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时评 > 微评论 > 文娱评弹

《余罪》剧评: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余罪

  作者:韦其江

  《余罪》实在是太火热、太受欢迎了。播出之际微信朋友圈的小伙伴无时不刻在讨论这部剧。

  90后演员张一山用极致的演技主演《余罪》,该剧改编自常书欣所撰写的同名网络人气小说。讲述了一群市井出身、年轻热血的警校学渣们,处在因毕业前打架斗殴而面临被开除学籍的危险之中。当他们正准备接受处份的时候,警界风云人物许平秋为拯救这群年轻人的前程,让他们参加一场为选拔“精英”参加任务的危险训练。在常人眼中执法为民的警察应该是一身正气的,以警校学员余罪为首的一群90后屌丝,在外人眼里却成了警校的败类,他们喝酒打架,不好好学习,公然违纪。

  别看余罪一伙像痞子一样吊儿郎当,但他们同样有一颗“贫,气不改;达,志不改”的正义之心。余罪从精英选拔脱颖而出,他凭借着独有的生存技能和心中的正气,走上了一条危险的不归路,并打响了90后卧底的血性生存战。许平秋设计绑架余罪好兄弟鼠标,逼余罪走进圈套误认自己杀了人,把余罪定性为杀人犯。他被丢进牢房,在不知情与老奸巨猾的大毒枭傅国生见面,要在等级制度的牢房中生存,余罪必须使出浑身解数“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反侦察、犯罪心理学等等,他居然要变得像罪犯一样,用非常的手段达到正确的目的。

  最终他接下卧底的任务,甘愿从平凡幸福的生活中消失。人性的考验和生命的危险不停敲打他,在打击罪犯的过程中,他一次次走到了法律边缘,一次次在惩戒犯罪和自我救赎的矛盾中挣扎、抗衡。

余罪

  《余罪》描述的是一个地下世界,90后警察余罪和毒贩、悍匪、黑道大佬的以命交锋的血性之争。窥探生存环境的黑暗角落,从混迹人群中的扒手到躲在深山老林里的悍匪、从横行街头的流氓到逡巡在海岸线边缘的毒枭,剧中塑造出近百个不同的罪犯心理活动呢和形象,一个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向我们打开,正与邪的边界模糊、现实与虚拟的重叠、执法与犯法的考量,《余罪》让我们进入了一个时代的灰色地带。剧情的波澜起伏,接地气、有认同,时而疑云重重,时而拨云见日的案情让观者大呼过瘾。剧中夹带各种插科打诨的笑料让人捧腹、少许悲情桥段让人落泪,还有看似不经意的人生感悟引人思考。观者便不自觉得随着剧情一起与余罪抗争。

  《余罪》展现的是一个真实世界,运用现实元素发生真实故事。这些丰富丰满又啼笑皆非的情节,都是《余罪》原作者常书欣自己的亲身经历。而剧中一些工作的细节引起不少基层警察的共鸣。卖水果、摆地摊、作奸犯科的小混混、构成我们平时的真实景象,贩毒、杀人、勾心斗角也是我们平时不曾接触的真实一面。

  《余罪》暗示的是一群人性的需求,一个只想回家当个片警的90后警察余罪,其人性的需求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平稳温暖的生活,是学成归家孝顺父母的心愿。看到有人死在眼前的那种震撼感、威胁感,使余罪久久不能合眼,他需求的是普通人的安全感,然而夜不能寐的恐惧感展现余罪人性最本能的需求。剧中他在特定的环境下会突出自私、狡猾、狠的性格,然而回归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