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年俗的原典世界:小乡村 赶年集 买年货

来源:齐鲁网

作者:乔木

2017-01-18 11:18:01

年俗

作者:乔 木

年越来越近了,却嗅不到一丝的年味,人们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寻常日子,没有喜悦感,也没有紧迫感,仿佛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小时候却不同。每逢年关将至,寂静了一冬的小乡村霎时热闹起来,原本寂寥的乡村公路上随处可见骡马车、自行车、太平车、步行者混编而成的车流和人流,伴着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的:赶年集、买年货。

那时物资匮乏,农村商贸市场极不发达,方圆数十里内只有设在镇政府驻地的一个集市,逢二四七九赶集,而到了年二十以后,天天都赶集。年集是一年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物资最为丰富的时候,集市上商品琳琅满目、花花绿绿,因此年集又叫花花街。不管日子过得好赖,一年到头了,大人孩子总得扯几块布料做身新衣服,祭神祭祖、改善伙食、招待亲戚的年货多多少少都要买一点,买年货是核心目的,可人们还有一层心气,就是前去凑凑热闹。

到了集市上,放眼望去,但见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整条街道就是一条缓慢蠕动的洪流。约定俗成的菜市、鱼市、肉市、干果点心市、调料市、布匹服装市、年画市、爆仗市等各个单元区内的各个摊位旁都挤满了人,商家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害得人们不得不探着脑袋、拢着耳朵、扯着嗓子和对方说话,恨不得凑到对方的耳朵上。

年俗

男人们光顾的主要是鱼市、肉市和爆仗市,买几块新采的带着污泥的藕,拿几根长长的山药,挑几捆冬储的蒜薹,拣几条咸鲅鱼或者咸带鱼,称几斤花生、瓜子和点心,割几斤四指膘的肥猪肉和一斤羊肉,再带着男孩儿到爆仗市里挑几挂土制的鞭炮、十几个二踢脚、两把孩子们玩的钻天猴,手里拎的袋子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贴身的衣兜里的钱也已花得所剩无几,尽管看着集市上好多东西都应该买,可终归要吃饭穿衣量家当,万万不可打肿脸充胖子,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哩,只得拽着恋恋不舍的儿子,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步一挪地往事先和娘们儿约定好的碰头地点挤。

女人们则都往布匹服装、年画市场扎堆儿。女人天性爱美,又爱打价,扯块布料、拿件衣服总要在身上比划半天,还要征求那些同行的乡亲们的意见,思思量量,好长时间拿不定主意。待到好不容易拿定主意了,又因为价格问题和卖家打起了“心理战”,卖家看买家中意便死咬着价格不松口,买家看卖家不松口便作势要走,这时卖家赶紧招呼“回来回来,咱再商量商量,你再涨涨,好歹别让俺赔了!”买家这才故作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转身来继续跟卖家讨价还价,总要经过几个回合。

到了年画市场那儿,也是左挑右选、反复比较。那时的年画比较单调,有堂屋里挂的中堂,上面印着上山虎下山虎、喜鹊登枝、松鹤延年等图案;有往墙上贴的小幅年历,上方印着一个或一对胖娃娃骑在鱼背上冲着人笑,寓意年年有余,底部则印着年历;最受欢迎的是那些印着电影女明星照的年历,看上去一个个明眸皓齿、风情万种,男女老少都喜欢。

女人们买完了布料或衣服,挑选完了年画,还要给寸步不离的女孩儿买个漂亮的绒布头饰,再去请一张灶王爷的图像、几捆长短不一的香,买几卷祭祖祭神的烧纸,这才大包小包地拎着物品领着孩子去跟家中的男人会合,因为时间耗得长,害男人在那里焦急地等半天,免不了挨几句男人的责骂,不过并不影响双方的心情。作为男孩,对大人和女孩儿赶集的心理无从知晓,只知道自己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小画书和鞭炮。一到卖小画书的摊位前就拔不动腿,翻翻那本都爱不释手,总要软磨硬泡地缠着父亲给买上一两本,若是父亲不给买,就双手拖着他的胳膊打提溜。      

年俗

到了爆仗市场,则和父亲有了共同语言,不用费口舌,父亲都是要买的。那炮仗市场都设在集市边上的空旷地带,怕的是不慎炸了市伤及太多的人。那些卖鞭炮的都坐在车上或箱子上等着,鞭炮在箱子里装着,用被子捂着,既为防潮也为了防爆。看看人来得差不多了,各家都先放些小鞭炮开市,眼看快中午了,该来的都来了,各家都把压箱底的硬货拿出来,挂在长长的竹竿上,点着后举的很高,来回晃着,让那些鞭炮在空中炸响,吓得人们纷纷捂着耳朵往后躲闪。

一挂鞭炮放完,卖鞭炮地便扯着嗓子喊上了:南来的,北往的,花钱多少买响的啊!这家的吆喝声刚刚落下,那边的摊位又吆喝上了:牛B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堆的,火车不是推的,那黄河也不是手指甲盖剋的,看看咱这货!说罢又点着了手指粗的爆仗,响声犹如闷雷,震动着人们的耳膜,人们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那边去了。彼时的爆仗市场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鞭炮声、叫卖声一浪接着一浪,那些围观的乡亲们通过观察和比较很快得出了结论,谁家的爆仗响谁家的爆仗不响,于是便一窝蜂似地向着那些爆仗响声大的摊位拥过去,举着钱争着买,生怕落了后。

时间在不停的采买和反复的讨价还价声中快速流走,不知不觉中,日头已经偏西了,此时该买的也买得差不多了,兜里的钱也折腾净了,汹涌的人潮才渐渐散去。接下来的日子,乡亲们都以平日里少有的心气忙碌起来,祭灶神、扫房子、买豆腐、煮肉、熏炸、蒸馒头,家家炊烟袅袅,户户香气弥漫,街面上间或传来零星的孩子们的摔炮声。乡亲们见了面都跟平常不一样,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透着喜庆。年味越来越浓了!老老少少就在这浓浓的年味中等待着除夕,憧憬着未来。

乔木的天空

微信号“乔木的天空”

大话年俗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年俗的原典世界:贴年画,憧憬来年好年景

这一习俗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记得小时候扫房子时,全家人齐上阵,洒扫庭院,清洁器具,拆洗衣物,把庭院的里里外外...[详细]
齐鲁网 2017-01-25

刘 欣:“托子救火”的消防员诠释“责任与正义”

正如田彬所言“我相信我身边都是正义”。两岁的孩子长大后,总会有人给他提起这段故事,相信他一定会为爸爸当时“不顾他”的选择感到自豪,...[详细]
齐鲁网 2017-01-24

付彪:春节亲朋聚会,“劝酒文化”还是省省吧

饮酒过量不仅伤身体,也并非不伤感情。在酒精作用下,关系好的或许越谈越投机,稍有隔阂的坐在一起话说开了也许能杯释前嫌。但人的酒量有大...[详细]
齐鲁网 2017-01-24

舌尖上的年俗:年货盛宴就一个字,“香”

而蒸白肉就是过年把一块五花肉切成方形炖了,上完供之后把方肉切成一片片的在锅里蒸热,烧上腊八蒜醋,以前上桌招待客人的最好的菜。就是这...[详细]
齐鲁网 2017-01-24

年俗的原典世界:除夕点灯守岁 一年“亮堂堂”

那时,为了能吃到那预言到明年幸福的“硬币饺子”,我和哥哥们往往已经吃饱了的时候,还要多吃几只,硬撑着坚持到“硬币饺子”的最后出现,...[详细]
齐鲁网 2017-01-23

朱永华:“空巢青年”何尝不是高境界的生活选择

空巢青年给人的印象就是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一幅颓废的容颜。而事实上真正所谓的“空巢青年”,在工作中或出门在外,不仅职业形象很好,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1-23

殷建光:“我可能是假的”流行是“自我娱乐”

现代生活节奏很快,生存竞争压力很大,人们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遇到挫折,一句“我可能是假的”自我解脱,自我娱乐,是一种十分轻松的发泄方...[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春节礼俗,家国天下的盛宴

年的礼俗,将种种重要的价值包藏其间,欢天喜地而又不露声色,不知不识而又寄意深远,乃一场家国天下的盛宴。在岁月无尽的轮回中,寄托着一...[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每年老一岁 我却仍盼着过年

“年”都在年复一年,每年我们都能重回文化的故乡。过年的很多方式确实都在变,可与家人团聚,骨子里那浓浓的亲情从未改变。过年了,我又会...[详细]
齐鲁网 2017-01-22

年俗新谈:“年味儿”并没有“淡了”

鸡年将至,“年味儿”渐浓。年味儿散发的不仅是对亲人的挂念,对新一年的想往,更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家、进取、孝顺、勤劳的文明风俗。有人说...[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磊磊:电子竞技列入本科专业不是鼓励去打游戏

教育部公布的13个增补专业中,“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亦即是说,打游戏也已成为一门专业课程。可即便处在电竞蓬勃发展的时代,这...[详细]
齐鲁网 2017-01-21

舌尖上的年味:爱蒸碗,馋过年

“蒸儿”就是蒸碗,上四个,六个,或者八个,再上两个汤,一咸一甜,咸汤多是汆丸子,甜汤里有银耳、红枣,有时还会削上几片苹果,剥好几瓣...[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黄齐超:莫让“下蛋公鸡”成不良广告“战斗鸡”

依法管理广告,监管部门和发布广告的媒介应当有鲜明的态度:违法违规广告,应予以严惩;而对于打法规擦边球的低俗广告、不良广告,虽然可以...[详细]
齐鲁网 2017-01-20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