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高速公路“换马甲收费”不能静悄悄

  作者 堂吉伟德

  11月22日,原京石高速公路河北段(现G4京港澳高速公路京石段,因收费年限到期停止收费。但免费时间只有40天,今年年底,在原京石高速的路基上,“新京石高速”将重新上岗,并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运输部官员表示,“新京石高速”与“原京石高速”已经是两条不同的高速路,因此重新获得收费权并不违反相关法规。(12月14日《西安晚报》)

  路还是那条路,名也还是那个名,只是因为追加了投资进行改造,于是就再度获得了22年的收费权。这样的结果,自然让人感到十分的意外,也让人产生了更多的忧虑。京石高速因为收费年限到期而停止收费,一度被外界视为具有积极的样本价值,对其自觉恪守规制的做法也大加赞赏。因为在普遍性无视公众观感和法规要求的语境内外下,外界确实需要一个“自律标本”,以便于作为现身说法的范例。然而“改造延期”的做法,无疑让人大跌眼镜,顿生被欺骗和蒙蔽之感。

  如此看来,之前的停止收费不过是在为重新收费预留空间,这里面没有什么基于道德的行为自觉,而是暗渡陈仓式的策略使用而已。高速公路收费作为一种既得利益的存在,要想做到到期即停远比想像中困难得多。已然尝到了甜头的地方政府,必然会千方百计巩固自己的利益,或者直截了当,或者另走捷径,总之谁都不可能主动从体制内突围。

  外界无从知晓,22年的收费依据是什么。唯一呈现的是,现在“有一条新路”,要从新“确定收费时间”,至于收费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确定的是22年而不是12年,有没有进行公开听证等,在信息闭塞的现实下,其内情就像谜一样难以找到答案。对公众来说,高速公路收费带来的不堪纠结,既有收不收费的前置条件,更有收取多少的程序追问--自己的权利何时获得尊重,自己的诉求又何时得到回应?收费还债尚可理解,“收来的钱究竟用于了何处”何以始终没有答案。有的路收了很多年,结果还入不敷出,在规定的期限内还没有偿还完本金;有的地方,宁愿把收来的钱挪作它用,或者宁愿支付高额的利息和人员成本,也不愿意偿还债务,这些做法又如何进行约束和规范?

  高速公路收费已成地方政府的“钱袋子”,这是不用置疑的事实,也是公路收费滋生各种乱象,并难以得遏制利益冲动的关键。取消收费就意味着夺走了地方政府的“钱袋子”,这对已经养成了路径依赖的既利利益者来说,注定会成为其难以割舍之痛。然而,任何惠及民生的改革,都必须对拿既得利益开刀,并取消一切不合理的收费项目。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里程数占世界第一,直接导致了物流成本和民众负担的增加,因而减少和压缩收费里程数,逐步让公路回归公益,是减轻群众负担、扶持实体经济、转变政府职能的结合点。然而,京石高速“换脸”收费是对这种诉求的漠视,并成为了一种互相比坏的恶例。当“京石做法”被放行之后,那么也就意味着其已成可以效仿的样本,其他地方也会将“换马甲”作为应对舆论和规则的优先选项。

  当一条条“新某某”高速路不断涌现时,也就意味着高速公路收费还将遥遥无期,公众实现“无费路”的梦想没有明确的预期。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深化改革“试深水”、“啃硬骨头”,不能总停留在口头上。没有一两个关键领域的破题,就很达成更广泛的改革共识,凝聚更大的改革动力。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王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