起,你却在抢红包。”毫无疑问,这个春节,“抢红包”成为许多人共同的“过年元素”.“抢红包”因为“新”,更因为切合了“手机低头族”的“便利”,也就成为过年最受欢迎的“节目”。

  过年回家,来之不易,本应该和亲人好好聊聊,让亲情是滚热充盈,可却“败”在了“抢红包”下,为了“抢红包”,把满怀期待的父母晾在一边;老同学的微信群里,旧友说话无人应答,丢个红包立刻“炸锅”.更有甚者,洗漱、做饭、开车等红灯时都有人紧盯屏幕,生怕错过红包。

  “抢红包”真得那么重要吗?显然不是,而抢到的红包也并不大,对生活也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可却依然阻挡不住“抢红包”的热情,毕竟是第一年。有人说,“抢红包”正在毁掉春节。这话有些夸张,从某种意义上说,“抢红包”只不过是一种过年的游戏,玩玩也无妨,并不会起到多少负面作用,可因为亲情本就变得脆弱,出现“抢红包”,正是雪上加霜。让亲情变得更脆弱。无论多么抢眼的“红包”,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这道理谁都懂,如果说那些“抢红包”的人将“红包”看得比亲情还重,这恐怕是谁都不会承认的,可他们的行为却正印证着这一“推论”。

  “抢红包”这个“喜庆”的游戏,为何没有换来应有的“过年乐趣”?原因是就在于它出现的基础太不扎实,当一个新的“游戏”对亲情造成极大伤害时,恐怕其“生命力”是不远太长的。

  春节的长假快要过去。当我们热衷于谈论抢到多少“红包”时,是否计算过失去了多少亲情?据报道,记者在武汉市公安局采访了解到,今年春节武汉发生多起因为空巢老人无人照料引发的治安案件。大年初一,武汉市江汉区一六旬老人因子女常年不回家过年,愤然离家出走并要跳江轻生,幸被民警及时发现挽回一命。老人盼望儿女回家过年,却始终不见人影,这是悲剧,可如果盼到了儿女,却是低头着在“抢红包”,这更是悲剧。

  玩玩“抢红包”不是不可以,但为了“抢红包”却将亲情抛在一边,这不仅仅是本末倒置。有必要问一句,今年热衷于“抢红包”的人,往年不“抢红包”,又有多少时间留给父母?

  亲情过于脆弱,一个“抢红包”就足以“毁”掉整个春节。亲情何时才能够丰厚起来?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王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