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齐鲁时评 > 微评论 > 齐鲁锐评

付彪:取消“O”牌亟需扎紧关得住特权的笼子

[提要]取消“O”牌不仅取消的是一种表面上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在制约“特权车”上迈出了积极的第一步。

  作者 付彪

  各地“O”牌照的汽车多年来都是拥有和其他字母号段不一样行驶权力的号牌,也就是所说的特权车。4月16日,贵州公安部门宣布:到4月30日,贵州省“贵O”专段号牌将全部停用;15日,武汉市公安局也启动“鄂O”号牌更换工作,沿用了18年的“鄂O”公安专段号牌,将被“鄂A”普通号牌取代。至此,全国逾20个省份已取消或宣布取消“O”牌车。(4月19日《央广新闻》)

  取消“O”牌的意义自不待言,至少从名义上否定了“特权车”,让群众看到所有车辆在法律面前应当一律平等。正如有网友说,取消“O”牌不仅取消的是一种表面上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在制约“特权车”上迈出了积极的第一步。

  但取消“O”牌与取消“特权车”不能画等号。比如,有些地方“O”牌取消后,代之以另外的特殊号码,混入民用车牌中,交警牢记在心,公众却无从识别和监督。这样带来的影响甚至比不取消“O”牌更严重。因为车有特权不只是一块牌子,还有其他因素,如通行证、工作证等,只要亮明身份,交警该照顾的还会照顾,不敢管的照样不敢管,而这些没有公开身份的“特权车”隐藏在公众的视线之外,特权将更加隐蔽,失去监督的权力,其气焰或将更为嚣张。

  这就是说,取消“O”牌易,杜绝“特权车”难。难就难在特权思想难以消除。如果依然保留着特权思想,无疑就难以实现这种制度设计的初衷。因此,取消“O”牌形式上的特权后,需要跟进的就是要着眼消除官员的特权思想和交管部门的特权认同,织牢关得住“特权车”的笼子。

  “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厘清和恪守权力边界,制约和监督权力的鲜活比喻。将“特权车”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一方面要尽快厘清和界定各级官员包括交管部门在内的权责边界,用制度将凌驾和超越于交通法规之上的特权约束起来,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执行法律没有例外;另一方面要切实将权力晒在阳光之下,借助技术和公众的慧眼予以监督和执行,多管齐下,织牢制约和监督权力运行的“制度之笼”.制度的笼子一定要严密、结实,否则“特权车”就不会乖乖进入制度的笼子里,仍以另一副“马甲”在公路上狂奔。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杨凡、王鹏]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