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北京青年报:电商垄断痼疾有办法破除吗

来源:缪因知

作者:北京青年报

2018-09-03 09:46:09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日前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其中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违反者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罚款。

这条规定指向电商平台“二选一”的意图十分明显。近年来,每逢“6·18”“双11”等网络集中促销活动,一些电商平台特别是少数超大型电商平台,明里暗里强令平台内经营者和自己签订所谓“独家合作协议”,只能在自己一家平台做促销活动,其他电商平台、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对此反映强烈,业内人士、专家学者纷纷提出批评质疑和治理建议。

2015年10月施行的《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今年6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会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发布的《2018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方案》,都对电商“二选一”提出明确禁令。基于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此次通过的《电子商务法》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传统反垄断框架的约束,对电商“二选一”行为初步实现了先行规制。

“二选一”应认定为垄断行为

有人认为,平台和平台内经营者(下称商家)是平等合同关系,前者要求后者“效忠”并非不可。此说忽视了“二选一”对市场交易的危害。表面上,虽然每个电商平台都是向消费者开放的,但由于精力、习惯等因素,大量消费者会“粘住”一个主要的购物平台。同一个商家会尽量进驻更多的平台,消费者也希望在一个平台内就能获取更多的选项。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无异于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即便消费者愿意检索一个以上平台,“二选一”也侵犯了商家的竞争自由。平台与商家并非简单的展示与被展示关系,平台对商家收取的各种费用、结账方式、促销模式、排序算法都会对商家的利益造成影响。若能同时入驻多个平台,商家就有了更多趋利避害的机会,包括在不同平台销售多寡不同的商品,甚至最终离开一个平台等。而如果被迫提前“锁定”一个平台,商家会倾向于“一动不如一静”,形成经济学上的沉没成本,丧失了左右逢源的机会。

电商平台实施“二选一”,还损害了其他平台与商家的缔约自由和发展空间。如果各个平台竞相效尤,必将导致市场被切割而呈现板块化,搞“二选一”的平台则坐拥免于被商家不断评估和挑选的垄断利益。

“排除、限制竞争”危害实体经济

作为一种市场垄断行为,强令合作方、交易方“二选一”不但存在于电商平台集中促销期间,也存在于非集中促销期间,并存在于实体经济中。因此,如果放任一些电商平台“二选一”,其消极后果将包括深刻影响实体经济发展。

电商平台已经是实体经济生产者、制造者、服务者的重要舞台,少数电商平台对消费者选择权的限制,减损了宏观的社会消费的质量和数量;对商家交易权的侵犯,压制了商家的成长空间。特别是,被“二选一”的商家主要是话语权较小的中小微企业,面对平台其话语权更弱小,企业若在初创期就遭遇“二选一”,甚至可能意味着生死存亡的问题。由于电商平台已经囊括了农产品和服务业,故而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的实体经济企业,都可能在受伤害之列。实力较雄厚的商家被电商平台强令“二选一”后,可能通过对自家供货商等实施“二选一”来转嫁损失,势必使“二选一”的危害呈几何式扩散。这一切都会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妨碍市场经济应有的优胜劣汰机制和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电商平台“二选一”之弊害,并不局限于这种特殊的销售平台,而更关联着实体经济大局,与生产、销售、消费乃至就业等环节息息相扣。市场交易平台的割据行为,不仅妨碍了新平台的竞争机会,更令背后广阔的企业与消费者的福利消散——这种消散可能是隐形的,却是万分真切的,是对实体经济深入脉理的侵蚀。

“二选一”问题既在传统反垄断法的规制射程内,也反映了电商行业的某些特色,现在由特别法《电子商务法》予以先行规制,有利于通过电商平台这个“闸门”,遏制“二选一”对实体经济的危害蔓延。

电商反垄断应突破“优势地位”要件限制

传统反垄断法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在没有正当理由时,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此次通过的《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因其技术优势、用户数量、对相关行业的控制能力以及其他经营者对该电子商务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等因素而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强令商家“二选一”,是电商平台排除、限制竞争的常用手段,《电子商务法》作出禁止电商平台“二选一”的规定,也就具有了反垄断的实质性内容。

支配地位也叫优势地位,典型状态是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也包括两个合谋的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或三个合谋的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

电商平台与一般商品不同,有时不具有“非此即彼”的排他性,其相关市场计算是一个复杂的、标准尚未统一的问题。从现实看,电商平台由于风格趋于同质化,被使用度即市场份额在中短期内较为固定,即便只有四分之一市场份额的平台,也可以单独在势力范围内“圈住”部分商家和消费者,造成现实危害。在电商平台(乃至多种互联网企业)的市场份额计算标准五花八门的背景下,不妨以实践结果倒推,只要一家平台实施了“二选一”并被一定数量或比例的商家接受,就可以初步推定其具有市场优势地位并实施了滥用。

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子商务法》禁止电商搞“二选一”并规定了处罚措施,实际上突破了反垄断立法中“优势地位”要件的传统限制,而成为一条“本身违法”的行为禁止规则,即只要电商平台有强令商家“二选一”等相关行为,就视为构成垄断违法。

随着各行各业“互联网+”程度不断提升,反垄断立法在电商平台领域的上述探索,可望为实体经济更广泛领域的反垄断规制提供参照与启迪。

[责任编辑:杨凡、赵国徽]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网上投稿;请关注齐鲁时评官方微博

工人日报:亚运会没意思? 你想简单了!

亚运会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和独特的意义。而且公允地讲,亚运会的比赛水平也远没有有人认为的那么不堪,亚运会许多项目的竞技水平都是世界级...[详细]
工人日报 2018-08-31

检察日报:未经许可直播女乘客牟利,岂有此理

当然,对于司机的直播行为,若是得到乘客同意,则可能排除其行为违法性。在乘客知晓的情况下,“摄像头”这双眼睛在某些情况下或许还可成为...[详细]
检察日报 2018-08-30

北青报:民法典分编草案写满庄严的“权利”

民法典是民事版的权利宣言,被称作“万法之母”。一个人从摇篮到墓地,都离不开民法的保护。民法典编撰采用“两步走”的工作思路进行:第一...[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8-08-29

燕赵晚报:主打性感的滴滴顺风车打出了什么

涉及滴滴司机的相关刑事案件有数十起,其中性侵案件15起,最小的受害女孩只有10岁。看来,滴滴主打性感的“企业文化”,已经深深地渗入了无...[详细]
燕赵晚报 2018-08-28

澎湃新闻:“小恶”必惩,高铁文明人人有责

必须以契约精神,法律意识为根本,每个人得到自己应得的东西,便是最基本的正义。这个小案子无疑树立了一个执法标杆,一个列车文明的标杆:...[详细]
澎湃新闻 2018-08-25

南方日报:就该激起“座霸”们的羞耻感

相反地,惩罚应该先行于保护——我们虽然乐见其改过自新,但世间所有的尊重都是挣得而不是应得的,人必自尊然后人尊之,要想获得尊重,必须...[详细]
南方日报 2018-08-24

盘和林:旅游“新职业”频现,人才培养要跟上节奏

这些行业正处于发展初期,呵护诸如在线旅行服务公司等行业发展,以及重视相关新业态就业不仅仅对“稳就业”意义重大,更是人们从职业中提升...[详细]
齐鲁网 2018-08-24

中国青年网:高铁上强行占座,摆明了欺负人

无理的人总是理直气壮,这种虚涨的蛮横也源于制裁措施的欠缺,有些人适合用道理规劝,有些人完全是要靠法律法规来约束。一旦有可钻的空子,...[详细]
中国青年网 2018-08-23

法制日报:别让共享汽车重蹈押金难退覆辙

广东省消委会也呼吁:相关部门要尽快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加强共享汽车的监管,加强对消费者押金安全的法律保护。希望这样的呼吁能引起有关方...[详细]
法制日报 2018-08-23

燕赵都市报:吐槽“杀鱼 杀进名校” 并非全无意义

所谓“解剖鲫鱼”,实则只是比赛的一小部分,属于“实验考试”环节,而除此以外还有各种理论考试。再者说了,“解剖鲫鱼,取出特定部位的骨...[详细]
燕赵都市报 2018-08-22

北青报:“大公受罚”揭示评级市场须净化

对大公咨询处罚,是规范评级市场非常重要的举措,也是非常及时的提醒。希望其他评级机构能够吸取教训,坚决把“信用”二字顶在前,只有这样...[详细]
北京青年报 2018-08-21

光明日报:莫让博士夫妻遮盖观众对相声的期待

读书识字,当知书达礼,有谦抑,有敬畏。读进去的书,应该内化为修养,外化为气质。如果上来就是一股霸凌之气,生怕人家不知道你俩是博士,...[详细]
光明日报 2018-08-20

光明网:设立生育基金、对丁克征税,真能刺激生娃吗

国家也好,地方政府也罢,还是应该从政府治理层面着手,加强公共产品的供给,提高社会的便利程度,降低老百姓生娃养娃的成本,这样,生育意...[详细]
光明网 2018-08-1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