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拆除古村落是道德与规则的双重缺失

  作者:堂吉伟德

  河南新郑,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历经两千多年历史沧桑,珍贵文物古宅价值颇高。然而一年多来,有关部门竟以“航空港区建设”为由,使古城新郑的古村落和文物面临着势如破竹、大刀阔斧的拆迁。(2月4日新华网)

  500余年的古村落,无以复制并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物价值。作为一种历史的象征与积淀,其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2013年,成龙捐中国古建筑给新加坡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各地也开展了争抢活动,先是黄山市副市长邀请成龙去实地考察,然后是浙江等地抢着要收藏。然而一个事实却是,成龙曾在国内多个省份为老房子找“家”,四处托人“收留”这些房子,无奈没人回应。

  有开发价值和旅游价值的东西,争着仿制也要不惜巨资建设,比如凤凰古城就曾打出再造一座新城的口号;而不能变现和带来效益的文物古迹,就难免会成为推土机下的牺品,数量众多的古建筑、古村落要么无人问津而逐渐没落,要么人为破坏而荡然无存。有数据显示,我国约60万个村庄中,古村落仅5000个,占全部村落数量不足1%。

  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在《城记》中说:一座改建的城市,如果把古建筑都拆掉了,那不是什么现代化城市,而是暴发户的城市。”2014年2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首都北京考察工作时强调。“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从某种意义讲,保护文物古迹先是一种道德自觉,并对古建筑和文物古迹要有基本的底线敬畏,将保护作为优选的选项而不能随意破坏。反之则是对前人的亵渎,对后人的犯罪。即便确因某种原因,需要拆迁或者改变,也必须进行充分的论证而不能拍脑袋决策。然而遗憾的是,一纸拆迁令之下,古村落的损毁和消亡势破如竹。拆除古村落而无视其历史价值,无视公众情感,这属于道德层面的缺失。

  当然最重要之处,还在于规则的缺失和无以发挥作用。当我们的文物保护真正有了违法必究的问责制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时,才可能让古村落免于被消亡的命运。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20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同时,对于规划和建设过程中,涉及到文物之时,既要经过文物部门的审核与批准,也应当经过专家的讨论和论证,必要时还应进行公众听证。然而这些程序安排都没有被得到尊重与遵守,规则不被有效执行,一方面源于其本身力度偏软,约束力度不够;另一方面则源于,裁判员和运动员集于一身,使得公权力处于监管的真空中。

  因而,在强化道德教育与重申价值取向,增强地方官员的道德自律的同时,加强对既有文物保护法律的修改,加大对违法行为的问责力度,特别是要强化地方政府的第一责任者责任,将其与个人前途和命运紧密挂勾,才能从根本上防止乱拆乱建的行为发生。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