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朱永华:救死扶伤不能让医院“流血又流泪”

  作者:朱永华

  8月21日,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接受了一位酒精中毒患者,这名患者入院时意识昏迷,身上无证件,遂以“无名氏”住院,前后抢救花费3万余元。随后,医院虽找到其亲友,但亲友却以经济窘迫为由,不愿意支付全部医疗费。记者了解到,“无主病人”留下的“死账”,只能由医院内部“消化”,长此以往,医院负担会非常重(9月27日大河报)。

  完全可以想象,大街上有人突然发病或受伤,路人在向120拨打求救电话之后,往往就已经尽到了责任,至于这位发病或重伤者是“有主没主”,能否承担治疗费用,全然不在报警者考虑的范围之内,但对医院而言,情况就截然不同,不立即前往施救,会背上“见死不救”的骂名,受到社会公众的谴责,前往施救,必然需要承担“无主病人”,付不起或不愿付治疗费的风险,尽管医院有救死扶伤的职责,但医院毕竟是“服务性企业”,即便是公办医院,也需要相应的医疗成本,将这些风险全部由医院承担,既有失公平,在社会信用度“不足”的时下,甚至会让医院不堪重负,现实处境与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之间的矛盾,的确让很多医院难以选择。

  更应该想到的是,仅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这一家,一年下来就为这种“无主病人”“背账”四五十万元,如果放大到河南所有公立医院,乃至全国,注定是“天文般”的数字,即便其中有些欠账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追讨,医院也需要付出巨大的追讨成本,而且最后可能付出了追讨成本,欠账还未必能够讨回,不从制度上解决这一问题,见死不救既不是医院所愿,也不可能彻底消除。

  笔者以为,解决这种“无主病人”的医疗费问题,除了政府、社会、医院等多管齐下进行“分摊”之外,更需要从制度上进行“兜底”,笔者以为,在我们的城镇和新农合医疗保险中,除了个人所缴纳的一部分之外,政府的补贴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尽管救治的是“无主病人”,或许也没有参加城镇或农村医保,但实际上这是政策落实中遗漏,相应来说,政府应当为此承担责任,笔者以为,在经相关部门确定是“无主病人”,或实在无力承担医疗费的紧急救治,对于救治费用,是否可以按比例,在医院、社会慈善捐助等做出相应比例的分摊之外,其余部分由地方政府兜底,并制定出相应的配套措施,防止有人恶意欠账,而对于有能力偿还却故意拖欠的“老赖”,也应纳入失信黑名单,或是进行法律制裁。无论如何,要让医院在救死扶伤上全力以赴,就必须要扫除其后顾之忧,不能让医院“流血又流泪”。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