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朱永华:离开“色情”的东莞向何处去?

[提要]无论袁市长如何肯定这次“史上最严厉的扫黄”没有影响东莞的经济增长,也无论官方承认不承认色情业促进了东莞的经济增长,事实上,东莞这些年发展就是中没有离开过色情业的呵护与陪伴。

  作者:朱永华

  今年2月,东莞部分酒店涉黄的报道让其成为全国关注焦点。4月8日,东莞市长袁宝成做客《新闻1+1》栏目,针对之前东莞数次扫黄,但每次都“死灰复燃”,甚至有人开玩笑“熬三个月再去”的问题,袁宝成表示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三个月以后,我们会采取令人意想不到的措施。基本上我可以判断,我们能够发现一单查处一单。”(4月10日新京报)。

  袁市长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还有一句话受到众多舆论的调侃,那就是他没想到东莞的涉黄现象如此严重,有网友对此调侃,全世界都知道东莞的色情泛滥,唯独东莞市长对此“不知情”。事实上也就是如此,东莞的繁荣的色情业不仅在国人眼里早已不是新闻,在世界“猎艳”者眼里也早已被定性为“性都”。有媒体报道说,在东莞打工的女孩子,姿色稍有出众,回到家乡都不敢承认在东莞打工,否则可能会“嫁不出去”,而人们对东莞回来的女孩子,只要看到其容貌出众,出手大方,马上就会联想到东莞的色情业。实际上,要完全洗脱东莞在人们心目中色情污点,切莫说三个月,三年恐怕都未必实现。

  无论袁市长如何肯定这次“史上最严厉的扫黄”没有影响东莞的经济增长,也无论官方承认不承认色情业促进了东莞的经济增长,事实上,东莞这些年发展就是中没有离开过色情业的呵护与陪伴。公开报道显示:东莞目前户籍人口只有150万,而城市实际人口数量则已经超过了1200万人。数目庞大的外来工,在成为东莞经济发展主力军的同时,也带来了制度所不能包容的“性”的问题,“市场需要”催生出数目庞大的“性工作者”。在没有“扫黄”之前,有知情人估算,在东莞各宾馆、酒店、桑拿、发廊等娱乐休闲场所内,从事色情业的“小姐”多达25万人。色情业的泛滥与发达,“吸引”了更多形形色色的“猎艳”者同时也是投资者、商人、务工者涌入珠海,在这一“产业”的带动下,东莞的各项产业突飞猛进,酒店娱乐业更是异常发达。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东莞市GDP为5050元,首次突破5000亿大关,到2013年上升至5500亿,增幅达9.8%,而全国同期GDP增幅为7.7%。在对东莞的投资中,大量的是港台等外地资本,本地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仅占30%。而这些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

  实际上,在没有开展扫黄行动之前的东莞,色情业的发达犹如给东莞经济发展注入了效力不断猛烈的“兴奋剂”,刺激了这座城市各项经济指标的“跨越式”增长,而色情业自身也在其他产业的发展中,得到了充足的“营养”,使得色情业的利益链条逐渐变得兼容和稳固,并由此还形成了东莞所特有的“色情文化”。色情产业犹如东莞经济发展这一巨人体内的“肾脏”,虽然只占东莞经济总量很少一部分,并且已经明显发生“病变”,但他依然对整个东莞经济产生着巨大动力,如果不是断然采取这次扫黄行动,东莞的经济在这种“相互促进”环境中,会沿着这种畸形的发展路子继续走下去,最终注定会沦落为道德沦丧无处不充满铜臭的“悲惨世界”。但同样,果断的扫黄行动,犹如摘掉东莞这一经济巨人发生病变的“肾脏”,短时间内,对东莞的经济发展看似没什么影响,但如果继续下去,不能给其换上一颗健康的“肾脏”,东莞可能就会从此萧条下去,即使强行为其安装一颗“人工肾脏”,还需要经过痛苦的“排异期”,而会不会再被“感染”还是未知数。

  因此,笔者相信袁市长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的话,“涉黄事件对东莞经济总体冲击不大。”但我们注意到相关媒体的报道,严厉的扫黄行动持续至今也才不过月余,本就占东莞GDP总量1.5%的酒店娱乐、桑拿按摩业等,即便受到强烈冲击,也不可能对整个东莞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后果,但显然也不能过于乐观。酒店娱乐、桑拿按摩等服务业是一座城市的“软环境”,这些行业的持续萧条对一座城市经济运行状况所产生的影响虽然缓慢却很深远。况且,这些行业所普遍存在的“服务”本身不被法律承认,所产生大部分的GDP数据也不可能进入政府统计部门视野,因此从数据上看,东莞酒店娱乐、桑拿按摩业等在GDP总量5500亿中只占83亿,实际上这83亿只是这些行业中“绿色数据”,涉黄GDP可想而知要远远超过这个数,相关人士估算达500亿未必就是虚言。

  离开色情的东莞向何处去?显然既不能走老路也不能打“擦边球”,一个城市的经济不能靠色情产业来带动,一座城市的文明更容不得黄赌毒的泛滥,经济还要持续发展,社会还要向文明方面更加进步,扫黄让东莞的酒店娱乐、桑拿按摩业受到很大冲击,但对于业已成熟的东莞工业制造业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实际上,东莞色情业的产生并走向发达,从某个方面来说也与东莞长期以来存在的某种畸形发展思维存在很大关系,在这种思维主导下,东莞社会的人文精神以及健康向上的娱乐休闲意识都在渐渐流逝,取而代之的就是“莞式服务”。另外,庞大的外来工群体,在为东莞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融入和落户东莞的希望也变得遥不可及,高档酒店、宾馆、桑拿、按摩等建筑布满大街小巷甚至乡镇村庄,却没有外来工一块遮风挡雨的安身之所,这种巨大的反差更显现出扫黄行动的必须和时不我待,也更急需加以彻底改变。笔者认为,东莞只有走法治市场经济的路子,充分保障和改善外来务工群体的民生状况,让经济发展在健康的轨道上运行,唯有如此,才能让告别色情的东莞,迎接一个健康繁荣的未来。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东莞色情 东莞市长袁宝成 东莞扫黄 色情产业 朱永华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