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堂吉伟德:以公器自居的张狂才是最大的威胁

[提要]服务和被服务这两个利益一致的主体,却因为官员的价值错乱而形成对立面,才是对党和政府最大的威胁。事实上,每一次官员雷语事件的发生,都是对党和政府形象的破坏。

  作者:堂吉伟德

  在接待群众来访时,达州市达川区罐子乡党委书记罗颂语出惊人,称“威胁我就是威胁党”,被达州电视台播出后又被网友转发,引发关注。昨晚,达川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不当言论属实,罗颂已被相关部门停职,接受调查”。记者从相关部门证实,该微博内容属实。(1月8日成都商报)

  2009年,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接受采访时,发出了出人意料的质问: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当“威胁我就是威胁党”的官员雷语一出,让人不免有些场景再现,剧情反复的感觉,同样是面对媒体,同样是先质问后指责,只不过是当事人有所不同而已。

  近年来,官员雷语不断,从“你们记者管得太多了”,到“这个事我不再说太细”,到“你敢在新华网曝光,我就叫它关闭”,以及“我拉屎要不要通知你”……每一次雷语的出现,都会引起舆论的强烈关注,当事人也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有人因此被免职,有人因之被调离,有人因之作检讨,但似乎别人的教训都未能成为自己的经验,“雷语”依然层出无穷,清单不断拉长。

  官员雷语的本质,其实是权力观的错乱,当官员以老爷自居,在官本位的思维下居高临下,就难免会心态膨胀,取向颠倒,颐气所指,把“为人民当家作主”当成“替人民当家作家”,把“为人民服务”变成了“让人民服务”,认不清权力是为权利服务,把公职身份当特权,进而把人民群众和国家利益置于对立面。

  服务和被服务这两个利益一致的主体,却因为官员的价值错乱而形成对立面,才是对党和政府最大的威胁。事实上,每一次官员雷语事件的发生,都是对党和政府形象的破坏,对其声誉的损伤,不能不引起重视。表面上,官员雷话是个人素质和应对媒体能力不足,实际上却暴露出背后的权力生态。那就是权力滥用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权力取向没有得到很好的矫正,官员走偏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规范,使得他们在偏离正确的轨道上越走越远。若不能改变语言背后的现实,不对官员的行为给予制度性规范,那么就很难让官员雷语销声匿迹。

  官员去雷语化其实是个如何监督权利的命题。一方面要对官员本人进行教育与惩戒,才能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然而现实中,被停职或免职后很快就复出,似乎内生为一种“潜规则”,也正是这种挠痒痒式的处罚,形成了事实上的纵容;另一方面,则是要从改变官本位的官场文化入手,通过制度的建设建设,比如实现权力运行的公开,实现权利对权力的有效监督等等,将权力真正“关进笼子里”,只有当权力变得谦卑,权利才会获得尊重。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