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乔木:“辞灶”,承载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来源:齐鲁网

作者:乔木

2018-02-08 09:29:02

编者按:年俗,是一种历史记忆,也是一种乡里人文。有人说每年的“年味儿”淡了,其实是人们对“年俗”缺少了一点“敬仰”之情。为深入挖掘各地原汁原味的过年习俗,重现最富真情的年俗世界,齐鲁时评在春节期间推出年俗专刊,邀请各地的社会评论员,以深入乡村,融入城市的真切感受,谈一谈年俗的原典世界,看一看年俗的新变化、新发展。

“网络旺年”系列文章之二:“辞灶”,承载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腊月二十三,是乡亲们“辞灶”、为灶王爷送行的日子。乡亲们又管这天叫“小年”。

记得小时候,我家和其他人家一样,位于堂屋东南角的灶台上方常年贴着一张木版印制的“灶王爷”画像。

没有文化的父母对各路神明都无比虔诚,每逢年来节到,祭祀神明是必做的功课。虽然当时生活条件不济,可到了该祭祀的时候,总会准备一些平日里人都舍不得吃的美食作为供品。

这“灶王爷”即是父母和乡亲们常年供奉的一位大神。每年年关将至,乡亲们都会去集市上“请”回一张灶王画像来,“请”自然是购买,但乡亲们认为“买”这个字对神不恭敬,所以都忌讳这个字眼,而改用“请”字。乡亲们“请”回来的灶王爷画像,并不完全一致,有好多版式,有的只画灶王一人,有的则画着灶王和灶王奶奶,有的还在灶王爷身边绘有童男童女或诸多小神。虽然笔画简洁,倒也古朴传神。

画像两边一般都写着“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或“上天言好事,回府降吉祥”的对联,横批上写着“东厨司命”、“一家之主”或“久久平安”、“吉祥如意”等寓意吉祥的词语,画像的顶部还写着月历。

每年腊月二十三,天色已经黑下来,到了该送灶王爷启程的时候了。母亲都会将平日里吃饭用的方桌搬到堂屋门口东侧的神龛前,那神龛只是在墙上砌挖的一个很小的洞口,里面并无神像,只有一个灰色的香炉,看来是供奉诸神通用,香炉里插着一把父亲刚刚点燃的香,此刻正香烟袅袅。

方桌放好,母亲将事先准备好的炸丸子、烀松肉、点心、果品等四只瓷碗一一摆放整齐,每只碗上再放一双筷子,还要摆上三个斟满酒的小酒盅。

准备妥当,母亲便把我们这些孩子们都叫过来,跟着她跪在供桌前,然后把一大卷烧纸点着,一边用木棍拨动烧纸,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大意是到一年到头了,一家老的少的都挺好的,请灶王爷到天爷爷那里给说得好着点,保佑一家老小新的一年都平平安安。

待那烧纸彻底化为灰烬,母亲便捏起小酒盅在灰烬上方横着倾洒在地,再对着神龛郑重地磕三个头,这才起身拍拍膝盖上的尘土,再将方桌连供品一并搬回屋里去。

起初,我们兄弟姊妹几人虽然不懂何故,但也学着母亲的样子双手合十,摆出虔诚的姿态先是作祈祷状后跟着磕头。及至后来上学,年龄渐长,我知道这是封建迷信,便常常在祭祀前跟母亲开玩笑说她没有文化,母亲总是狠狠地剜我两眼,说:“小孩家家的知道嘛,才念几天书就敢胡说八道?!”说完一如既往地精心做着祭祀的准备。

我不敢再多言,但也绝不再加入到跪拜的行列中去,母亲拿我没办法,只好叫听话的姐姐和年龄小的妹妹、弟弟继续跟着她祈祷跪拜。

只是有一样,我到现在也没闹明白,为何祭灶神从来都是母亲在那里祈祷,父亲却是忙着其他的活计。后来问过父亲,他只说这都是女人们该操心的事,不知道是否暗含着男尊女卑的思想。

说到这灶王爷,乡亲们都说他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灶王爷自上年除夕被请到家里以来就一直留在家中,每年腊月二十四要去天庭向玉皇大帝禀报,报告所住之户的善恶言行,玉皇大帝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再将这一家在新的一年中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的命运交于灶王爷之手。

而关于灶王爷的来历,有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古代有一户姓张的人家,兄弟俩,哥是泥水匠,弟弟是画师。哥哥拿手的活是盘锅台,东街请,西坊邀,都夸奖他垒灶手艺高。年长月久出了名,方圆千里都尊称他为“张灶王”。

说来张灶王也怪,不管到谁家垒灶,如遇别人家有纠纷,他爱管闲事。遇上吵闹的媳妇他要劝,遇上凶婆婆他也要说,好像是个老长辈。以后,左邻右舍有了事都要找他,大家都很尊敬他。张灶王整整活了七十岁,寿终正寝时正好是腊月二十三日深夜。

张灶王一去世,张家可乱了套,原来张灶王是一家之主,家里事都听他吩咐,现在大哥离开人间,弟弟只会诗书绘画,虽已花甲,但从未管过家务。几房儿媳妇都吵着要分家,画师被搅得无可奈何,整日愁眉苦脸。有天,他终于想出个好点子。

在腊月二十三日张灶王亡故一周年的祭日,深夜,画师忽然呼叫着把全家人喊醒,说是大哥显灵了。他将儿子媳妇全家老小引到厨房,只见黑漆漆的灶壁上,飘动着的烛光若隐若现显出张灶王和他已故的妻子的容貌,家人都惊呆了。

画师说“我寝时梦见大哥和大嫂已成了仙,玉帝封他为‘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你们平素好吃懒做,妯娌不和,不敬不孝,闹得家神不安。大哥知道你们在闹分家,很气恼,准备上天禀告玉帝,年三十晚下界来惩罚你们。”儿女侄媳们听了这番话,惊恐不已,立即跪地连连磕头,忙取来张灶王平日爱吃的甜食供在灶上,恳求灶王爷饶恕。

从此后,经常吵闹的叔伯兄弟和媳妇们再也不敢撒泼,全家平安相处,老少安宁度日。这事给街坊邻友知道后,一传十,十传百,都赶来张家打探虚实。

其实,腊月二十三日夜灶壁上的灶王,是画师预先绘制的。他是假借大哥显灵来镇吓儿女侄媳,不料此法果真灵验。所以当乡邻来找画师探听情况时,他只得假戏真做,把画好的灶王像分送给邻舍。如此一来,沿乡流传,家家户户的灶房都贴上了灶王像。

从此,岁月流转,风俗流传,我国民间就形成了腊月二十三给灶王爷上供、祈求合家平安的习俗。

而据考证,灶王爷在夏朝就已经成了汉族民间尊崇的一位大神,自周朝开始,皇宫也将它列入祭典,位列“五祀”之首(祀灶、门、行、户、中雷五神),成为固定的仪式。《论语》中,就有“与其媚舆奥,宁媚与灶”的记载。

对于灶王爷的来历,说法不一,有的说是灶王爷的前世是黄帝、炎帝,有的说是祝融,有的说是钻木取火的“燧人氏”,有的说是神农氏的“火官”,有的说是为黄帝作灶的“苏吉利,有的说灶神姓张,还有的说灶王爷是女性,等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本就是传说,又哪里会有定论?没有文化的乡亲们当然没有心思去理会灶王爷的来历,只凭他掌管人间祸福这一条就得毫无保留地崇拜他、信奉他、供养他。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煞有介事地说,灶王爷上天专门告人间罪恶,一旦被告,大罪要减寿三百天,小罪要减寿一百天。

灶王爷厉害至此,乡亲们岂能又岂敢不恭敬有加?当然要在其临上天庭前好好打点一番,求其在玉皇大帝面前高抬贵手,多多美言。

宋代诗人范成大曾经写过一首《祭灶词》,对当时汉族民间祭灶作了极其生动的描写: “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

对于祭灶神,民间还有“二十三,糖瓜粘”的说法,意思就是通过供奉用麦芽糖做的糖瓜,让灶王爷的嘴巴变甜,到玉皇大帝那里说些甜言蜜语,还要把灶王爷的嘴巴粘住,不让他如实禀报不好的东西。

自然,从正常的逻辑分析看,这显然自相矛盾。既然把嘴巴粘住,无法言说,岂不是甜言蜜语也无法说于玉皇大帝听?总不会粘住的嘴巴只会说甜言蜜语不会说其他坏话吧?

这不过是乡亲们一个最朴实最美好的愿望罢了,至于能不能实现得了,那得上天诸神安排,自己说了不算。

乡亲们常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善良的人家对灶王爷恭敬有加,一年到头积德行善,那些心地不善的人对灶王爷也不敢懈怠。他们做过亏心事,自然心中有鬼,岂能不怕灶王爷到玉皇大帝那里如实禀报自己的恶行让自己遭了报应?所以他们对灶王爷更是毕恭毕敬、格外虔诚,在灶王爷面前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只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们当时守着灶王爷说得再好听,来年还是依然故我,该不孝顺老人的还是不孝顺,该偷鸡摸狗的还是照偷不误。

祭祀完毕,送走了灶神,到了腊月二十四,家家户户就要打扫房子。此举有多重寓意,既有除尘(陈)迎新的希冀,也要迎接年后来拜年的乡亲和各路亲戚不是?何况,一周后,也就是大年三十晚上,灶王爷还要带着一家人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和其他诸神一同来到人间,当然也要收拾得利利索索,给众神留个好印象。

其他神仙在过完年后会再度升天,而只有灶王爷会继续留在乡亲们的厨房内,监管新一年的言行。

毋庸置疑,灶王爷子虚乌有。只是,他作为监管人间善恶的正义化身,彰显了乡亲们朴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寄托着乡亲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

真正掌管乡亲们命运的还是自己心中那向真向善向美的价值追求和生生不息地奋斗啊!

作者简介:乔木,临邑人,七零后,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泉城,案牍之间谋生,闲暇之时追梦,笔尖下忆故乡往事,文字里寻人间真情。累计创作发表6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人生》《中国文学》《鲁北文学》《中国人口报》和凤凰网等报刊和网络,个人公众号《我从故乡来》应邀入驻山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客户端《闪电》和搜狐网搜狐号,作品《河堤上那一座孤坟》获凤凰网“樱桃奖”一等奖。

TIM截图20180208092809

微信公众号“我从故乡来”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三分钟》:理解铁路人,更要珍惜团聚

杭州东一对铁路职工,在春运期间,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见面,对于他们来说,可以说是一种“奢求”。也正因为如此,每一分钟的见面,对于他...[详细]
齐鲁网 2018-02-07

纪家坪:小春雨得到医治,脱贫关键在于“走心”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扶贫工作,就是通过我们的“走心”,让勇敢地来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困难群体,...[详细]
齐鲁网 2018-02-07

江德斌:“雪天菜冷打差评”,人不能不近人情

不过,就是这样的处罚措施,一样难以得到大家的认可,毕竟这是恶劣天气造成的意外事件,并非店家和外卖小哥故意所为,不应对其采取任何处罚...[详细]
齐鲁网 2018-02-02

刘天放:“独生子女护理假”落实的关键在于企业

多地推出的“独生子女护理假”显得很人性化,也备受称赞,不仅免去了独生子女看望父母无暇的尴尬,还能使老人有规律地与自己的独生子女团聚...[详细]
齐鲁网 2018-01-27

江德斌:“春节恶搞毛衣”,个人隐私意识该醒醒了

“春节恶搞毛衣”戳中了年轻人的软肋痛点,其所印制的回应话语,都是针对亲戚的毒舌“拷问”而设计,为了堵住对方继续盘问下去的嘴,不得已...[详细]
齐鲁网 2018-01-26

江德斌:“春节不打烊”要照顾快递员福利、情感

现在电商购物和快递均已全面普及,广大消费者已习惯上网购物、寄收快递,春节本来就是消费旺季,适宜电商开展业务,却因往年快递公司春节配...[详细]
齐鲁网 2018-01-25

邓荣河:腊八节,为年老的父母亲熬上一锅腊八粥

母亲的腊八粥开始变得丰富多彩,红枣、核桃、黑米、香米、葡萄干、红豆、小米等,样样俱全。腊八粥越来越好喝,但由于考学、工作、成家,我...[详细]
齐鲁网 2018-01-24

吴云青:给予自闭症家庭力量,政府的帮助太重要

有些事只有政府做得到:在通过社保福利制度给予适当补贴之余,重视相关学术研究,加快治疗、康复、教育等相关专业和机构的发展,唯此才有望...[详细]
齐鲁网 2018-01-24

罗志华:孩子成“药师”,道出儿科医生的辛酸

但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很多时候,医生必须咬紧牙关坚守岗位,这是由这个职业的特性所决定的,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你累别人也累;因为患...[详细]
齐鲁网 2018-01-23

朱永华:铁链锁不住叛逆的童,单亲家庭当忧思

如何严肃婚姻道德观念,夫妻双方在追求个人幸福的同时,如何强化家庭责任意识保障和睦稳固,为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却也是我们...[详细]
齐鲁网 2018-01-22

刘天放:年轻人的婚育观不能只有“晚婚晚育”

而对个人和国家来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或是“早婚早育”也是利己利国。利己,有利于优生优育,有利于家庭的健康和幸福,有利于事业打...[详细]
齐鲁网 2018-01-12

黄齐超:红包碰瓷,考验的是教师职业道德敏锐度

毫无疑问,每一位教师都要秉持自己的职业操守,不沾染铜臭,严格遵守教育领域的法律法规。当遇到家长赠送的红包时,无论是碰瓷还是真心实意...[详细]
齐鲁网 2018-01-11

刘天放:把大学生创业理想化、简单化,不合时宜

大学生千万别在创业这道盛宴中迷失。创业不是一时的心虚来潮,也绝非投机取巧,而是要具备从资金、团队到运作、经营等各种本领,如果没有这...[详细]
齐鲁网 2018-01-0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