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董宏达:“阴道自白照”难道是女权主义者的自豪?

[提要]具体到“阴道”这个词,即便在美国,也被认为是不该随意说的,是个搅起焦虑、难堪、轻蔑和厌恶的词语。而对于普遍接受传统观念的中国人来说,更是很难接受这种直白的表达。

  作者:董宏达

  11月4日,人人网“北外性别行动小组”用户在主页上刊出17张北外女生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中女生举着白板呼吁“我的阴道说:初夜是个屁!”对此,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党总支陆书记今日下午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她们拍照应该是为今天晚上在北外演出话剧《阴道之道》做宣传,这个话剧是校团委批准的,由我们学校女生部组织。对于拍照内容,我不方便评价。”(11月07日中国网)

  据了解,这部话剧最初来源于美国作家伊娃·恩斯1996年创作的《阴道独白》,《阴道独白》以女性讲述阴道故事为形式,探讨女性对于阴道的感受,关注女性自身的个体意识,呼唤对女性的尊重。该剧1997年获美国奥比奖后,迅速风靡世界。1999年以来,每年在情人节期间上演的《阴道独白》已经成为国际性的“妇女战胜暴力”运动的一部分。

  这个概述介绍,验证了校方“内容也应该是健康的”说法,但我觉得,这注定仍然是个惹争议的话题。

  一是中西方文化不同。虽然说法是“呼唤对女性的尊重”,但用性器官来表达,最直接的涉及到性观念、性行为等被称为性文化的差别问题。在性行为方面,西方讲的是安全和责任,只要是安全的性行为,只要是双方都愿意,没有强迫,没有伤害,性行为发生是没有问题的。而在中国,则更注重贞洁,家长对孩子早恋不放心,除了怕影响学习之外,最根本的是怕男孩儿女孩儿交往过密发生性行为,更多的是基于道德上的考虑,因而对学生来说,还是禁忌大于理解。

  具体到“阴道”这个词,即便在美国,也被认为是不该随意说的,是个搅起焦虑、难堪、轻蔑和厌恶的词语。而对于普遍接受传统观念的中国人来说,更是很难接受这种直白的表达。消息甫出,就有网友就称:“恶心到极点,把女人的脸都丢尽了,把女人的尊严遭踏得一无是处,傻妞们”;有的说:“这是什么大学生,都成什么样子了?如果让她父母看到了,不得气死啊!”;也有的感叹:“哎,让我们这些有处女情节的怎么活啊!”

  二是以性解放来进行女权主义理论研究与实际上对女性的尊重尚有距离。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的叶海燕,和十年前将中文版《阴道独白》引入大学校园,引发席卷全国的风潮的艾晓明,也自称是女权主义者,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受西方以性观念来说女权的启蒙,总是想拿西方那套理论和方法让中国人来接受。他们认为性是人的权利,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处置自己的身体。把中国古代女性的性欲受压抑,验“处女红”、立贞节牌坊、寡妇不得再嫁等,看作是男权社会和男性对女性的压迫。把如今女性性观念与性行为的转变,看作是妇女解放运动的结果,甚至认为女性通过努力争取的性解放,是女性在社会中地位提高的一个表现。这种拿性来说女权的理论,与现实生活尚有距离,因而,也难以接受。

  现实对女权的理解,更多的是在婚姻上。封建社会,一夫一妻多妾多婢多妓,注定了女性不会有好命运,这是女性的悲剧,也是整个封建社会的悲剧。现代社会,不仅一夫一妻制体现男女平等,而且女性有权选择自己的恋人,可以支配自己的婚姻,掌握自己的幸福,尤其是,离婚后也可以再次寻找幸福,这是女性从封建枷锁中的解放,是女性地位的真正提高,体现的是“以人为本”,这是整个时代与社会的进步。婚姻上的解放,也不回避性观念的解放,但应考虑现实,不能产生负作用。以青少年为例,性观念倒是不断开放,可性教育特别是安全措施却没能跟上,导致未婚先孕,要么屡屡流产,要么婚外产子没人认领,给无辜的孩子带来灾难;婚外性引发家庭破裂越来越多,导致单亲家庭孩子心理出现阴影,影响家庭的幸福,进而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稳定。不考虑这些问题,单纯地强调性是人的权利,恐怕一时半会难以让国人接受。

  三是借助《阴道独白》来创作《阴道之道》,给人以炒作之嫌。虽然说艺术是相通的,而且《阴道之道》在《阴道独白》之上加了中国元素,并自称本土化实践做得很好,但也难脱离《阴道独白》西方表达方式的影子。话剧《阴道之道》行动小组表示:“我们说出阴道,讲述阴道,因为我们已经不像我们的先行者那样,担心列位会怎么理解,因为我们深知,唯有我们不再担心,我们的阴道才能真正被说出,被理解,被正视。”这与当年《阴道独白》“我们不说的东西成为秘密,这些秘密产生羞耻、恐惧和神话。我把它说出来,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轻松地说,不再觉得羞耻和不好意思。”又有什么两样?只是在《阴道之道》宣传上女生举着白板呼吁“我的阴道说:初夜是个屁!”有点中国特色,但如此粗俗的宣传恐怕难以让人与“呼唤对女性的尊重”联系在一起,顶多让人觉得是在为话剧《阴道之道》拉票。

  如此宣传,不禁让人联想到打着性文化旗号的那些性展览和性表演,还有那些怪异的所谓的行为艺术。这样讲,并不是完全反对专业人士对相关艺术和文化的研究推广,而是要讲究如何接地气,让民众能够接受得了。否则即使再有文化,再有创意,又有什么效果呢?弄不好,容易被误以为拿民众当傻子,污辱民众的智商。如果把“我的阴道说:初夜是个屁!”、“我的阴道说:我想让谁进入就让谁进入”改成这样3句话:1、正常的生理需求和生命繁衍的必须;2,初夜权是对女性的摧残;3,违背女性自己的的意志,就是犯罪!或许会赢得民众的认可,也让人觉得更有意义。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阴道自白照 我的阴道说 北外 阴道之道 话剧 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