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朱永华:“新官不理旧账”,不能让百姓“埋单”

来源:齐鲁网

作者:朱永华

2017-08-31 11:06:08

作者:朱永华

云南农民田兴儒想找回他20年前的1万元钱,为此,他已经花了15年,并且不知还要再花多少个年头。这些年里,从住房到日用品都在涨价,1万元已经不太值钱了。但当年,在云南省文山州西畴县江六村,一个距离中国和越南边境不足40公里的山村里,“万元户”田兴儒是令人羡慕的能人。他的财产寄托在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塑料本上。里面一行一行,是一笔一笔精确到分的手写数字。数字记录了这位农民的精打细算:有一次他存入了整整800元,还有一次,他支取过100元。与银行存折一样,红本显示了存款余额及利息。(8月30日《中国青年报》)

用20年前“万元户”形容时下的百万甚至“千万富翁”委实一点也不夸张,记得20年前的90年代,笔者的每月工资也就100多元,虽然年轻爱玩,却仍有“结余”,10000元对于笔者当时无疑还是“天文数字”,试想想,一个农民在那个年代依靠打工攒下10000多元该是何等的不容易。

然在怀里“捂了好几天”终究没有抵抗住宣传的诱惑,还是出于自己将来累不动养老的考虑,将一万元“巨款”存入到当时在农村普遍推行的“储金会”账户,这才今天看来颇有非法集资嫌疑的储金会,在当时不仅是政府极力合法推广的项目,在“有钱存银行支援国家建设”观念极其浓厚的氛围中,农民依然抱着最朴素的心理将从牙缝中省出的一些钱毫不犹豫的投了进去。

然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再加上储金会的钱“被当时管理账目的村支书大量放给亲属做生意,无法收回”,且遇到随后的“新官不理旧账”,农民田兴儒的1万元钱以及其他村民共计8万余元,历经20年依然难以找回。笔者在为此感到痛心的同时,不由得很想问一句,究竟谁该为这一本不该出现的后果埋单,谁来安抚那些因政策调整而利益受到损害的农民。

平心而论,20年前的今天,尽管法治建设还有如今这样健全和完善,村委会在农民群众的眼里不仅代表“政府”,村干部的宣传更意味着国家政策的导向,而事实上,当时兴起于江西农村的储金会,还曾被当作“救灾扶贫的一种新形式”推广,而云南农村普遍推行的这种具有互助性质的“储金会”更是名正言顺的政府行为,用现在的话说,当地政府应当为“储金会”的后果承担“主体责任”。

是村支部书记违纪也好,是该项政策设计本身存在问题也罢,既然农民把自己的辛苦钱投入进去,政府也用“救灾扶贫互助储金会会员证”的形式给农民做出了承诺,无论最后政策如何调整甚至“废除”,农民的利益都应当得到保障,这既是负责任政府应有的担当,更是政府必须恪守的公信准则。无论政策设计有误还是落实中出现问题甚至是决策失败,由终端群众“埋单”既不公平,更有悖政策和法治初衷。

实际上,在该县96%的村庄对“储金会”均能圆满处理善后,农民利益均能得到保障的环境下,唯独农民田兴儒所在的部分村委会,不但没有依照国家和地方紧急通知规定清理整治储金会,反而“欺上瞒下”继续吸收村民“存款”,甚至没有凭证还“打白条”,这就足以说明是某些村干部在蓄意损害村民利益。而基层部门甚至包括上级政府在内,在清理整治“储金会”过程中,既没有对村干部的这种行为予以追责,也没有对利益受到侵害的农民给出解决办法,显然也有“不作为”之处。

就事论事,无论按照银行利率,还是归还本金另外适当补偿,几户农民的所得都已经不能与20年前的同等金额价值相比,农民的尊严和利益已经为政策调整而损伤,当务之急是尽快采取解决办法,不要让地方政府公信再为20年前的数万元“储金”受损,既不值得也“不划算”。由此我们还要看到,当前我们依然处在大变革时代,在鼓励改革勇于创新和允许失败的同时,更应当妥善处理好因某些改革出现失误甚至失败而导致的群众利益损伤,只有敢于担当,让群众为政策调整甚至改革失误承担的成本越低,改革才具有群众基础和可持续性,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好20年前的“历史遗留”,那么20年后,今天改革中呈现的某些问题,谁还会“认账”?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维扬书生:培训机构为啥货真价实的“假老师”扎堆?

而事实上,各类名师的教学业绩不见得就比普通教师好到哪里去,在论文、大赛、课题至上的年代,许多教师仅仅凭借花钱发的论文和课题、表彰而...[详细]
齐鲁网 2017-08-29

刘天放:浴场游客“任性”溺亡不亚于猛兽区下车

可见,游客无视规定,擅自滞留于海滩,或游客不听劝阻,在不适合游玩的天气状况下依然铤而走险,即是海水浴场溺亡事故发生的主因。甚至可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8-28

杨玉龙:七夕节与现代的结合不只是“浪漫经济

传统文化与传统节日,是我们宝贵的财富。无论社会怎样发展,时代怎样变迁,科技怎样发达,守住了传统文化之脉,才会筑牢民族之魂。因此,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8-26

朱永华:在“手术规范”里没有“吃瓜的医生”

细节是否规范往往决定着攻克疾病成败的关键。平时不注意诊疗规范,医院对医护人员不时时强调规范,久而久之,医护人员就会“习惯成自然”,...[详细]
齐鲁网 2017-08-25

刘天放:对随意行使公权的民警不能调离了之

民警即“警察”,在我国多称为“民警”,但民警不为民办事,搞得人心惶惶,反倒执法犯法。由此,该案看似小事,实则大事。现在事情搞清楚了...[详细]
齐鲁网 2017-08-21

朱永华:查处童工问题,应给予监护人相应处罚

为整个社会营造出拒绝童工的法治氛围,未成年人才能安心回到课堂,完成学业;才能厚积薄发,为改变家庭状况和国家经济乃至各项事业的持续发...[详细]
齐鲁网 2017-08-21

朱永华:共享时代更要注重“共享素质”的培养

共享企业,更不能把车辆的乱停乱放甚至人为损毁一股脑的全推到市民群众的素质问题上,还应当积极认真检查自己和不断完善管理与服务,否者,...[详细]
齐鲁网 2017-08-13

朱永华:听懂《老师我想对您说》的“画外音”

老师、学校和各级教育部门乃至所有家长们,不仅再不能让孩子们失望,更有责任和义务将违背师德的课外收费补课彻底清除干净,不要让小作者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杨玉龙:打击偷票房、盗版需要有“战狼”精神

的确,盗版与偷票房,侵害者“拿命换电影”的制作团队,哪怕一分一毫,也是人家的血汗钱,岂能说偷就偷、说盗就盗?人人“诛”之,才会维护...[详细]
齐鲁网 2017-08-04

梅子缙:政务微博被盗两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们可以发现,思维的懒惰比管理的漏洞更可怕。作为认证官微,申请时扫描了单位盖章后的认证申请,如果能够真正将官微被盗当回事,怎么可能...[详细]
齐鲁网 2017-08-03

堂吉伟德:“善心式”的网络传销模式,值得解剖

组织者被抓,传销网络被打,再庞大的组织也会土崩瓦解。不过,后续处理才仅仅开始,处于末端的“投资者”们,注定会像非法集资那样损失惨重...[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前溪:"妖精女王"车祸身亡,能否警醒飙车党

"妖精女王"车祸身亡能否警醒飙车党?这恐怕很难,除了增加惩罚,还需要警力的增加打击力度,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提高安全意识,能够有生命意识...[详细]
齐鲁网 2017-07-30

戴先任:“百家协会吃一家企业”是权力搅混水

有的协会甚至还是“红顶中介”,具有“二政府”性质,企业怎么敢怠慢?这些协会商会学会就如同压在企业头上的一座座大山,对企业层层盘剥,...[详细]
齐鲁网 2017-07-27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