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凌国华:撤销博士学位容易,净化学术生态不易

  作者:凌国华

  北京大学昨日发布通报,称该校世界历史专业博士毕业生于艳茹在学术期刊《国际新闻界》(2013年第7期)发表的论文,存在严重抄袭行为,决定撤销其学位。去年8月,《国际新闻界》刊登《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的公告》,称有读者举报于艳茹在该刊发表的一篇论文涉嫌抄袭,编辑部核实后发现该文确已构成抄袭。(1月11日新京报)

  被“公告”近5个月之后,“北大历史博士论文抄袭”事件终于有了结果,论文抄袭丑闻当事人于艳茹的博士学位被撤销。去年8月,学术期刊《国际新闻界》发布公告指称于艳茹发表的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存在“严重抄袭”问题,并针对此“学术丑闻”提出后续措施。学术期刊以公告的形式将学术丑闻公之于世,对学术丑闻当事人的警示意味明显,同时也引发了舆论对学术生态的深思。

  鉴于论文严重抄袭的于艳茹已然毕业,其毕业学校北京大学对这件学术丑闻的处置,即撤销其博士学位,固然算职责范围内的“惩处”,然而作为其培养机构的北大,并不能避免这起学术丑闻给自身带来的影响乃至冲击。而对于被撤销博士学位的于艳茹来讲,其现今工作单位如何面对这件丑闻,同样有着别样的韵味。博士学位被撤销,于艳茹的工作自然会受很大影响,同时由她的“严重抄袭”行为所散发的学术丑闻气息,仍然会在很长时间内挥之不去,成为舆论审视当下学术生态的一个特殊窗口。

  不得不承认,当下学术生态面临着严重的问题,网络搜索“高校学术丑闻”,结果令人触目惊心,学术剽窃、侵吞科研经费、“学术包工头”,甚至桃色绯闻风流韵事亦非鲜见。人们心目中“学高为师、身正是范”的谦谦君子形象似乎渐行渐远,“学术剽窃”不但出现了而且剽窃者还百般狡辩,更有甚者,学术研究成为谋利的工具,套取的“科研经费”可以买车买房炒股票,甚至可以用来跟女学生“开房”。当学生沦为“老板”口中的学术民工,当学术剽窃得到的惩罚只是轻飘飘的“罚酒三杯”,当桃色绯闻遮盖了学术研究的烂疮,学术生态已然变了质。学术伦理被踩踏,学术尊严遭陵夷,学术信仰面临支离破碎的危机。作家阎连科的小说《风雅颂》或许做了文学意义上的夸大润饰,但未尝不是当下高校社会生态的一种映射。

  学术丑闻的发生,暴露出我们在学术敬畏和学术信仰方面的严重缺失,不仅对学术丑闻缺乏直面和正视的勇气,更因缺乏预警、控制、惩处、追责等一揽子制度,而使得丑闻当事者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训”。反言之,当事者对学术丑闻付出的成本太低,各相关方面的责任担当流于虚空。拿被学术期刊“公告”的于艳茹来讲,由于论文“严重抄袭”,于艳茹的博士学位被撤销固然是“罪有应得”,但这件学术丑闻果真只是于艳茹“一个人战斗”的结果吗?那些本应担当把关、评审、核查责任的关口,为何全部失灵?这件学术丑闻,究竟是当事者自身的“学术道德沦丧”,还是一场因各方面失察而导致的“集体责任失守”?

  去年8月,这件学术丑闻刚刚被曝光时,笔者在《北大博士论文抄袭拷问高校学术生态》文中提到,不合理的考核机制、疲软的监管机制、对学术不端惩处的松懈,加上浮躁喧嚣的学风、“论文GDP”的偏颇导向、缺乏对学术研究“板凳要坐十年冷”予以包容的长效机制以及重短期效益轻长远眼光的“学术政绩观”,各种因素“合力”造成了学术生态的破坏。如今看来,这些问题仍然无法绕过。学术生态问题重重,学术丑闻一再冲击正道人心,“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处理方式充其量只能扬汤止沸。其实,相对而言,发生学术丑闻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学术丑闻缺乏直面和正视的勇气,“锯箭杆”式的处理方式,以及更深层面的反思。撤销博士学位容易,净化学术生态不易,且行且珍惜。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