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舒圣祥:自断双脚的男子可以朝谁喊救命?

[提要]“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自己双脚割掉”,一想到如此惨烈的自虐场景,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因为不堪病痛折磨宁愿将双脚割掉,刘敦和之前长期的痛不欲生,又让人感到一阵阵心头绞痛。

  作者:舒圣祥

  安徽定远,44岁的刘敦和今年2月份在田间劳作时双脚受伤感染。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然而,他家里没钱,新农合也未办理,就一直没到医院检查治疗。前不久前,他实在无法忍受疼痛,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自己双脚割掉。(5月13日新华网)

  “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自己双脚割掉”,一想到如此惨烈的自虐场景,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因为不堪病痛折磨宁愿将双脚割掉,刘敦和之前长期的痛不欲生,又让人感到一阵阵心头绞痛。一个农民,因为没有钱,受伤的双脚得不到治疗,于是只好自断双脚,这是多么恐怖的现实;想想看,如果他生了什么病,哪怕不是致命的重症,是不是也有可能会在家等死?

  田间劳作时受伤感染而已,如果及时治疗,既没什么难度,也要不了多少钱,忍受着病痛的刘敦和,却无人可以求助;吊诡的是,等他终于自断双脚,立即成了新闻,“县政府及乡党委政府”也立即“高度重视”起来。可他断掉的双脚却永远无法再回来了,难以想象,他的后半生将要如何度过,“高度重视”的政府会一管到底吗?为什么我们的“高度重视”,我们的“紧急救助”,总要在事情成为无可挽回的悲剧之后?

  刘敦和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兄弟亲情的寡淡,让人唏嘘不已。无法理解,当亲兄弟遭受病痛折磨时,亲人怎么可以长期无视?如果没有钱,又是否至少曾经努力过?在县政府的情况说明里,强调是“家人未及时送到县医院检查治疗,耽误了最佳救治时机”,同时特别以“春节前后,乡村干部走访慰问时对其发放困难救助,但未听他说起病情”,来撇清政府责任。

  或许是因为刘敦和当时病情尚不严重,或许是接受困难补助的他不好意思再开口;但是,走访慰问的乡村干部,真的关心过被救助对象吗?毕竟,那种走形式的“送温暖”,我们已经见得太多了。当地村民是否知道,有困难可以找政府?如果找到政府,政府又会不会管?我认为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当地救助机制非常完善,政府部门又尽职尽责,自断双脚的悲剧绝不可能发生。“不知道”不是推脱责任的借口,不成“负面新闻”就“不关心”,才是问题的本质。

  自断双脚的惨剧背后,我们必须反思: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有没有覆盖到像刘敦和这样的弱势群体?我们的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制度,如何更好地将阳光普照到刘敦和们的身上?基本医疗保险累计结余连创新高,为什么刘敦和却只能自断双脚?如果可以的话,刘敦和应该朝谁喊救命?有没有这样一个明确的机构,可以倾听那些无钱治病者的求助?医疗救助制度距离弱势群体,为何总是那样神秘而遥远?

  广州市一笔预算1亿元的救助重症病人的转移支付款项目,执行率为零;安徽各地将车牌号码竞价所得资金,专门用于道路交通事故救助,但这些钱基本分文未动……一边是无钱治病的悲剧和悲情求助,一边却是政府性公共基金睡大觉,类似现象绝非个案。出火灾可以找消防,抓小偷可以找公安,能不能也明确告诉刘敦和们:当他们无钱治病想要寻求医疗救助时,可以找谁喊救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男子用茶杯碎片自断双脚 安徽定远 新农合 舒圣祥 刘敦和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