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年俗新谈:春节礼俗,家国天下的盛宴

来源:齐鲁网

作者:胡春雨

2017-01-22 09:07:01

年俗

作者:胡春雨

年年过年,从小到大,从古到今。年的到来,竟有着如此不可抗拒的神力:普天下的人们,不约而同,满载行装,无论千山万水,无论天涯海角,向着同样的方向进发——家。无论走得多远,无论荣辱浮沉,总要回到那个共同的原点。当车站的门口,蓦然间排起了道道长龙,当男女老幼行色匆匆拖家带口,一年的拼搏终于告一段落,从此迈开了年的步伐。又是一个春夏秋冬的轮回,年的到来,终于给岁月的年轮,画圆了最后的圈。

小时候盼过年,长大了以后呢?还是盼着过年——至少我是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成人世界的珍品。据说大人们不喜欢过年,是因为过年过的太累:累在旅途奔波,累在人情往来,累在操持家务。岁月的流逝,距离青春的年华,让孩子们年年进发,让大人们年年远去。孩子的时代,我们拥有最为天真、最为纯净的心灵,可以感动一切哪怕最为微小的美好。于是年的到来,赐予我们无穷的欢乐,一把鞭炮,一件新衣,便可让我们尽情的释放,似乎年首先属于孩子们。但我依然喜欢过年,可以放下疲惫的心灵,融入年的色彩。年的到来,送给我们的,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民俗画卷。

这么多年下来,心目中年的意象,似乎从未改变。它是大红的对联,它是火红的鞭炮,它是红火的锣鼓。当然,对于我这成人世界的“珍品”而言,还有平常不太好意思穿的大红袄。它是一把腊八蒜,据说只有这一天泡的蒜方得天时之正,最为好吃;它是小年的大扫除,尽管这是过年我唯一不中意的节目,却让我们清除了旧岁的积尘,在清亮中迎来新的年华;它是大年三十那桌团圆饭,一台必不可少的春晚,在观看之前等着大家吐槽;它是大年初一的大拜年,小时候骑着车子到处乱转,而今大可用手机编个过年的段子,便一头扎进了亲朋的门户。节目还有好多,但同样的红红火火,同样的有条不紊:初二回娘家,让嫁出门的女人们,带着她的家人重回姑娘时代的家;它是破五,令人颇不适应的走出年的节奏,类似我这样的“珍品”中人,还会掰着指头算算,离元宵节还有几天。直到元宵灯会,等到“东风夜方花千树”,不管有没有碰到“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起码可以站在“灯火阑珊处”感慨的说:等到二月二龙抬头了,今年的事业才叫开始。

西方最大的节日叫耶诞节,那里是基督教的世界;东方最大的节日叫春节,这里是洋溢着人文情怀的民族。无论灵魂的深处 栖守着什么样的神明,但节俗的力量同样伟大,同样寄托着人类对岁月的珍重,对生活的热爱,对人世的经营。回味我们的年,总是等在辞旧迎新的时刻,层层打理我们各种主要的社会关系:从长幼尊卑到血亲姻亲,从同学朋友到领导同事。在原汁原味的年俗中,还有同样重要的一环:对神明与祖先的祭祀。于是多彩的礼俗活动,绘成了一副立体的画面,不仅梳理着人类赖以存在的伦理关系,而且沟通着迥隔的神人,连接着逝去的祖先与无穷的子孙。于是从现世到神明,让生命与人生的价值得到升华,让人伦共处和谐有序。

九州各地在千秋百代的演进中,形成了千变万化而又不离其宗的民俗。在东方文明从古典向现代的转型中,有的民俗也许已经土的掉渣甚至不可理喻,当我们细细品味,却又朴实庄重或者风趣可爱。譬如年二十三,已经搞不清灶王爷是不是真的会升天,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小心翼翼的伺候他,请他到玉帝面前多多美言。但让我们享受了一年人间烟火的灶王爷,既是如此的通融和蔼,却又明明白白的告诫子民们:头顶三尺有神明,正时刻鉴察着吾人心头的善恶。

哪怕祭祀的条件变得越来越简陋,我们也会恭恭敬敬地迎回逝去的祖先,虔诚地摆上第一口年夜饭,让祖先与子孙超越时空的阻隔,在心灵的交流中共享尘世的福泽。节日的真谛,绝不仅仅是感官层面的快乐,“春节愉快”之中,何尝不是通俗化的神学,是意象化的生命哲学呢?春节的礼俗,让一个民族在世俗生活之中,受到不知不觉而又不容置疑的教化。世代生活在这方水土上的人们,也许会趋避生冷的法律,但会无条件信守亲切的礼俗,让我们在樽俎间懂得敬畏、懂得感恩、懂得恭敬。

对我这酒量不大的酒徒而言,春节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那壶酒。从年根开始喝,三下五除二,一直喝到大过年,没准儿还要接着喝到上班。贪杯的老少爷们儿,喝得天旋地转;不好这口的亲朋好友,也就不堪重负。“洞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几千年的酒文化至此发挥的淋漓尽致,细品其中的滋味,乃是亲和、忠厚、热情。“过犹不及”,至于喝的中不中,那就看世风流转和自己的人生智慧了。早在几千年前《礼记-乡饮酒礼》的时代,中国式的酒席,便承担着“彼国安而天下安”的重大功能,通过寻常的人际交往,实现“贵贱明,隆杀辨,和乐而不流,弟长而无遗,安燕而不乱,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国矣。”一杯酒,总要表达深刻的意思;一桌人,总为各种因缘聚首浮生。所谓礼俗,不见得正襟危坐、耳提面命,中国文化中所谓礼,无非共同的行为准则;人类社会中所谓俗,首先是共同的生活方式,两者互为表里,然后落地生根。

在我们的文明中,不见得每天去清真寺做祈祷,不见得每周去天主堂做礼拜,而是将一个民族赖以生存、赖以发展的价值观念,自然而然的融入到生活之中。我想,这正是中华文明蓬勃发展的生命力之一。《尚书-尧典》云:“百姓不亲,五品不逊,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宽。”先哲所谓“教民成俗”,贵在通过日常生活实现教化的目的,所谓“风俗者天下之大事”,让他的子民们沐浴文明的光辉,除去野草般易于滋蔓的陋俗,从而营造社会的和谐,在历史的进程中立于不败之地。

《孟子》说:“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又说:“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回味年俗,岂不信然?年的礼俗,将种种重要的价值包藏其间,欢天喜地而又不露声色,不知不识而又寄意深远,乃一场家国天下的盛宴。在岁月无尽的轮回中,寄托着一个民族永恒的观念。(作者系文化学者、律师)

1484955231879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年俗新谈:每年老一岁 我却仍盼着过年

“年”都在年复一年,每年我们都能重回文化的故乡。过年的很多方式确实都在变,可与家人团聚,骨子里那浓浓的亲情从未改变。过年了,我又会...[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年味儿”并没有“淡了”

鸡年将至,“年味儿”渐浓。年味儿散发的不仅是对亲人的挂念,对新一年的想往,更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家、进取、孝顺、勤劳的文明风俗。有人说...[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磊磊:电子竞技列入本科专业不是鼓励去打游戏

教育部公布的13个增补专业中,“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亦即是说,打游戏也已成为一门专业课程。可即便处在电竞蓬勃发展的时代,这...[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舌尖上的年俗:爱蒸碗,馋过年

“蒸儿”就是蒸碗,上四个,六个,或者八个,再上两个汤,一咸一甜,咸汤多是汆丸子,甜汤里有银耳、红枣,有时还会削上几片苹果,剥好几瓣...[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黄齐超:莫让“下蛋公鸡”成不良广告“战斗鸡”

依法管理广告,监管部门和发布广告的媒介应当有鲜明的态度:违法违规广告,应予以严惩;而对于打法规擦边球的低俗广告、不良广告,虽然可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年是时间转换的标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可以说“过年”是国人对时间的最大“崇拜”,而由此形成的“过年”习俗,悠悠传承几千年...[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丙申岁末杂咏:冬月读史 腊八戏题

又曰:“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人生在世,恒苦多情。是故因其所遇,发而为歌诗。一组小诗,不拘声律,或悲或喜,率性而为,岂敢谓之工乎...[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刘欣:小学老师“诗评语”,学高为师的典范

这大概就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力量。在我们大力弘扬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教育的今天,一份小小的期末评语,承载了大内涵。期望孩...[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辞灶“忙年” 来年降吉祥

灶王爷要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每家的功过,玉帝再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决定新一年中该家庭的吉凶祸福,因此这一天对全家意义重大。所谓辞灶者,...[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杀猪过年 邻里尝尝荤

每逢过年买年货,小时候家中杀年猪的情形就会在我眼前浮现,一想到那肥得流油的肉片,喉咙会不自觉地动着咽口水。那个时候,家中有了余粮,...[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舌尖上的年味:香甜的炒米 绵绵悠长

总有办法让我们无视它的存在。是那香味不够馥郁吗?是那金黄不够夺目吗?都不是,这代表第一道年味的鲜活诱惑,似乎停留在童年馋猫般激动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年俗的原典世界:小乡村 赶年集 买年货

寂静了一冬的小乡村霎时热闹起来,原本寂寥的乡村公路上随处可见骡马车、自行车、太平车、步行者混编而成的车流和人流,伴着此起彼伏的欢声...[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戴先任:“年关焦虑症”很多时候是“自作自受”

春节回家的人,也可能患上“年关焦虑症”,甚至出现抑郁等状况,如曾有报道,有一男子为此1个月瘦了10多斤,严重影响了身心健康。所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