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原创阵地

乔志峰:格祺伟落网,到底哪些人“谈格色变”?

[提要]以负面信息相要挟诈取钱财,久已有之。耐人寻味的是,那些被敲诈勒索的对象,何以如此窝囊,让给钱就给钱,甚至于还会“谈格色变”?不排除有的单位和个人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息事...

  作者:乔志峰

  格祺伟涉敲诈勒索案告破。打击谣言行动中,湖南警方破获格祺伟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团伙案,5人被捕。格祺伟自称全媒体记者,与少数记者勾结,搜集党政机关等所谓负面信息敲诈勒索。记者了解,格祺伟在当地横行无忌、称霸一方,宣称“谁都要给我格祺伟面子,不然就搞一搞他”,许多党政机关干部、企业高管、社会知名人士以及普通群众都深受其害,一些干部群众甚至“谈格色变”。(10月21日新华网)

  印象中,我跟格祺伟打过一回交道,缘由是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盒饭书记”事件。去年6月份,格祺伟有条微博引发关注:“回乡,前往政府办事,遇上挚友,期间畅谈甚欢,不觉竟错过饭点。12:45分,在经过祁东县县委书记曾祥月办公室门口时,偶遇书记正与办公室工作人员一起吃饭,走近才看清,吃的是盒饭。据了解,除了日常必要的应酬,在办公室吃盒饭成了书记的家常便饭。”该“盒饭书记”到底是榜样还是作秀?一时间众说纷纭。我撰写题为《“盒饭书记”中的记者是“无意”路过?》的评论,提出了一些疑问。随后格祺伟主动加我QQ,对我的质疑进行解释。

  我在文中提出:“不知该书记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哪个位置?不知该记者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能够路过书记的办公室?无图无真相,还望画个草图佐证一下。”格祺伟还当真发了一个办公楼的示意图过来,以作佐证。虽然他的解释并未完全让我消除疑惑,但感觉他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彬彬有礼、不厌其烦,并未因我的追问咄咄逼人而针锋相对。当时是第一次知道格祺伟这个名字,完全没有料到一年后他竟然成了广受关注的“大名人”;更没有想到,原来他早就是当地“横行无忌、称霸一方”的人物了。最起码,我在跟他的网络交流过程中没有感觉到他的霸气和霸道——当然,这或许是因为我并不在他的“势力范围内”的缘故吧。

  格祺伟的真实身份,媒体是这样介绍的——“曾在多家网络媒体和报社实习或临时工作,后以自由撰稿人身份获取稿费为生活来源,自称全媒体记者、自由撰稿人”。工作是临时的、记者是自称的,连个固定的单位都没有,说好听点属于“自由职业者”,说难听点就是个“无业游民”。可就是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竟然在当地混成了“横行无忌、称霸一方”的人物,以致于有人“谈格色变”,委实是一个奇迹,简直不亚于任何一个“励志故事”。格祺伟是怎么做到的呢?其实很简单,他只是“利用其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和在媒体圈的人脉关系,与少数媒体记者勾结,大量搜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干部群众的所谓负面信息,长期以记者身份,打着“舆论监督”的旗号,以在网上曝光、进行负面炒作相要挟或以删帖为名,大肆进行敲诈勒索犯罪活动”。仅此而已。招数虽然简单,却相当实用,也相当实惠。据称,其涉案金额动辄便是数万、数十万元。

  以负面信息相要挟诈取钱财,久已有之。耐人寻味的是,那些被敲诈勒索的对象,何以如此窝囊,让给钱就给钱,甚至于还会“谈格色变”?不排除有的单位和个人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息事宁人、妥协退让;但是否同时也不能完全排除另一种可能——某些单位或个人的所谓“负面信息”其实是真实存在的,有些还比较严重。为了不被曝光,只好忍气吞声满足别人提出的条件,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格祺伟涉敲诈勒索案告破,当然是一大成绩;但是否还应顺藤摸瓜,查一查格祺伟们到底敲诈了哪些人,到底哪些人“谈格色变”,他们为何会“谈格色变”?对一些社会问题,万万不可学古人的“锯箭疗法”,而应标本兼治,从根子上下药。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郑保军]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