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年俗的原典世界:除夕点灯守岁 一年“亮堂堂”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凤敏

2017-01-23 09:59:01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刘凤敏

除夕,俗称“大年三十儿”,是年根儿最忙、最热闹的一天,白天要“忙年”,晚上要“守岁”。

除夕,有旧岁至此而除,来年另换新岁的意思,所以这一天的活动都以除旧布新、消灾祈福为中心。早晨,人们都要忙着打扫院子、贴春联、贴“福”字、挂灯笼,然后开始准备中午的“团圆饭”和晚上的“饺子宴”,旧时还要准备“踩岁”用的芝麻秸、高粱秆。到了中午,就是人们常说的“过大年”,家家都忙着置办丰盛的年“嚼裹儿”, “八碟四海碗”是必不可少的,家家都早早地炖肉、炖鱼、炖鸡、炒菜,头中午12点必须开饭,整个村子都飘散着浓浓的饭菜香,融合成浓浓的年的味道……

守岁,是除夕的重头戏,这是农村老家过年的传统习俗,而守岁前是要祭祖、接神的,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封建迷信,本质上是强调天地人要和谐地在一起。祭祖时,饭前要鸣炮示知,傍晚还要集中燃放一阵鞭炮,并焚香、敬纸,习惯称为“安神”,犹如人间宴会以前发散请柬,邀请天地诸神。如今,真正祭祖、接神的很少了,但守岁饺子是一定要吃的。

除夕之夜,全家人团坐桌前,开始了团年、守岁的进程,先是包饺子,人们在饺子馅里放上一枚硬币,当然这枚含有硬币的特殊饺子,其外观还应该保证跟其它的同类没什么两样之处,然后将其混杂在饺子中蒸熟或煮熟后,谁要是吃到了那“硬币饺子”,就预示着谁在来年是有福之人。那时,为了能吃到那预言到明年幸福的“硬币饺子”,我和哥哥们往往已经吃饱了的时候,还要多吃几只,硬撑着坚持到“硬币饺子”的最后出现,有几次的福星都是这样被我抓到手的。 

吃过饺子,就真正进入守岁的时间了。家家户户都要在所有的屋子里点上灯——是那种“洋油灯”(煤油灯),一直亮到次日天明,听奶奶说这样就意味着家里一年都是亮堂堂的。那个时候,村里没有电,人们就用废旧的玻璃药瓶、墨水瓶制成煤油灯,瓶口盖着一个圆形的铁片,铁片中间嵌着一根细管儿,里面絮进了棉线做成的灯捻儿,煤油便沁上去,划一根火柴,灯就亮了。灯光摇摇的,颤颤的。那时,我常常用火柴棍儿挑“灯花”,母亲便阻止我说:“别玩了,玩灯是要尿炕的!”后来,我才知道母亲不让我玩灯是为了节省一点煤油。 

昏黄的灯光里,一家老小都围在烤火盆边守岁,边烤火边拉家常,每个人都好像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东家娶媳妇,西家婆媳闹矛盾,南家的老母猪一窝就下了十五个猪崽儿,北家的老绵羊一胎生了四只小羊羔,不管是雅还是俗,只要有趣、逗乐,就一股脑儿地讲出来。说到精彩处,大伙儿都哄堂大笑,有的笑得前仰后合,有的笑得眼泪直流,有的笑得叉了气。夜深的时候,孩子们的瞌睡就上来了,但有了瞌睡也不睡,便缠着大人讲“瞎话儿”(故事)。农村的孩子们最喜欢听“鬼”的故事,讲到害怕处,吓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一骨碌便钻进妈妈的怀里,却还不依不饶地央求着往下讲。于是,大人们这个讲了那个讲,一直讲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上一会儿。

守岁,让人觉得有无穷的乐趣。当然,守岁是有许多讲究和禁忌的,象小孩子就不能乱开口讲话,生怕日后遭遇不测,也不允许打碎东西等等。当然,大人们会用“百无禁忌”之词来婉言和化解。如果谁不小心真的打碎了杯子、盘子什么的,大人们就赶忙说:“没事没事,碎碎(岁岁)平安。”

在过去那严重缺乏文化生活的年代里,人们守岁没有电视可看,甚至连收音机都没有,但人们聚在一起过得却很快乐。如今,守岁的内容早已不再是点“洋油灯”、东家长西家短、讲“瞎话儿”了,而是边喝茶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逐渐地看春晚渐渐地成了一种新年俗,虽然很多人并不是像从前那样自始至终把整台晚会看完,但也会看上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节目,然后再评头论足一番。倘若,这春晚真的停播了,我想这过年也是少了一道“年味”。

现在,随着微时代的到来,人们干脆又抱着手机在网上看直播、发微信、抢红包,自娱自乐,一直玩到嗨,再也没有过去守岁那么多讲究了,倒也其乐融融。随着零点的到来,人们都会跑到屋外燃放鞭炮,迎接“年”的到来,那浓浓弥漫的硝烟也好似笼罩了那从天而降的吉庆祥和。小时候,我总是站在院子中央,用一条细长的小木棍儿挑起挂鞭的一端,用火柴把最下面的一粒鞭炮点燃,噼噼叭叭的声音就从棍子的震动中传来,震耳的余音尚未散开,空气里就已弥漫起了浓浓的火药味。

烟气散开后,我还要常常在满地的炮屑里,小心地捡拾那些哑炮,有幸找到一粒两粒就会兴奋的小脸通红。在密集的鞭炮声中,“年”悄然就来了……在醇厚的记忆里,想着自己童年时除夕守岁的枝枝节节,原始的民俗对人们的约束力似乎愈来愈小,人们已不再重视过年的形式,就连除夕的团圆饭,人们也不一定在家里吃了,也不再祭灶祭祖了,过年的一些传统民俗也渐渐被淡化。蓦地,我的心好像失掉了什么……也许,过年的内涵在变,但过年的风俗早已在我心里扎了根,我固执地怀恋着,那是一种历史、一种文化、一种浓浓的扯不断的情愫。

1485047178840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朱永华:“空巢青年”何尝不是高境界的生活选择

空巢青年给人的印象就是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一幅颓废的容颜。而事实上真正所谓的“空巢青年”,在工作中或出门在外,不仅职业形象很好,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1-23

殷建光:“我可能是假的”流行是“自我娱乐”

现代生活节奏很快,生存竞争压力很大,人们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遇到挫折,一句“我可能是假的”自我解脱,自我娱乐,是一种十分轻松的发泄方...[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春节礼俗,家国天下的盛宴

年的礼俗,将种种重要的价值包藏其间,欢天喜地而又不露声色,不知不识而又寄意深远,乃一场家国天下的盛宴。在岁月无尽的轮回中,寄托着一...[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每年老一岁 我却仍盼着过年

“年”都在年复一年,每年我们都能重回文化的故乡。过年的很多方式确实都在变,可与家人团聚,骨子里那浓浓的亲情从未改变。过年了,我又会...[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年味儿”并没有“淡了”

鸡年将至,“年味儿”渐浓。年味儿散发的不仅是对亲人的挂念,对新一年的想往,更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家、进取、孝顺、勤劳的文明风俗。有人说...[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磊磊:电子竞技列入本科专业不是鼓励去打游戏

教育部公布的13个增补专业中,“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亦即是说,打游戏也已成为一门专业课程。可即便处在电竞蓬勃发展的时代,这...[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舌尖上的年俗:爱蒸碗,馋过年

“蒸儿”就是蒸碗,上四个,六个,或者八个,再上两个汤,一咸一甜,咸汤多是汆丸子,甜汤里有银耳、红枣,有时还会削上几片苹果,剥好几瓣...[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黄齐超:莫让“下蛋公鸡”成不良广告“战斗鸡”

依法管理广告,监管部门和发布广告的媒介应当有鲜明的态度:违法违规广告,应予以严惩;而对于打法规擦边球的低俗广告、不良广告,虽然可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年是时间转换的标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可以说“过年”是国人对时间的最大“崇拜”,而由此形成的“过年”习俗,悠悠传承几千年...[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丙申岁末杂咏:冬月读史 腊八戏题

又曰:“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人生在世,恒苦多情。是故因其所遇,发而为歌诗。一组小诗,不拘声律,或悲或喜,率性而为,岂敢谓之工乎...[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刘欣:小学老师“诗评语”,学高为师的典范

这大概就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力量。在我们大力弘扬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教育的今天,一份小小的期末评语,承载了大内涵。期望孩...[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辞灶“忙年” 来年降吉祥

灶王爷要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每家的功过,玉帝再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决定新一年中该家庭的吉凶祸福,因此这一天对全家意义重大。所谓辞灶者,...[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杀猪过年 邻里尝尝荤

每逢过年买年货,小时候家中杀年猪的情形就会在我眼前浮现,一想到那肥得流油的肉片,喉咙会不自觉地动着咽口水。那个时候,家中有了余粮,...[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