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年俗新谈:“年味儿”并没有“淡了”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7-01-21 07:34:01

年味儿

作者:刘天放

鸡年将至,“年味儿”渐浓。年味儿散发的不仅是对亲人的挂念,对新一年的想往,更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家、进取、孝顺、勤劳的文明风俗。有人说近些年年味儿淡了,果真如此吗?

那什么是“年味儿”呢?恐怕见仁见智。我本人的记忆中年味儿就是杀猪,因为当时每到快过年的时候,家里的那头养了一年的猪就要成为口中美味了。还有,年味儿就是放鞭炮、贴春联、扭秧歌、送灶王爷、赶庙会、拿压岁钱、办年货……其实,年味儿就是人味儿,就是在春节这个时间节点上大家都把手里的活儿放一放,与全家人聚在一起愉快地儿玩几天,放飞心情,尽享阖家团圆之乐。

代表“年味儿”的还有祭祖、穿新衣、吃饺子、打牌、腌腊肉、灌香肠、踩高跷、耍杂技、点灯笼等,好像有了这些,再加上过年的心情,就有了年味儿。过年与贫富无关,属人人共享,就连《白毛女》中极贫的杨白劳,还要在过年前给女儿喜儿买根“红头绳”呢!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后对无数“天天能吃饺子”的中国人来说,对过年的渴望当然变淡了。人们想的不再是吃饭问题,多想的是减肥健身和如何提高生活质量的问题。于是,面对短信、微信、电话拜年,有不少人就说“年味儿淡了”。家里不杀猪了,也不磕头了,鞭炮也放得少了,因此,这年过得越来越不像“年”了。

的确,过去保留下来的一些传统习俗,随着人们思想意识的演进,有些逐渐淡化甚至快要消失了。还有多少家庭包饺子时要在馅里故意放几个硬币、大枣、花生、糖块儿呢?而吃到它们的人也没了过去那种“幸运”加“兴奋”的表情了;还有多少人愿意“守岁”?连孩子们都没了穿新衣的渴望、打灯笼的激动了。城市也没了鞭炮齐鸣的畅快,曾经的欢闹,仿佛一下子就离我们远去了。

孩子们对过年也没有他们上几辈人那样有激情了。在重复着过年一套套繁琐习俗的同时,还要惦记着是否到了该学钢琴和画画的时间,是否完成了寒假作业等。“过年了、过年了”这句小时候临近“三十儿”就带着欢笑频频出口的话,现在基本上听不到了,反倒面对圣诞节、情人节、感恩节等“洋节”,年轻人倒是显得欢实,于是,就有人担心洋节冲击了中国节。

尽管如此,依我看“年味儿”并没有淡,只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而已。生活变好了,新鲜感降低;科技进步了,用新方式在诠释旧式过年的涵义。我们仍回家、拜年、吃年夜饭、贴春联、赶庙会。只要我们还在春节时惦记着家,惦记着家里的亲人,还在吃饺子、放鞭炮、给孩子压岁钱等,这年味儿就在。看拥挤的“春运”人流和车流,那不就是年味儿吗?春节前,赶大集的队伍川流不息,超市里人头攒动,无法停靠的购物私家车排着长龙,那不都是年味儿吗?无论是“春运”还是短信电话拜年,形式变了,可过年的内涵始终没变。

说洋节冲击了中国节?那是商业眼光,而非文化眼光,也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谁见过国人过圣诞节承载了基督教寓意?谁见过国人过圣诞节伴有耶稣、圣母、三位智者、伯利恒、圣诞老人、圣诞树、雪橇、火鸡、驯鹿、蛋奶酒、教堂、火炉、袜子、圣歌等等这些文化和宗教元素?反正我看到的是一群国人在跟着瞎忙活:吃红烧肉、啃猪蹄儿、打麻将、斗地主、看小品、听民歌、敲锣打鼓……与圣诞节八竿子都打不着!这种场面,我在出席过的国内一些圣诞夜晚宴上就没少遇见过。别担心洋节的冲击,洋节在中国没有土壤没有根,中国节才有。

春节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符号”,源头是节气与祭祀。产生于农耕时代的春节传统习俗,确实与城市居民、现代生活有所不同。如今,有的面貌依旧,基本保存下来;有的则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延续。可无论怎样,春节中饱含的团圆、亲情、伦理等,渐已成为中国人的一种祈盼和寄托,沉淀为民族的习俗、文化乃至性格。春节有了“仪式感”,就有了对传统文化的理解、认知、认同、尊重、敬畏,日积月累,过年的内涵就呈多元化。而过年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自身文化的认同,不少国人对于春节的文化意义认识不足。而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要使春节回归本源,让过年在新时代仍然发出优秀传统文化的光辉,彰显其魅力。

由此,让春节这一“文化符号”深入人心,就显得特别重要。春节时围绕“情”这个文化核心,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就是“团圆”。团圆,就是全家聚集在一起,“圆”暗合了中华民族对家庭生活的态度。春节的某些风俗习惯在变,但“文化符号”犹在。数亿人回家过年的春运大潮,年前市场上的购物大军,那不就是浓浓的“年味儿”吗?虽然人们准备过年的时间比过去大幅度缩短,但是大家过年的心境和目的基本上没有变化,只是更多的人去追求更加多元化的生活方式罢了。这些都是形式上的变化,而过年的内容基本没有变。有一些改变是正常的,不会撼动延续了数千年春节文化的根基。

是的,“年味儿”未淡,只要还有对亲人的牵挂,有鞭炮声、有拜年声、有春联、有年夜饭——还有那带着期盼往家里赶的急切的脚步声……(作者系文化学者、专栏作家、媒体特约评论员)

1484880656331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磊磊:电子竞技列入本科专业不是鼓励去打游戏

教育部公布的13个增补专业中,“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亦即是说,打游戏也已成为一门专业课程。可即便处在电竞蓬勃发展的时代,这...[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舌尖上的年俗:爱蒸碗,馋过年

“蒸儿”就是蒸碗,上四个,六个,或者八个,再上两个汤,一咸一甜,咸汤多是汆丸子,甜汤里有银耳、红枣,有时还会削上几片苹果,剥好几瓣...[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黄齐超:莫让“下蛋公鸡”成不良广告“战斗鸡”

依法管理广告,监管部门和发布广告的媒介应当有鲜明的态度:违法违规广告,应予以严惩;而对于打法规擦边球的低俗广告、不良广告,虽然可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大话年俗:齐鲁时评2017春节特别策划

年是时间转换的标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可以说“过年”是国人对时间的最大“崇拜”,而由此形成的“过年”习俗,悠悠传承几千年...[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丙申岁末杂咏:冬月读史 腊八戏题

又曰:“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人生在世,恒苦多情。是故因其所遇,发而为歌诗。一组小诗,不拘声律,或悲或喜,率性而为,岂敢谓之工乎...[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刘欣:小学老师“诗评语”,学高为师的典范

这大概就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力量。在我们大力弘扬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教育的今天,一份小小的期末评语,承载了大内涵。期望孩...[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辞灶“忙年” 来年降吉祥

灶王爷要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每家的功过,玉帝再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决定新一年中该家庭的吉凶祸福,因此这一天对全家意义重大。所谓辞灶者,...[详细]
齐鲁网 2017-01-19

年俗的原典世界:杀猪过年 邻里尝尝荤

每逢过年买年货,小时候家中杀年猪的情形就会在我眼前浮现,一想到那肥得流油的肉片,喉咙会不自觉地动着咽口水。那个时候,家中有了余粮,...[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舌尖上的年味:香甜的炒米 绵绵悠长

总有办法让我们无视它的存在。是那香味不够馥郁吗?是那金黄不够夺目吗?都不是,这代表第一道年味的鲜活诱惑,似乎停留在童年馋猫般激动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年俗的原典世界:小乡村 赶年集 买年货

寂静了一冬的小乡村霎时热闹起来,原本寂寥的乡村公路上随处可见骡马车、自行车、太平车、步行者混编而成的车流和人流,伴着此起彼伏的欢声...[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戴先任:“年关焦虑症”很多时候是“自作自受”

春节回家的人,也可能患上“年关焦虑症”,甚至出现抑郁等状况,如曾有报道,有一男子为此1个月瘦了10多斤,严重影响了身心健康。所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18

杨玉龙:用“人间大爱”撑起“星星的孩子”未来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接收一个残障孩子,需要付出一定成本;但是,都行动起来,用“爱”搭建起平台,用包容的心态接纳每一个孩子,这些孩子们...[详细]
齐鲁网 2017-01-17

杨玉龙:别用“免学免考”的学历糊弄自己的人生

以后在工作岗位上,也会力不从心,甚至被淘汰。因此,对于涉嫌虚假宣传的培训机构要管;而对自己而言,少些投机心理,多些实学苦学,以此获...[详细]
齐鲁网 2017-01-15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