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舒圣祥:“明日之子”会是二次元歌手赫兹吗?

来源:齐鲁网

作者:舒圣祥

2017-08-28 10:23:08

作者:舒圣祥

毕竟早过了超级女声的年代,如果不是薛之谦怒摔话筒,指责明日之子节目组玩黑幕,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选秀节目存在。自然更不知道,节目还推出一个二次元歌手,来跟真人比赛。

薛之谦中断直播,说节目组忽悠他,“为了不让赫兹输的太难看,投赫兹一票”,结果,赫兹反而淘汰对手晋级了。大家都觉得薛之谦挺有正义感的,我一开始却觉得似有不妥,让那个叫赫兹的选手太难堪。然后才终于弄明白,原来赫兹根本不是人,只是节目组弄来的一个机器人虚拟歌手。

既然是虚拟的,当然没有什么感情,薛之谦这么做一点问题也没有;倒是节目组有点奇怪,赫兹居然能感觉到“输的太难看”吗?有什么好替它担心的?是节目组不想赫兹输吧?又或者,主办方弄这么一个不温不火的造星节目,其实就是为了隆重推出二次元虚拟歌手赫兹?弯子绕的挺远的。

想当初,阿尔法狗跟李世石下棋,跟柯洁下棋,都是举世瞩目的盛事;相比之下,机器人合成歌手赫兹,真的只是小儿科,跟人工智能好像沾点边,但最多不过是个噱头概念,没什么技术含量。阿法尔狗是真的可以“面对面”跟人类棋手对战,而赫兹参赛,无非是将提前做到的动画视频跟电子合成音乐,现场放一放而已。

如果赫兹是个高精度机器人,可以和真人现场比赛唱歌,那确实挺牛的;可像现在这样,真不明白有什么好比的,人是现场真唱,机会只有一遍,赫兹则是提前录好,可以修改千百遍。弄出一个虚拟歌手,满世界挣钱去,却不用给它开哪怕一分钱工资,只用养几个程序员就好了,想法确实挺好的,但前提是,粉丝的脑残程度,还得再下降几个量级才行。

什么都在讲人工智能,很多高的工作将来都有可能被机器人取代,歌手会不会也被机器人取代?一切皆有可能,无论音质还是技巧,机器超越人类应该不是难事。但是,粉丝爱的可不只是作品,还有那具肉体提供的意淫与想象。动画片里的加菲猫就算成了明星,也很快会被遗忘,因为它不能满足粉丝进一步交流沟通的欲望,更别提完全不能交流,只有一个视频图像的赫兹了。

有一天,机器人也许会取代演员、歌手等艺人,扮演愉悦大众的角色,就像科幻片里,我们都分不清谁是真人谁是机器人。但是,赫兹就算了吧,不就是电脑合成音乐嘛,“明日之子”不会是这样的模样;想玩高科技那就得拿出真本事,虚头巴脑地就来跟真人比赛,糊弄不了人。还为此玩黑幕,那就真是太跌份了。

都知道你要干嘛,你还傻傻地以为自己设计巧妙,成功地在所有的时间骗到了所有的人,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刘天放:莫言5年后才亮新作,是对创作的敬畏

如今不少人仍用经济方式来解决文学问题,仍用娱乐方式解决精神问题,甚至用物质标准去衡量文学标准,用功利化方式对待文学艺术。而文学自有...[详细]
齐鲁网 2017-08-26

段思平:“恶意退书”,玩弄规则终会付出代价

少数人沾小便宜将导致社会整体互信水平的下降,甚至导致规则变得不人性化,这份代价,会让全社会一起承担。因此,为了我们自己,既不要做玩...[详细]
齐鲁网 2017-08-22

陆玄同:“我们是谁”,品味酸楚,寻求些许安慰

但这种被理解的现实注定是局限的,刚开始的某种职业吐槽会被很多人知道,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终归又回到了自身的那个小圈子,当然能够真...[详细]
齐鲁网 2017-08-20

夏其:平台的“不作为”遭殃的是卖家和消费者

比如,电商平台禁止卖家刷单,这就是平台规则和平台的底线,因为如果有的卖家刷单,一定会破坏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让别的卖家遭殃。自由的...[详细]
齐鲁网 2017-08-18

段思平:“长城英文刻字涂鸦”,见不贤而内自省

老外刻字也再次说明,旅游不文明现象普遍存在。如何让文明与旅游同行,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这一难题面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见贤思齐,见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7

刘天放:听听《战狼2》的“差评”声难道不好?

由此,《战狼2》不是老虎屁股,也不是百分百正确。虽然《战狼2》是“扬我国威”的电影,但观众都有质疑甚至“差评”的权利。“战狼粉”绝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6

刘天放:面对地震预警“盲区”,当如何是好?

发达国家早已不开展地震预测了。即使发生强震,预测不出来也不会受到指责,还在搞“地震预测”的国家少之又少。人类可以升上太空探险,却对...[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八达岭长城暂关闭”,信息为何跑输了

可千万别小看一个信息的发布迟缓,或是发布面狭窄、不到位,它给游客带来的是“吃苦受罪”,还会影响到整个道路交通的畅通,损害更多人的利...[详细]
齐鲁网 2017-08-15

刘天放:“书+X” 新模式能使人发自内心爱书吗?

如今无论是知识、信息,还是经验、技能等,不仅从书籍,从其他渠道也可获取。然而,作为有效提升人精神世界的书(可读的书),其地位永远不...[详细]
齐鲁网 2017-08-11

刘天放:已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就该被清出场。其实,类似“共享睡眠”这种“共享”,已不是遵循“共享规则”那么简单了,它其实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详细]
齐鲁网 2017-08-09

薛家明:网购5000份“毒花”,呼唤监管分而治之

试想,假如每次买花,顾客都会皮肤过敏、眼睛受刺激,消费者还会在这家平台买花么?因此,电商平台还需“打铁自身硬”,不断加强自己监管,...[详细]
齐鲁网 2017-08-08

刘天放:谣言止于公开,可“公开”为何总是迟来

必须承认,民众对食品安全知识乃至常识的掌握,还显得远远不够,单靠消费者的判断、分析,根本不现实,只有相关部门快速反应,及时站出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8-07

杨玉龙:滴滴强制司机买指定矿泉水是在走回头路

毕竟,网约车要发展,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乘客,还有司机群体的合理诉求,而这些司机才是平台“安家立身”之本,过于僵硬、强制的措施,以及自...[详细]
齐鲁网 2017-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