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谢伟锋:城市拆建不是一道奢侈的“加减法”

[提要]云南省河口县有一个名为“中国-东盟河口国际旅游文化景观长廊”的项目,总投资额为2.7亿元。但在3年之后的2014年5月23日,该项目却开始动工拆迁,拆迁补偿费用保守估计要3亿元左右

  作者 谢伟锋

  云南省河口县有一个名为“中国-东盟河口国际旅游文化景观长廊”的项目,这个2011年2月完工的项目被当地誉为“边境明珠”, 总投资额为2.7亿元。但在3年之后的2014年5月23日,该项目却开始动工拆迁,拆迁补偿费用保守估计要3亿元左右,高于它的建设费用。(6月20日 《郑州日报》)

  初中有个数学题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有个水池,一边注水一边放水,注水比放水快,给出多出的水流量,问多长时间能把水放满这个水池。姜昆在相声中表演了这个桥段,他的结论是“这不是吃饱撑的嘛!”

  数学中出现这样的加减法,其实并非吃饱了撑着,生活中是有这样的知识运用。但是在城市拆建过程中,人为地做起了这样的加减法,那恐怕就不是“吃饱了撑着”所能解释的。

  因为要完成“形象提升”,建成三年的河口县“文化长廊”将被改造为城市公共空间和平台,在这即将成为瓦砾的建筑背后,是只有三年的短命,以及将近2.7亿元的不菲造价。

  和这次不计成本的“拆”相比,三年前的“建”也似乎也底气不足。河口县的文化长廊在语焉不详的“政府特批”中上马。因为建筑工地在中越边境,当地官员担心“可能会引起边境纠纷”,但这在当时没被当成反对的理由。

  这样一个事关当地形象和经济发展的建筑带,在多方寻求意见和论证后存有不同意见,却为何拗不过“主要领导”的力主,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文化长廊能够惠及百姓的就业,丰盈当地的旅游形象,那也是好事一桩。但三年后的它怎就逃不出被拆除的命运,这又是怎样的情何以堪?

  该建筑的拆建过程中,皆有上峰的意志来进行铺陈。从“政府特批”再到“方案”,建筑的生死皆在纸上被圈定了宿命。推土机下和补偿拆迁费用,或许能创造出赏心悦目的GDP,但是更深层次的一本帐,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算过?

  我们应该让城市的建筑寿命更长久些,而不应该患上拆建亢奋症。一块砖头也是民意,一片瓦砾也是公帑。当拆建之间年份的间隔距离如此短暂,当成本巨大却没人计较的时候,那总应该听听最后埋单的纳税人之意见吧?遗憾的是这道最重要的程序,却长时间地被选择性遗忘。

  以前我们经常痛心于老旧文物建筑被拆被建筑。济南老火车站、梁思成故居,都在非常规逻辑中转换着自身的命运。当文物建筑尚不能明哲保身的情况下,那些个还能闻到油漆味道的新建筑也被圈上了“拆”字。新旧交替是好,却也不能这么来啊。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王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谢伟锋 城市拆建 云南省河口县 中国-东盟河口国际旅游文化景观长廊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