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又见假药大案:用警企联动压实“治酒驾式打假”

来源:齐鲁网

作者:麦徒

2017-08-30 09:44:08

作者:麦徒

《天下无贼》里有句经典台词:“我们要的是安全,责任感!懂吗?”安全感与责任感,其实也直指民众“天下无假”诉求的要害。

日前媒体又曝光一起被查获的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案。据《中国青年报》报道,8月29日,湖南娄底市政府举办“像抓酒驾一样打假——娄底破获特大有毒有害食品案发布会”暨打假直播,通报了娄底市公安局联合市食药监局破获的今年湖南乃至全国假减肥药第一案。

涉案假减肥药名为“小绿”,是在隐匿大山深处生产,添加了违禁化学品西布曲明,每粒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近9000%;号称国外进口,编织20余省分销网络;3名90后为主犯,其反侦察能力极强,每逢“315”或重大毒食品案发,就会相互通气停卖卖货以避风头;涉案金额上亿元,近百种“品牌”、近十万余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流向全国,警方正全力追缴……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今年7月新华社刚报道了公安部督办的另一起特大假减肥药案:网售知名减肥药“舒立轻”名为进口,实则国内偏远村落的脏乱农家院生产,含有有毒有害的违禁物西布曲明;有犯罪嫌疑人平均每月销售10万余元,其利润堪比贩毒。

这两起假减肥药案殊为相似:其涉案金额和流向省份都很惊人;其制售都是网上来网上去、私下交易,绕开了传统的工商、食药监等监管环节;这些信息由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和抽检后,将线索移交给公安部门,公安部门在大数据协助下捣毁网点、抓住作案者。

信息发布、销售等各环节分离,网上私下交易,匿名发货,还建立了类似于传销的隐蔽分销网络,跨地域也拉长了黑产“作业面”,但这些都隐匿在虚拟网络之下……毋庸置疑,网售假药(还有假保健品、假化妆品等)对传统监管模式提出了挑战。

也正因监管难度不小,这些假减肥药案得以侦破,离不开几方的责任感:比如警方,娄底民警假扮美女与微商上线聊天三个月,乔装探访、夜间蹲守,经过长期技术侦查、深度摸排,最终得以在三省四地同时收网。对民众而言,假药假食品之类的假货越少,内心安全感才越有保障,谁都不希望生活在被假货包围的环境里。这也需要“像治酒驾一样打假”,“天下少假”才是我们的目标。

“天下少假”需要“治酒驾式打假”的托举,而“治酒驾式打假”则需要警企合作的拱卫。鉴于当下网络售假越来越善于“伪装”,假药等黑灰产业也不断从线下转到线上,打假固然需要司法、公安、食药监、工商、网监等部门之间建立协同治理机制,也亟需公共治理部门跟电商平台等的协作。

毕竟,假货是颗社会“毒瘤”,它毒害的是社会肌体:其负外部性会以殃及各方为典型表征,末端消费者固然是其危害的直接承担者,但对社会信用体系和公众消费信心的戕害,也会令它因破坏了商业的“诚信”根基,而成为中国电子商务的“生死劫”,更损害“中国制造”在供给侧的整体信誉。所以无论政府和司法系统还是电商平台等,都应有动力去打假。

都有动力打假,也该都有责任有打假。打假既需要责任合理分担基础上的“各尽其责”,还需要劲往一处使的互通联动:线上平台作为商品的分销渠道,可对假货识别、报警、拦截,而监管方也要溯源严查和依法打击。虽然平台企业缺乏执法权,公安机关等可能缺乏技术,但二者可互补和协力。

特别是大数据时代,以警企联动为常见特征的社会共治模式,也该渐次取代传统监管模式。现在我们常说“大数据打假”,这也是势所难免:以往执法信息多掌握在监管部门内部,但如今很多数据在网络上,监管部门很难第一时间勘验。而善于借力企业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则能增强监管嗅觉、拓宽监管半径,避免很多监管盲区。事实上,电商平台的“溯图”侦查技术和“大数据打假地图”,都可跟打假结合。此前在反网络诈骗上,警企合作模式就取得了良效。本月初,媒体还报道,全国双打办牵头召开了“云剑联盟”行动会议,标志着国内政企协作的大数据打假模式进入合作深化阶段。

警企联动、社会共治,“治酒驾式打假”更能“靶向”打击、有的放矢。也只有监管部门和企业等都体现出责任感,公众才能在“少假”的获得感中收获更多安全感。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舒圣祥:“明日之子”会是二次元歌手赫兹吗?

但是,赫兹就算了吧,不就是电脑合成音乐嘛,“明日之子”不会是这样的模样;想玩高科技那就得拿出真本事,虚头巴脑地就来跟真人比赛,糊弄...[详细]
齐鲁网 2017-08-28

刘天放:莫言5年后才亮新作,是对创作的敬畏

如今不少人仍用经济方式来解决文学问题,仍用娱乐方式解决精神问题,甚至用物质标准去衡量文学标准,用功利化方式对待文学艺术。而文学自有...[详细]
齐鲁网 2017-08-26

段思平:“恶意退书”,玩弄规则终会付出代价

少数人沾小便宜将导致社会整体互信水平的下降,甚至导致规则变得不人性化,这份代价,会让全社会一起承担。因此,为了我们自己,既不要做玩...[详细]
齐鲁网 2017-08-22

陆玄同:“我们是谁”,品味酸楚,寻求些许安慰

但这种被理解的现实注定是局限的,刚开始的某种职业吐槽会被很多人知道,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终归又回到了自身的那个小圈子,当然能够真...[详细]
齐鲁网 2017-08-20

夏其:平台的“不作为”遭殃的是卖家和消费者

比如,电商平台禁止卖家刷单,这就是平台规则和平台的底线,因为如果有的卖家刷单,一定会破坏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让别的卖家遭殃。自由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8-18

段思平:“长城英文刻字涂鸦”,见不贤而内自省

老外刻字也再次说明,旅游不文明现象普遍存在。如何让文明与旅游同行,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一难题面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见贤思齐,见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7

刘天放:听听《战狼2》的“差评”声难道不好?

由此,《战狼2》不是老虎屁股,也不是百分百正确。虽然《战狼2》是“扬我国威”的电影,但观众都有质疑甚至“差评”的权利。“战狼粉”绝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刘天放:面对地震预警“盲区”,当如何是好?

发达国家早已不开展地震预测了。即使发生强震,预测不出来也不会受到指责,还在搞“地震预测”的国家少之又少。人类可以升上太空探险,却对...[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八达岭长城暂关闭”,信息为何跑输了

可千万别小看一个信息的发布迟缓,或是发布面狭窄、不到位,它给游客带来的是“吃苦受罪”,还会影响到整个道路交通的畅通,损害更多人的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书+X” 新模式能使人发自内心爱书吗?

如今无论是知识、信息,还是经验、技能等,不仅从书籍,从其他渠道也可获取。然而,作为有效提升人精神世界的书(可读的书),其地位永远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刘天放:已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其实,类似“共享睡眠”这种“共享”,已不是遵循“共享规则”那么简单了,它其实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详细]
齐鲁网 2017-08-09

薛家明:网购5000份“毒花”,呼唤监管分而治之

试想,假如每次买花,顾客都会皮肤过敏、眼睛受刺激,消费者还会在这家平台买花么?因此,电商平台还需“打铁自身硬”,不断加强自己监管,...[详细]
齐鲁网 2017-08-08

刘天放:谣言止于公开,可“公开”为何总是迟来

必须承认,民众对食品安全知识乃至常识的掌握,还显得远远不够,单靠消费者的判断、分析,根本不现实,只有相关部门快速反应,及时站出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8-07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