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言:“博士回乡手记”道出乡村转型隐痛_原创阵地_齐鲁时评_齐鲁网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王传言:“博士回乡手记”道出乡村转型隐痛

  文/王传言

  上海大学博士生王磊光,在2月的“我们的城市”论坛上分享了自己春节回乡的观察和感受:返乡的交通不再那么拥挤,故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却有失落;相比春节,丧葬是村民共同体呈现力量的难得时刻;青年打工者的婚姻受到物质的压迫,而知识在乡村显得无力。(2月17日 澎湃新闻网)

  在近段时间的微信上,这篇名为“博士春节回乡手记”的文字被众多人转发。笔者也是从乡村一路走来,看到这样的文字总是感觉特别亲切,于是在手机上阅读起来,结果是连续阅读两遍仍旧意犹未尽。如果说,当年社会学者费孝通写下《江村经济》为社会学研究树立了典范的话,而今天在社会学研究领域内,如此饱含真情的“手记”实在是太少。更多的人进入到社会研究的领域内,总是充满教条的框框,而对于局外人总是难以进入。而王磊光博士的这则“手记”却另辟蹊径,有着自身的切身体会,也有着对乡村社会转型的隐痛进行剖析,在春节这样的日子里,再次将城乡关系摆出来,让我们能够感受到时代变迁中对乡村的影响,这也许是作者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情。

  当转型的历史车轮进入到乡村世界的时候,物质开始变得现实与实际。也就是说,更多的乡村人不再拿“情感”当成联系人与人之间的纽带,而是采取物质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的时候,总是需要带着显摆的架势来开车回家的缘故。很多时候,开车回家并非最佳决策,但对于外出打工的他们来说,或者说对于长期在外求学已经工作的人们来说,开车回家就是“衣锦还乡”的最佳标签。而物质和面子其实已经深深植入乡村社会的脊髓中。人们开始对比的往往就是自己家的孩子每年能赚多少钱,每年能够往家中寄多少钱。这些如此现实的一切都摆在乡村社会中,而这无疑就是转型最痛的地方。

  试想一下,当你的同学初中毕业或者没有毕业就开始闯荡社会并赚钱的时候,你却仍旧在读书,直到自己快30岁的时候才开始工作。如果仅仅从赚钱的时间上看,你已经远远落后人家至少十五年。在这样的轨道上,如何才能够并驾齐驱就成为一个现实隐痛。而这对于乡村中的人们来说就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比如说谁家的孩子还在上学,比如说谁家的孩子不是没有上学也照样赚钱嘛。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知识的无力感在乡村中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价值归宿。人们已经不再觉得“知识能够改变命运”,当然这只是观念上;现实中,他们依旧希望自己家的孩子通过上大学这条路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也从此陷入一种观念上不接受却又不得不让孩子继续上学的怪圈。

  乡村的明天在哪里?这应该是一个最终的问题。当人们都觉得物质丰腴成为最重要的筹码,而赚钱多少就成为衡量一个人价值的唯一指标,接下来,人们努力的方向也就注定走在同一条赚钱不止的道路上。而正如王小波写的那样,当所有人都像大锅上的蚂蚁那样,都希望朝着锅边沿最高的地方爬的时候,最终的结果或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家都回归到原点。这想起来就是悲催的,而王磊光博士的“手记”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现实“田野笔记”般的现实样本,更多的问题需要每个人进行思考,否则,乡村社会的凋敝或者只是时间问题。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