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刘天放:对个人捐助少来些过时的“冷战思维”

来源:齐鲁网

作者:刘天放

2016-12-16 09:47:12

作者:刘天放

境外媒体称,中国企业家陈天桥夫妇12月初捐赠1.15亿美元给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作为大脑科学研究之用,巨款支持海外而非国内学术机构的做法,引发各界热议。科学界有人支持富豪关注科研,亦有人批评不选择支持中国是错误。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人认为,陈天桥夫妇选择支持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研究都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而不是正在发展中的中国大陆,是一个错误。但上海科技大学教授胡霁等人认为,富豪关注科学研究是好事,陈天桥有超越大多数中国富人的科研视野和追求,值得鼓励。(12月15日 参考消息网)

陈天桥夫妇给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款的事已有些日子了,这次又回到舆论中心因为此事引发的争议连境外媒体都给予了高度关注。身为“中国互联网游戏先驱”的亿万富豪陈天桥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用于大脑研究。这次捐款之所以“炸了锅”,就是因为捐款是给国外大学,而不是给国内大学或研究机构。虽然也有支持陈天桥的,但以北京大学饶毅为代表的一些科学界人士,都认为陈天桥捐国外不捐国内“是一个错误”。随后一连串“为什么不捐给中国大学?”“有钱为什么不支援贫困落后地区的教育?”“赚了中国人的钱捐给美国像话吗?”之类的质疑就接踵而来。

其实,眼前这一幕并不陌生,这与汶川地震和日本3.11大地震时中国富豪给日本灾区捐款遇到的冷眼,几乎一模一样,也与前几年潘石屹等一些中国富豪向美国名校捐款时,被扣上各种卖国帽子,如出一辙。捐给谁,捐助者自己说了算,绝不能给捐助者贴上“爱国”标签,或对其实施刻薄的道德绑架。钱是人家自己合法赚来的,人家愿意捐给谁,那是人家的自由。任何无端的干预,都毫无道理。如果横加干涉,看起来就极像那过时的“冷战思维”。

还是先看看陈天桥的捐款动机再说话。据专家称,这是一个很有潜力使全人类获益的课题。我国的神经科学起步晚,总体实力不及发达国家,虽然有所成就,但差距不小。如果陈天桥把钱捐给更能实现突破的地方,就能更快地推动人类科学进步。因此,把钱捐给加州理工学院,就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慈善具有人所共知的公益性和中立性,于是,就不能保证将慈善诉诸于行动的人一定受到好评,道德绑架总是难免,而积极捐款的慈善家们往往就成为一个个鲜活的靶子。他们总是被舆论盯上,稍令公众不满,就会成为争议的焦点。而陈天桥捐款是为了人类更早地在科学上有所突破,难道他办的不是好事?

再者,商人都是牟利的,商人的道德感也是靠不住的。此次捐款,也许陈天桥还有商业上的考量,即实现科学突破后的商业利益考虑;商人的存在价值就是运用其本身的资本和智慧重新分配闲置的社会资源,给公众提供产品或服务。所以,还是不要纠缠于到底该把钱捐给谁,捐款的事是慈善的事,道德属于道德的事,不能把两者混为一谈,虽然也有重合的地方,但还是要划清界限。捐不捐,捐给谁,都是个人的喜好,不能道德绑架。如果还像过去那样对谁该捐多少、该捐谁都要受到舆论的“评判”甚至“审判”,就会严重打击慈善家的积极性,让其身披沉重的枷锁而对慈善望而却步。

其实,追问陈天桥把钱捐给国外,还不如追问一下中国的慈善制度都为陈天桥这样的慈善家做了什么。值得反思的是,国内的捐款环境一直没有得到人们的信赖,曝出的慈善丑闻也加剧了人们的不信任感。而美国就有着很成熟的接受私人捐款运行模式。国内大学或其他慈善组织,接受捐款的透明度等,不客气地讲还不透明得很。试想,如果陈天桥把钱捐到了国内,他能得到善款的去向等清晰的答案吗?由此,借机反思自身慈善机制存在的问题,如何完善体制机制,学会如何与有意捐助的慈善家沟通,让至慈善更加透明,才显得更为迫切。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易国祥:为何人们热衷于年终总结“剪鞋样”?

比这糟糕的是,不管你写得如何,也不管你做得怎样,就按定势思维评价干部。组织不对干部自我总结作认真审查,向群众公示也就会流于形式。抹...[详细]
齐鲁网 2016-12-14

谢伟锋:张艺谋做好“传道授业解惑”准备了吗?

张艺谋是策划、导演大型表演艺术活动方面的顶级专家,有大量成功案例: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印象丽江实景演出、G20杭州峰会的西湖实景...[详细]
齐鲁网 2016-12-13

磊磊:叫停故宫修缮,保护文物当有此科学态度

同时,不能止于故宫,而应当成为文物保护工作的“风向标”。事先进行充分的勘测评估,找到每一件文物的病害,从细节上恢复文物面貌,当是推...[详细]
齐鲁网 2016-12-12

刘天放:副教授研发“不醉酒”就是“不务正业”

也就是说,那些杀人武器中,有不少最初都不是以杀人为的目研发出来的。可就是这样,还被人用到了邪恶的战争上。而要是一开始就以“不纯”的...[详细]
齐鲁网 2016-12-11

邓海建 :刷单浩荡,仅靠阿里扮演堂吉诃德行吗?

靠阿里单枪匹马跟刷单宣战,形式意义大于实操意义,或者说,只是一种姿态和信号,单兵突进难以扭转“炒信”失控的市场格局。说得再直白一些...[详细]
齐鲁网 2016-12-08

舒圣祥:医生靠专业知识赚钱“炫富”是患者福音

这种人多了,对社会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要么像稀有动物一样不能常见,要么必然有其公众不知的隐情,更关键的是,他无法吸引后来者,所以也...[详细]
齐鲁网 2016-12-07

刘天放:违反交规反打人,“为老不尊”何时休?

糟糕的是,有些老人在不断突破道德的底线,直接逾越法律的界限,这就更加令人不安。如果老人经常为老不尊,不但这部分老人自己丢人现眼,其...[详细]
齐鲁网 2016-12-07

杨玉龙:“朋友圈叫卖尸头标本”亟待法律规范

捐赠遗体短缺已经导致医学院部分学生临床实践困难,其中不少遗体捐赠还来自医学院的教授及其家属。这些来之不易的遗体标本、尸骨标本,除了...[详细]
齐鲁网 2016-12-07

胡艺:天价拖车费如何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这到底是救援站不给相关部门面子?还是相关部门和救援站之间存在利益瓜葛?这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尽管湖南高速公路管理局及时介入调查,涉...[详细]
齐鲁网 2016-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