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丁琪:姓氏名谁比“查无此人”更有意义

[提要]在当前的网络舆论氛围中,一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中,没有该名女子"过于轻飘飘,充斥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心态。...

  作者:丁琪

  4月9日,微博用户"@大头妹小鸣鸣"发布微博称,在停车场进门时,一名女子开车撞向自己的父亲,并拉开车门对自己进行撕扯打骂。警察到来后,这名女子亮出地址为"东交民巷27号"的身份证,表示"我身份特殊,有本事起诉我啊"。此网友称,东交民巷该地址属于最高人民法院。4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回应称:经对"@大头妹小鸣鸣"微博提供的涉事女子照片及各种信息比对,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中,没有该名女子。(4月11日人民网)

  通过互联网浏览过此信息的人都能了解,该消息作为"新闻"经各网站转发时,一般都配有消息发源地--@大头妹小鸣鸣微博用户发布微博时的图片--可谓"有图有真相"。图片中不仅清晰显示了涉事的红衣女子,更有身着制服的保安人员及围观群众。由此可见,这件"纠纷"事件不仅是于光天化日之下发生、引发了一定范围内群众的关注,更经微博这一信息传播神器的发酵,引发了全社会一定程度的热议。

  之所以引发社会关注,与之前形形色色的雷人事件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无非是牵涉着以"身份、特殊、嚣张"为标志性关键词而引发的民众对公权力滥用的质疑。从这个角度而言,该事件以小见大地反映了如今的互联网舆论生态,同时也触碰了当下百姓最为敏感的心理地带。

  经过若干年互联网上的"修炼",对江湖上一度流传的人和事,如今的网民不仅有着自我的判断,更以掘地三尺的韧劲和打破沙锅的执着,凡事终究要弄出个一二三。但凡引发民议者,背后必定反映着各种民意;但凡流行在网络上的各种吊诡,其实也在反衬着各种现实。如果情况属实,据"@大头妹小鸣鸣"微博爆料的该事件中自称身份证地址为"东交民巷27号"的红衣女子,之所以爆出"我身份特殊,有本事起诉我啊"的嚣张话语,其实是反映了她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和公权力常态化滥用的思想。

  而爆料者"@大头妹小鸣鸣"微博中所牵涉的"东交民巷该地址属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内容,其矛头其实直指如今常常被网络舆论挂在嘴边的"将权力关进牢笼"和"公平正义";至11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回应了该网友的指责,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中,没有该名女子";从"事发"4月9日到最高法做出回应的11日,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广大网民将此事件的"主角"助推成了又一个"我爸是李刚"式的人物,只是,李刚的儿子用爹来撑腰,红衣女用权力撑腰。至此,官方、微博爆料者、众网民虽然有着不同的诉求,但是他们这些不同的利益诉求,却最终指向了一个共同的事件终结点--真相。

  所以说,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进行"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中,没有该名女子"的回应,远远不能满足网民和舆情的需要。这个正在发酵中的网络事件,只有真相才能回应现实--打消网民对最高法"没有该名女子"的疑问:到底是何方女子?为何能够出示"东交民巷该地址属于最高人民法院"的身份证明?退一步讲,如果这是又一起诬陷性质的网络谣言,则更需要用真相对网民进行一个说明。这于官、于民、于网上谣言的遏制,皆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当前的网络舆论氛围中,一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中,没有该名女子"过于轻飘飘,充斥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心态。其实,构建公开、透明的网络舆论世界,除了手持治理和铲除之剑,在节点性问题上多做些建设性回应,往往事半功倍。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东交民巷27号 最高人民法院 大头妹小鸣鸣 网络舆论 丁琪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