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红包年俗也应与时俱进有改变

[提要]红包本应成为快乐之源,结果却成了幸福的破坏者。更可怕的是,其还以传统习俗和文化作为外衣,一直延续并没有得到重视与治理。

  作者 堂吉伟德

  发红包,是中国春节的传统之一。然而,如今这却成为不少年轻人的一大负担。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了102名市民。结果显示,超过四成的受访者今年共发出了超过1000元的红包,单个红包里最多放入超过500元的人也占了四分之一。而红包的流向主要是家族晚辈。(2月3日《新京报》)

  过年发红是一种传统,甚至是过春节一种必然程序。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自己年少时是收红包者,长大了也是发红包者。但当红包“满天飞”,且标准越来越高的时候,红包就可能成为一种负担,甚至成为败坏社会风气的恶疾。

  年俗作为一种文化需要得到传承,否则传统的东西就会逐渐失去。在西风渐进的情况下,如何保有年味也是一个现实命题。但很多年俗又是特殊时代所产生的,发展到现在已经跟不上形式的要求,有些甚至是种陋习和恶习,比如产生于农耕时代的放爆竹,在当时具有“辟邪”的说法,不过现在看来,其固然承载着某种美好的愿望,并表达出节日的喜庆与热闹,但事实足以证明,燃放烟花爆竹不仅污染空气,还来噪声,制造大量的垃圾,已经成为公害之一。于是禁放烟花已经成为全民共识,并逐步上升到法律禁止的范畴。

  红包年俗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派“红包”是过节的一种习俗,其应当是起源于压岁钱。因为按照习俗,春节拜年时,长辈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据说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因为“岁”与“祟”谐音,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岁。由此而看,压岁钱的本意“不形而在神”.然而“意会”没有得到传承,而“形式”却愈演愈烈,成为一种纯粹的金钱游戏,并因此催生了攀比之风,给个人既带来了经济负担,又带来了精神压力。

  再加上商业元素的加入,今天的节日红包已经完全变味而日益物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商家通过微信、信博等互联网工具,以全民派发红包的等方式进行广告营销,这无形中之红包的泛滥和水涨船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纠结与不堪。当“红包面子”成为一种现象和风气的时候,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问题在于,作为一种顽疾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让裹挟其间的人都欲罢不能,送与不送,送多送少都得仔细盘算和计较一番,并在其中去感受攀比、算计、面子、相互嫉妒的各种况味。

  世风如此,对下一代的影响其实尤为严重。很多孩子就是从这时开始对物质的多少特别敏感,对攀比之风趋之若骛,并由此成为推手之使陷入更大的恶性循环之中。若是一个国家人对物质和金钱过度看重,并将其作为一种精神标准的时候,也意味着其偏离轨道也越来越远。这种现象从整体到个体都将是一种灾难。

  红包本应成为快乐之源,结果却成了幸福的破坏者。更可怕的是,其还以传统习俗和文化作为外衣,一直延续并没有得到重视与治理。当其成为一种精神压力和社会负担之后,对于红包习俗就应当重新进行审视,对其合理性以及表现性都应当进行新的定位。如何规范红包行为,如何在新的时代下给予其新的表现方式,甚至是否取消这种仪式性的存在,都应当形成全民共识并采取相应的社会或国家规范。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王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